Wednesday, July 20, 2011

[同人] die Unstimmigkeit (11/12)

篇名:die Unstimmigkeit (Part 11)
作者:janusrome
同人:X-Men: First Class
配對:Charles/Erik
分級:NC-17 for this part



Part 11. Equilibrium


1962.12.31

這是1962年的最後一天。他靜靜站在窗邊看著日落。

這一年發生了很多事——也許發生了太多的事——今年初春,當他坐在瑞士日內瓦的一棟旅館裡的床上,瞪著釘在牆上的地圖、照片和畫像時,怎麼也不會想到今年歲末他竟然會站在這裡。

這一年他遇見了Charles、得知「變種人」的概念並且遇見許多同類、找到了人生新的目標、終於殺了Shaw為母親報仇、以及……發生了那場無法逆轉的悲劇。今年發生的事情已經完全改變了他的生命,而其中絕大多數發生在他和Charles共度的半年之中。

才半年而已嗎?Erik感到難以置信。那是極為短暫的美好時光,彷彿一眨眼就消逝殆盡;那也是一段非常漫長的美好時光,因為有數不清的美好記憶濃縮在這半年裡。其中絕大多數的記憶都是關於Charles的。記憶的數量和時間長度並非成正比,雖然他和Charles相處的時間佔他的生命長度的比例可能不到百分之二,但他發現自己的「記憶庫」裡幾乎都被那些回憶塞滿。那可能是長久以來他的生命裡擁有過最美好的事物。

Erik知道自己不想要失去那些。伴隨著依然鮮明的畫面和依然清楚的聲音,那是許多他早已忘記、或是不知道自己仍擁有、或是不相信自己還能感受到的情感,喜悅、歡笑、感動、關心。在認識Charles之前,他從來都不覺得自己的心靈像是慘遭空襲轟炸過的廢墟,或說他從來都沒有興起過這個念頭。他從來都不曾思考過自己是什麼模樣,他就只是實驗室裡誕生的怪物,擁有令人畏懼的力量。可是Charles讓他開始思考自己到底是什麼,而且Charles讓那片廢墟一磚一瓦重建起來。

Charles,明亮和溫暖,但一點都不會灼傷別人。

他一點都不想要失去任何和Charles有關的事物,笑容、眼神、觸碰、棋局、對話。尤其是對話。他一直都記得Charles說過的話,不管是嚴肅的還是輕鬆的,不論是激烈的言語交鋒或是枕邊的輕聲細語。

他真的努力過了,他們都試圖想要挽留對方。但是他無法說服Charles,而Charles也無法說服他。

在今年的最後一天,新版的Cerebro完成了。

這一次,在地下廳室的仍舊是老面孔:負責操作儀器的Hank——同樣戴著眼鏡穿著白袍,但他不再是斯文蒼白的大男孩;站在一邊旁觀的Raven——同樣一臉好奇,但她已經習慣以真面目示人;戴上那個機器的Charles——同樣因為意識延伸以及接收到被放大數百倍的刺激訊號而專注在控制自己的力量,但現在的他看起來駕輕就熟許多,以及……坐在輪椅上。

Charles看了Erik一眼,對他淺淺一笑。Erik知道Charles和他一樣都想起往事,而他也像以往,入迷地看著Charles。某方面而言,他和Charles真的很相似。Charles「看到」的世界充滿了數不清的人,因為他能夠感應到每一個心靈的活動;而Erik能夠感應到金屬物體的存在與移動,他「看到」的世界由數不清的金屬構成。

也許,他們兩人就是太過相像,才會如此瞭解對方並且被對方吸引——同時,也因為他們同樣堅持己見絕不退讓,所以他們才無法達成共識。

Erik瞭解到這點,因此他沒有感到怒氣,而只有無奈。

不管日後他和Charles將會如何,至少他們曾經共度過這一段他絕對不會忘記的日子,而且他們還能維持友誼——這才是最重要的。

既然Cerebro完成了,意味著Erik曾經說過會留下來的期限也到了。沒有人大聲說出口或是問他打算待到什麼時候,但是離別前的氣氛已經悄悄瀰漫在空中。Charles興致勃勃說要準備一頓豐盛的大餐——這就是為什麼下午Cerebro測試時,Alex和Sean這兩個不可靠的做菜組合被留在廚房監督鍋爐和烤箱的原因。

