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26, 2012

[同人] Order

篇名:Order
作者:janusrome
同人:The Godfather
配對:無(gen, though I kind of ship Sonny/Tom)
分級:PG-13
聲明:I own nothing.

簡介:接到那通電話的人是Tom Hagen。當時他在廚房裡,Mama Corleone在他身旁,正忙著為她即將抵達的女兒準備簡單的餐點。
字數:約2,000
A/N:「三十天寫作挑戰」day 15,written for 三裂葉。




接到那通電話的人是Tom Hagen。

當時他在廚房裡,Mama Corleone在他身旁,正忙著為她即將抵達的女兒準備簡單的餐點。

那個當下他是震驚的。腦袋一片空白,耳朵深處傳來足以壓過電話另一端的人聲以及通訊雜音的嗡鳴聲。他茫然抬起眼,看到Mama Corleone忙碌但有條不紊的動作,那是數十年來下廚經驗累積的成果,爐上的其中一個鍋子正在煮咖啡,另一個鍋子正在燉番茄醬,而她回過身從櫥櫃裡取出硬麵包,切片之後擺上餐桌。

她渾然不知那通電話帶來的是她的兒子的死訊。

震驚,沒錯,但對他們這些經常與死亡為伍的人而言,這不是什麼陌生的事——只是這一次,死亡降臨在Corleone家,Sonny,Don的長子,Tom的兄弟。

「通知Clemenza儘快過來。」在電話裡,Tom冷靜地吩咐道,甚至連他都略感差異,自己竟然還能擠出如此鎮靜的聲音。

掛上電話,他從容離開廚房,步入會議室,坐進他在角落的位置,開始劇烈顫抖。

不久之前,Sonny怒吼著「那個狗娘養的」,然後怒氣沖沖衝出屋外。Tom趕出去的時候,Sonny正打算開著車進城。倘若那時Tom打定主意要阻止Sonny離開,以防他在盛怒之下做出某些蠢事——例如在眾目睽睽之下殺死虐待他親愛的小妹的妹夫——是否就能避免這個悲劇發生?

然而,那個時候,Tom做出的判斷是讓Sonny開車離開長堤的宅邸。他認識Sonny大半輩子,很清楚他的脾氣。Sonny有莽撞、暴躁和殘酷的一面,但他同時也有保護自己不受壞脾氣造成重大傷害的能力。如果Sonny就只是個受到自己衝動和暴力控制的人,Don不可能把這個兒子帶在身邊讓他見習「家族事業」。因此,Tom認為讓Sonny坐上駕駛座有助於他恢復理智,所以他沒有攔阻Sonny離開,而只是派遣兩名保鑣開車跟在後面。

為何當時他不阻止Sonny?Tom放在膝蓋上的雙手緊緊交握著,指關節泛白,手指幾乎掐進另一隻手的手背。

他做了錯誤的判斷。

然而,話說回來,就算Tom真要阻止Sonny,他又能攔得住Sonny嗎?

或許不能。

在他們和五家族開戰之後,Sonny主導了一連串無意義的血腥屠殺。Tom反對,因為這會危害到Corleone家族的利益,但Sonny始終不顧身為顧問的他抱持的反對意見。(有幾次,Tom忍不住想到,如果Michael還在這裡而不是流亡到西西里,那些話由Michael說出口,Sonny是否就會採納?)

那句話從來不曾消失。他畢竟不是西西里人,他們是這樣說的,就算過去二十多年來他生活在這個家庭裡,被視為Don Corleone的兒子,而且Don對他的信任足以將顧問的職位交給他,但家族裡的人依舊未能完全相信他。他們不會質疑Don做的決定,他們只會說,愛爾蘭裔的顧問或許可以撐過和平的期間,但現在是戰時,他們需要的是西西里的顧問。

過去,Tom並不是真正在意那句話。他比誰都清楚,在這個以血緣和家族為中心運作的世界裡,他永遠都是外人。Tom知道自己欠缺西西里人骨子裡那種與生俱來的狠勁,而他也不需要,因為他瞭解自己的地位、扮演的角色、以及他擁有的價值和影響力。他是智囊,是法律顧問,是理性與溫和的聲音。

但現在,他動搖了。他沒能識破五家族的詭計。他以為在經歷兩敗俱傷的屠殺之後,五家族的沉默代表他們退縮了,他們意識到游擊戰對自己的商業利益造成多大的虧損,而他們沒有意思使惡鬥延續下去。但他錯了,他被愚弄了,他沒有發現他們的伏兵……他讓Sonny踏上了黃泉路。

Tom回想起他在篤定成為Corleone家族顧問那天的情形。年邁的Genco Abbandando臥病在床不久人世,而他在前往加州洛杉磯的飛機上,因為教父派他去擺平Johnny Fontane的戲約問題。那個時候,他有多麼緊張、多麼興奮、多麼期待——離現在有多麼遙遠。

在一般人的眼裡,他們看到的是黑手黨,是犯罪組織;然而對於Tom,這是「家族」,以血緣為根基、人情為網絡、藉由槍枝與金錢建立起來的另外一種體系,一種秩序。

Sonny在十幾歲的時候就曾犯下持槍搶劫的案子,還嚷著說要加入「家族事業」;至於Tom,由於黑手黨不接納非義大利的人,打從一開始他就不可能成為他們的一員,但他很早就下定決心要為Don做事,為家族盡一份力,成為律師擔任組織的法律顧問,是他為自己找到的位置。(又或許,那是因為Don曾經說過,一個提著公事包的律師,比持槍戴面具的搶匪還能搶到更多錢。)

Sonny……他的兄長,他的手足,他的摯友。Tom還記得,在Don遭到槍擊而Sollozzo綁架他企圖脅迫Corleone家族和他們合作那次,當Sollozzo聽到Don命大逃過一死的時候,他看著那個土耳其人的雙眼,他知道自己恐怕會死在對方的手上,因為透過Tom說服新掌權的Sonny的如意算盤已經無望。所幸,最終他們把他放走讓他回到長堤,當他一走進房間,Sonny立刻衝上來用力抱住他。

打從一開始,他們就是在患難中相識。Sonny總對旁人說,是他在街上把遊蕩的Tom撿回他們家的——實際上,是Tom救了Sonny,在地獄廚房的暗巷裡,他抓著上面有根鐵釘刺出的木板,敲進那個拿刀抵住Sonny的男人的後腦勺,而下一件他知道的事,就是Sonny勾著他的肩膀,把舉目無親並且患有眼疾他帶離遊蕩等死的街頭,把Tom帶進了他的家庭。

此刻,他仍在這裡,但Sonny已經不在了。

Tom知道他應該打電話給Connie以及她的丈夫。他得保護「家人」的安全。正要拿起話筒,他卻發現自己的手抖得厲害,於是他先給自己斟了一小杯烈酒。倒酒的時候酒瓶和玻璃杯磕磕碰碰,濺出的和倒進杯子的相差無幾。

等到他覺得已經能夠控制自己的時候,他才播了電話,告訴Connie和她的丈夫,說他會派人把他們接過來。

在那之後,他致電給Tessio,要他立刻趕來長堤。

然後他陷入痛苦的沉思,苦惱於該如何將這個噩耗告訴這個世界上他最敬愛的人。




The End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