Erik再度恢復客人的身分,百般無聊站在窗前看著日落等待晚餐。

不知道多久之後,Raven悄悄走到他的身邊。

「Erik?」

Erik沒有轉頭,只是簡短問道:「妳打算留下來嗎?」

「不。」Raven很快回答:「我會跟你走。」

「哦?」儘管不意外,但Erik有點好奇她的理由。

Raven安靜了好一會,才說:「我永遠忘不了Hank跟我說,就算社會接受了變種人,我的外表永遠不會被視為漂亮。他說的才不是這個社會怎麼看我,而是怎麼看我。在那個當下我覺得一切都幻滅了。我以為他可以接受我,但事實上他還是沒有辦法接受。只有你,Erik,只有能接受真正的我。」

Erik看著Raven,微微一笑。所以,這就是那個晚上Raven跑到他床上的原因?

「還有Charles,他也能接受真正的妳。」Erik平心而論說道。

Raven蹙起眉,「我知道,可是Charles……他不懂。」

「現在的他會懂。」

Raven輕笑一聲,然後盯著Erik,問:「你希望我留下來?」

「我希望妳選擇自己想要的道路。」他回答。

Raven又安靜了一會。當她開口時,她的目光遙望天邊的晚霞,而不是Erik的臉。「Erik,我不知道你為什麼會這麼問,如果是因為最近我常陪在Hank的身邊,那你就想錯了。我經常待在他身邊的原因,是因為我想要給他信心——就像那天晚上你對我說了那些話給了我信心一樣。他是我第一次碰到和我一樣有著外表突變的變種人,而我也是他第一個碰到的。我覺得最能理解他的心情的人就是我。所以,我希望他能夠對自己真實的樣貌感到驕傲,而我覺得,讓他看到我對自己這麼自在的模樣,或許我的心情多少可以傳達給他。畢竟……他真的是一個很好的人。我還是喜歡他,可是我再也沒有辦法用之前的心情面對他了。那就像是……我突然醒了。或說在那個當下我突然對他死心了,不,應該說我曾經對他非常迷戀,但是那晚他說的那些話讓我對他的迷戀蕩然無存。」

Erik一言不發望著Raven。他知道自己應該要安慰看起來難過的她,可是他不知道該說什麼,所以在稍微猶豫之後,他伸出手臂摟住她的肩膀,然後摸了摸她的頭髮。

Raven回抱了他一下,接著皺眉鬆開手,埋怨道:「Hank說,這五、六天來你和Charles身上經常帶著對方的味道,害他總是覺得很尷尬。」

那團該死的藍色毛球和他該死的靈敏嗅覺。

Raven的視線又回到窗外,「Erik,你知道嗎?有時候,就是因為你很愛對方,所以對方說出來的話才會出乎意料具有殺傷力。」她頓了一下,再道:「我愛Charles。他真的是一個很棒的兄長,而且他是真的很關心也很照顧我。可是好幾次他都讓我很受傷,但是他根本沒發現。我知道很多時候那只是無心之言,但是那些話讓我很難過、還有很生氣。我還是愛他,真的,可是……」她緩緩搖頭,轉過臉來凝視著Erik,「我還記得你從醫院回來,告訴我他的傷勢竟然這麼嚴重的時候,那個當下我的心情。離開他讓我很難過,甚至有點罪惡感,可是我沒有辦法繼續留在他的身邊。」

Raven非常篤定望著Erik,「Charles不能給我我想要的,只有你可以。你說過這個社會不接受我們,那我們就自己打造一個,對不對?」

Erik頷首。

「那麼,我當然會跟著你。」Raven說。

Erik回望著Raven堅定的面孔。她說的沒錯,有人相信他,相信他的選擇是正確的道路、相信他有能力開創一個讓變種人免於嘲笑、異樣眼光、歧視、壓迫或甚至被撲殺的新世界。他做的決定是正確的,而他會繼續堅持到底。

Raven拍了一下他的手臂,往廚房的方向瞥了一眼。「我覺得那些傢伙可能會搞砸今年的最後一餐,我還是去看一下比較好。」她看著Erik,躊躇片刻,湊了上來輕啄了一下他的臉頰。

他有點詫異地盯著Raven,但她只是笑著說:「我愛Charles,還有我也愛你——而我知道你們真的很愛對方。所以,不管怎樣,你們都可以找到解決的方法,對吧?」

說完,她快步離開,留下Erik瞪著她的背影。

Raven的聲音明明不響,可是那句話卻一直迴盪在他的腦袋裡。Erik回過身,繼續瞪著窗外逐漸加深的暮色。

我知道你們真的很愛對方。

他從來都沒有想過,沒有用這個「概念」去理解Charles和他的關係。他一直以為那只是一個空泛浮濫的字眼,而他不太瞭解那到底代表什麼。

Erik試著回想就他所知最接近愛的涵義。

他的母親愛他,這是毋庸置疑的,而他也愛他的母親。他關心他的母親、不想和她分離、重視她、不願意她受到傷害、想要保護她、不惜一切為她復仇。假如把這種心情代換到Charles的身上,好像也說得通。

接著他想到Raven。Raven說她愛Charles,她尊重他、重視他、親近他、因為愛他所以他說的話讓她很受傷——好吧,這跟Erik和Charles之間的關係好像也有點相似。Raven還說她愛Erik,這句話倒令他有點意外。他回想Raven是怎麼看他的,同樣是尊重和重視他的意見,而他知道在Raven的眼裡他扮演一個舉足輕重的角色。Raven相信他,非常相信他,幾乎到了信任的地步。

Erik赫然發現這些所有的情感放在他和Charles之間全部成立。

所以,這代表了什麼?

他和Charles之間的關係到底是什麼?友情,這他非常肯定。一般人會和朋友上床嗎?他不確定——因為Charles是他唯一的朋友,他沒有其他的參考標準。

尊重、讚賞、關心、依戀,以及信任——Erik能夠肯定現在他對Charles相信的程度已經到了信任。有沒有任何一個概念可以涵蓋這幾種心情?他不知道,也從來沒有想過。

Charles曾經想過嗎?Erik有點好奇。他知道Charles對他抱持的、和他對Charles抱持的是相同的心情,然而Charles又是如何理解他們之間的關係?

也許他該問。但也許那不重要。因為試圖定義他們之間的關係,並沒有什麼實質的意義。

這有可能是Erik和Raven最後一次和他們都很關心的人們共進晚餐。令人感到慶幸的是,Raven擔心的事情並沒有發生——晚餐的菜餚很棒,大家吃吃喝喝的氣氛也很棒。

對於即將到來的分離,Erik發現自己越來越沒有遲疑。既然這是無法改變的定數,那麼,他該做的就是盡可能把握僅有的時間和Charles相處,然後跟他道別。

晚餐後他們全部聚在起居室,繼續喝酒聊天,等到接近午夜時分,那群小鬼已經接近半茫的狀態了。Erik看了一眼坐在他旁邊的Charles。Charles微皺著眉看著那幾位可能還不到法定飲酒年齡的男孩,然後回過頭來對他淺淺一笑,無奈地聳了肩。Charles真的很關心他們——Erik也是,儘管他們的意見分歧,但是他們追求的目標都是為了保護自己所屬的變種人同類。Charles也是變種人,所以他毫無疑問也是Erik想要保護的其中一個對象。

不論日後發生什麼事,他希望Charles依然能像現在這樣看著他,像現在這樣握著他的手。

電視機裡傳來新年倒數的聲音,沙發上那群年輕人也跟著興奮倒數。Erik凝視著Charles,好吧,和別人跨年對他而言也是新鮮事——但這絕對不是碰到Charles之後Erik唯一做過的新鮮事。

在他們爆出歡呼聲並且互相擁抱道賀的同時,Charles傾身過來,輕聲說道:「Happy new year.(新年快樂。)」說著,親了一下Erik。

他喜歡Charles的輕吻,很溫柔,也很溫暖。

然而,在Erik還沒回應之前,那群微醺的孩子們跌跌撞撞走了過來,分別擁抱他們慶賀新的一年到來。

在那之後,他們把那群還在狂歡的年輕人留在起居室,畢竟他們都已不是十幾二十歲出頭彷彿擁有無盡體力的年輕人了,再者——大人們還有別的娛樂。

回想起來,才不過一個星期而已,但是Erik從來都沒有機會連續一個星期和同一個人同床共枕。

曾經不熟悉的身體,現在雖不能說熟稔但至少不再陌生。

不過,有些時候,Charles的一些行為讓他感到有點困惑。與其追求自己的享受,Charles似乎比較注重給予Erik歡愉。他可以花很長的時間用雙眼和雙手仔細撫摸Erik,然後趴在他的下身把他含入口中——不知道那個心電感應者是否又使用了他的能力,他似乎很快便找到Erik喜歡的節奏、敏感的地帶,而且他似乎也非常樂於見到Erik發現自己撐不到以往可以持續的時間。

他曾經問過,想要反過來幫Charles解決。但是Charles卻搖頭回道:「Erik,性愛並不是等價的交易,或是你得到什麼就必須回報什麼——當然,這絕對不是單方面的予取予求,但這也不應是強迫或違背意願的——或是競賽。」他溫柔地看著Erik,但Erik卻覺得那雙柔和的眼睛能夠直接看穿他,看穿他的想法、看穿他的不安以及他的過去。「你不需要做任何你不想做的事情。」Charles捧起他的臉,認真對他說道:「我不是跟你說過,看到你還有觸碰到你都會讓我得到滿足嗎?對我而言,那才是最重要的。」

Erik不知道該回答什麼。他感到胸口很熱,眼眶也很熱。有很多他不能理解的觀念都是Charles告訴他的。他只能點頭。

他們沒有再談論過這個話題。但是那讓Erik開始思考,他想要的是什麼?而Charles想要的又是什麼?老實說,跟自己得到的快感和高潮比起來,他更希望Charles能夠得到滿足——所以,Charles的心情也是這樣嗎?

然而,Charles想要的到底是什麼,這則有一點隱晦不明,因為Charles從來都不是一個毫無保留把自己的欲望完全攤出來的人。

但在此時此刻,他完全沒辦法思考那些,因為濕熱的嘴巴包覆住他,一面吸吮一面舔弄,同時一隻手指探入他的體內,直接給予另一種更強烈的刺激。他們之前曾經試過,好吧,Charles在他的身上試過,但他從來都沒有——

或許他該感到慶幸自己竟然在這個當下還有辦法分出一點理智思考。

「Charles,等等。」

那充其量只是不穩的氣音,但是一瞬間所有的動作都停了下來——Erik忍不住懷疑,Charles絕對和他保持心電感應的連結。嘴巴和手指同時離開他的身體,Charles撐起上半身,帶著一點擔心望著Erik。

Erik坐起身,直視著Charles,伸手探到他的胯間。Charles說的是實話,剛才那些事真的讓他很興奮。

I want you in me.(我要你在我的身體裡面。)

Charles瞪著Erik。

停頓。

You are sure?(你確定?)

I’m sure.(我確定。)

Charles的表情有點複雜,他謹慎地看著Erik。「你知道,這不是必要的。」

「我知道。但這是我想要的。」Erik說,他看到Charles的喉結上下滑動,那是期待、緊張、興奮和有所顧忌。

他凝視著Erik,彷彿在確認他的心意。半晌,他低下頭輕哼了一聲,等到他抬起頭時,他的眼神變了。好像有人也下定了決心。

「麻煩你先幫我拿一樣東西過來。」Charles說,他的聲音有點低啞。

由於投射過來的畫面,Erik知道Charles指的是什麼東西。他起身下床,走去拿那管放在看起來依舊很礙眼的尿管旁邊的潤滑劑。他幾乎可以聽到自己的心跳。已經有非常久的時間他沒做過這種事了,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突然做出這個決定。也許是因為他想要透過這種方式再縮短他們之間的距離,也許是因為他不想再看到Charles總是保留,也許是因為……他隱約覺得如果Charles沒有受傷,或許這種事情早就發生了,不會等到現在都還沒有人開口。

當Erik回到床邊時,Charles已經從趴臥轉成端坐的姿勢。他把手裡的軟管遞給Charles,爬上床,坐到他的對面。一開始是他喜歡的輕吻,然後他的雙腿被分開,分別架在Charles無法自主移動的腿上。Erik沒有猶豫,往後躺下,但仍仔細看著Charles的一舉一動。

Charles擠出潤滑劑仔細覆蓋自己的手指,然後探到他的下身。他沒有直接伸進去,而是輕緩地揉著他的臀間,讓他放鬆,直到那隻滑溜的手指能夠毫無阻礙深入他之前已經容納過一指的身體。

Erik繼續讓自己放鬆,然後他感覺到第二隻手指隨著先前抽回的指頭一起伸了進來。Charles推得很慢,同時仔細凝視著Erik的臉,彷彿在確認他沒事。Erik點頭,他的呼吸有一點亂,他伸手握住Charles放在他腰旁床單上撐著身體保持平衡的另外一隻手,透過肢體動作告訴Charles不必擔心。Charles總是很怕傷害到他,他不是易碎品,他從來都不是——但是在Charles的眼裡,他似乎就是那樣。

他花了一點時間才讓身體不至於因為異物入侵感而反射收縮,當他專注在放鬆時,感覺到在他體內的手指小心地分開,仔細又輕緩地揉著每一處——但小心避開那個之前已經被找到的特定位置以免過度刺激。當手指輕輕抽送而他完全不會感覺到不適的時候,他向Charles點頭,因為Charles總是很有耐心,或許太有耐心、太害怕違背他的意願。

「可以了吧?」

「等等。」

第三隻手指,會痛。灼熱的痛感令他忍不住輕哼。Charles依舊非常有耐心等待他習慣,他的另一隻手輕輕捏了一下Erik的手,然後鬆開,接著調整姿勢改變自己的重心,然後伸手搓揉著Erik的下腹,讓已經半軟的性器逐漸回復硬度。

「你還好嗎?」Charles輕聲問,但聽得出來他的氣息不穩。

Erik點頭,然後感覺到手指全數退出之後留下的怪異空虛感。他坐起身,心跳得很快,耳朵只聽到自己脈搏鼓動的聲音。他看到Charles抹了更多的潤滑劑在他自己的身上,接著抬起眼凝視著Erik片刻,然後換成他往後仰躺。

他分腿跪在Charles的腰旁,雙手撐住他的肩膀。Charles一手扶住自己勃起的陰莖,另外一隻手輕放在Erik的腰側,引導他緩緩坐下。他努力放鬆那個不斷被摩擦的部位,一開始不太容易,不過一旦頭部進入之後,接下來相對輕鬆一點點。他的動作很慢,而他的大腿有點顫抖,一面讓自己適應,一面讓自己一點一點跪坐下去。

沒有人說任何話,房間裡唯一的聲音只有兩人短促的呼吸聲。

突然間,被撐開的酸痛感消失了。

他看著Charles,後者朝他淺淺一笑。

對,那個心電感應者可以像關電燈一樣,把你的痛覺「關掉」。

Erik覺得胸口很熱,熱到發痛。為什麼到了這個時候,Charles還是能夠想這麼多?還是想要為他做這麼多?

當他坐到底的時候,他保持這個姿勢好一會。Charles伸手揉著他的尾椎附近一帶,幫助他放輕鬆。他望著那雙眼睛,那裡不只是溫柔和愛憐,還有明顯的慾望。他想知道Charles到底總是保留了多少,克制了多少。他不希望Charles總是這麼小心翼翼。

當Erik覺得自己已經準備好之後,他把重心挪到膝蓋,緩緩撐起自己,接著再次坐下。不熟悉的摩擦觸感,另外一個人在自己的體內。他望著Charles,聽到短促的悶哼,看到那雙眼裡克制的慾望又更濃了一點。他不希望Charles保留,他想要看到

一開始他動得很慢,也有點不穩。逐漸地,他找到節奏,怪異的感覺逐漸變成來自神經末梢的愉悅刺激和難以言喻的充實感。

最重要的是,沒有距離,更為親密的接觸。

他看到Charles用手肘撐起自己的上半身,試圖改變角度。他們有點笨拙地讓Charles坐了起來,在這個過程中意外觸碰到他體內極為敏感的那點,Erik忍不住顫抖和呻吟,無法克制挪動自己再去刺激。

Charles笑了,伸手扣住他的後頸,濕熱的嘴唇吻了上來。這樣確實比較好,更多的肌膚接觸。透過自己的皮膚可以感覺到對方和自己一樣瘋狂鼓動的心跳。

當強烈的快感快速累積的時候,Charles伸手握住他貼在下腹的陰莖,隨著他控制的節奏一起套弄。Erik結束那個只是兩人的嘴唇胡亂地貼在一起的親吻,拉開一點距離,看到那雙黯色的眼睛裡面不再有自制。

他伸臂緊緊抱住Charles,每一次喘息之間都在他的耳邊低吟他的名字。他想要達到頂點,但又不希望這種緊緊相連的感覺結束。在他的手臂環繞下,他感覺到Charles的背部和手臂的肌肉繃緊,而他瞭解到,Charles透過手臂和背部和腹部的肌肉力量抬起他無法施力的臀部,彷彿用全身的力量深入他的體內。

他沒有辦法克制眼淚溢出,不是因為每一次的撞擊落在帶來如電流般刺激的點,而是因為……Charles。

Erik。

他微轉過頭。Charles沿著他臉上的淚痕一路吻到他的雙唇。

很美。

什麼見鬼的東西很美?

然而他的疑問(或是抱怨)沒有得到解答——那個疑問(或是抱怨)和其他所有的思緒同時被清空,他最後的呻吟只是被吞入另外一個人嘴裡的悶聲。

握著他的手並沒有停止動作,讓他無法克制顫抖著射出最後一滴。

然後,他感覺到了,在他懷抱裡的身體突然僵直。Erik凝視著Charles。他無法形容那雙漂亮的眼睛在那個瞬間閃現的神采,他只能慶幸自己捕捉到那一刻。

很不幸的,Erik還不到過度使用的膝蓋和大腿竟然不爭氣地開始輕顫。

Charles往後躺回床上,拉著Erik直接趴在他的身上。在他們改變姿勢而他消退的慾望滑出Erik的身體時,那個感覺非常詭異,而且之後的空虛感也不太舒服。

等到兩人氣息調勻之後,Charles開口,問:「你還好嗎?」

Erik不知道該回答什麼。或許是這個時候問這種問題有點奇怪,又或許是Charles根本不需要問,他可以直接得到答案不是嗎?

Charles伸手撥開他因為汗溼垂在前額的頭髮,抬起臉親暱地吻著他的額頭、眼角、鼻子、臉頰和嘴唇。另外一隻手順著他的肩膀、背部、後腰往下一直摸到臀間。他的手指輕輕撫摸Erik感覺到有點麻木的穴口。

「你還在屏障我的痛覺嗎?」他問。

Charles搖頭,「沒有。我沒有……那麼強的專注力和自制力。」

Erik忍不住笑了。

然後Charles猶豫了一下,才說:「我不確定自己是否應該屏障你的痛覺。因為你之後可能會覺得……不太舒服。」

Erik哼了一聲,「Charles,我說過我身上沒有貼著『易碎品請小心輕放』的標籤。」

「我知道。」Charles笑道:「只是……好吧,你知道我就是這樣。」

「我很清楚。」

Charles斂起笑容,突然很認真看著Erik,而他直接聽到:

Du weißt doch, dass ich dich liebe.(你知道我愛你,對吧?)

Erik有一點意外聽到這句話。他從來都沒有懷疑或質疑存在於他們兩人之間的情感,只不過他也從來都沒有給一個定義罷了。如果Charles下的定義是「愛」,那麼,事實就是如此。他不知道為什麼Charles會突然說這句,難道這跟傍晚時Raven說的那些話以及讓Erik產生的疑問有關嗎?

Natürlich.(當然。)

他在心裡回答。同時感覺到一種踏實又溫暖的情緒。因為現在他知道該如何定義自己對Charles抱持的那些感情了。

沉默。

Charles繼續注視著他,那是幾乎令Erik深陷其中的柔情、愛意和愉悅,以及眼底閃爍著些許的期待,期待得到回應。

看到那種眼神,Erik忍不住說道:「Guten Rutsch ins neue Jahr!(新年快樂!)」

Charles先是一愣,然後瘋狂大笑起來。

他忍不住咧嘴跟著Charles一起笑。

Of course I love you too.(我當然也愛你。)

And of course you already knew that.(而你當然早就知道了。)


Part 12.


A/N:我非常喜歡Raven!
我必須說,寫這章讓我掙扎了很久:
1.我不喜歡barebacking,而這棟房子裡看似沒有該必需品。→但是1960s使用保險套的主要目的是為了節育,直到1980初期才因為安全性行為的因素被大為推廣,所以我多少能夠妥協了。
2.某個避免摩擦受傷的必要物品。→當我寫到尿管的時候就找到解決方案了。
3.教授的身體,這是最主要的原因之一,畢竟他才受傷兩個月,健康狀況還不能算是很穩定,這樣真的好嗎?→我把他當作特例不管了。
4.雙方的心理因素。→啊?這種事情不是作者說了就算的嗎?
5.我到底寫不寫得出來(這才是關鍵!)。→最後我依舊屈服於教授的手和Erik迷人的腰線。(有沒有這麼膚淺啊!!!)

說真的,我一直很想看矜持的老實人Erik被溫柔又腹黑的教授吃乾抹淨的文,畢竟EC文佔了多數,身為偏好互攻的人,我當然會想看一點不一樣的東西…

最後,我只能說這絕對是一個錯誤示範:「痛覺是人體的重要保護機制,不能隨便『關掉』。」隔天有人絕對會很後悔——或許後悔的不只一個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