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25, 2012

[同人] Being Mutant (3/17)

篇名:Being Mutant (Chapter 3)
作者:janusrome
同人:X-Men: First Class
配對:Charles/Erik, Moira/Sean pre-relationship
分級:PG-13 for this chapter




3.

在黑暗之中,出口標示燈依舊亮著,緊接著,緊急照明燈隨之亮起。

Sean的直覺告訴他出事了,可是他沒有感到任何恐慌的跡象,反倒是一種專注、不尋常的鎮靜和警戒同時出現——然而,黑暗並未延續太久,不到一分鐘的時間,房間和走道再度恢復照明。

「他們說這只是短暫的跳電。」Moira轉述她從無線通訊裝置聽到的消息,但她看起來似乎不大相信,並且轉向Charles,彷彿在徵詢他的意見。

Charles點頭,「這的確不是攻擊事件。」他證實道。他露出欲言又止的模樣,片刻之後再說:「事實上,這比較像是……傳達一個訊息。」

他轉過頭和Erik交換了一眼。Sean猜測他們可能在用心電感應溝通。

「你的意思是,你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Moira的音量稍微提高了一點。

Charles又點了點頭,他臉上的笑容有些複雜。「雖然我不知道詳情,但我大致上瞭解了。」他用指尖輕輕碰著自己的太陽穴,「不過,妳也知道,『心電感應』不能被視為調查的依據,也無法當作證據。」

Charles說的沒有錯。

說來有趣,社會大眾總以為心電感應者會是一流的警探或調查員,他們是執法單位的利器,因為他們幾乎可以拆穿所有的謊言——就算是受過嚴格訓練,可以騙過測謊機的情報人員,一旦碰上心電感應者也沒轍。

然則,實際上,心電感應或許是這個世界上最不討人喜歡的變種能力之一,而這個現象或多或少可以從包括反間諜法在內,許多法律條文特別為了能夠適用於心電感應者而陸續增修內容的事實窺見一些端倪。

Sean曾經聽Charles談及關於心電感應者的一些事。Charles說,擁有一點心電感應能力、能夠讀取到旁人的思緒片段或者情緒的人其實不少,但像他這種能夠操控心靈、甚至於使用自己的心靈當作「武器」的心電感應者,人數就相當稀少。

在Sean還是警校學員的時候,那幾年剛好是心電感應到底能否被採用為合法蒐證的議題討論得最熱絡的時期。說穿了,這個爭議最終還是歸結到心電感應者不討人喜歡的根本面——由於沒有人能夠保證心電感應者本身的誠信度,再加上沒人知道他們是否透過心靈暗示「栽贓」,與其設計出一套複雜的「心電感應者誠信度認證機制」,賦予通過認證的心電感應者使用心電感應能力辦案的資格,還不如將心電感應排除在法庭採納的證據範疇之外。

不過,那不代表執法機關不容許心電感應者的存在。事實上,蘇格蘭場就有一位世界知名的心電感應者警探,Elizabeth Braddock。Braddock撰寫的手冊《如何在不違法的前提之下使用心電感應的技巧辦案並且取得可認可之證據》被數十個國家的執法單位當作教科書,而她戴著啟動的抑制項圈走進偵訊室,藉由「無法讀心的心電感應者」形象讓嫌犯下意識鬆懈,再以相當高明的偵訊技巧令對方不小心招供,這更是她的拿手好戲。

相較於具有高度爭議能力的心電感應者,能夠偵測情緒,並且/或者影響特定對象情緒的共情能力者(Empath)才是情治單位和執法機關最希望招募的變種人。

Moira說:「儘管如此,你還是可以告訴我——不,實際上,你必須告訴我。」

Charles微微一笑,搖頭道:「如果我告訴妳那是誰,到時候反倒可能被對方反咬『先入為主』。我能說的只有兩件事:首先,你們在尋找的闖入者不存在;其次,如果你們希望找出破壞機電房牆壁的人,我建議你們不妨調閱那段期間之內地下室所有的監視影像,或許有機會找到破壞者的身影,但我無法保證。」說完,他從桌上跳了下來,「好了,我想你們應該不介意Erik和我再回去會議廳吧?」

很顯然的,Charles在隱匿些什麼,同時他也毫不掩飾自己在隱匿的事實。

Moira嘆了一口氣。她透過無線通訊器通知負責的探員,然後對Charles說:「沒問題,你們可以回去了,不過——」

沒等她說完,Charles已經拿起項圈,扣上脖子,等待Moira確認裝置啟動。

Sean和Moira站在臨時偵訊室的門口,目送著Charles和Erik在探員的護送之下返回會議廳的身影。他覺得疑問非但沒有獲得解答,反而變得更為複雜難解。

「所以,Charles的意思是,這只是虛驚一場?」Sean忍不住問道。

Moira搖了搖頭,「不,根據Charles的說法,對方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她的語氣暗示了Charles用心電感應私下對Moira透露了一些為了某些原因導致他不方便實際說出口的資訊。

儘管Sean好奇那到底是什麼,但他沒有不識相詢問。如果Moira打算告訴他,那麼之後她應該會私下找機會對他說。

他們再度踏上走向中央控制室的路。這一次,Moira的腳步不快,一路上她不發一語,眉頭始終蹙著,彷彿若有所思。

直到他們抵達中央控制室所在的樓層時,Moira用頗為猶疑的口吻問道:「Sean,你會不會對這種偏見反感?——只要一發生某種乍看之下人類不可能辦到的案子,在懷疑那可能是透過某種科技達成的效果之前,大家會先懷疑做案的是變種人?」

Sean想了一下,回答:「老實說,還好。比起某些在科幻小說或科幻電影裡面才會看到的科技,我覺得懷疑嫌犯可能是變種人,反倒是較為『實際』的。」他頓了一下,再說:「然而,我比較討厭的是在報紙上看到『變種人男性因為感情糾紛勒殺女友棄屍工地』這種標題。說真的,Moira,妳可不會在報紙上看到『人類男性因為感情糾紛勒殺女友棄屍工地』的標題。不管是哪一種類型的案件,只要是嫌犯剛好是變種人,這個事實就會被刻意強調,這讓我……我不喜歡這樣。」

那段話讓Moira一愣。她的眼裡閃過一種混合著不滿的遺憾,以及某種Sean無法解讀的東西。

她輕輕捏了一下Sean的手。這個不適宜當前場合的親暱舉動讓Sean有點意外,但也一掃方才的感嘆帶來的憤慨。

Moira對他露出一個有點遲疑的微笑,「我相信這個情況會逐漸改善。」

「我也這樣希望。」Sean回道,然後他決定改變話題。「如果妳需要的話,我可以幫忙一起看監視錄影帶。」

Moira輕輕哼了一聲,「我懷疑他們會讓我們霸佔監視螢幕。我覺得他們不太相信Charles的說詞。直到會議結束之前,他們都會繼續戒備,嚴防可能出現的攻擊——當然,他們的做法完全沒有錯,雖然就結果看來那可能是白費力氣。」

接下來發生的事差不多就如同Moira預料的——西裝探員依舊戰戰兢兢,唯恐可能會發生的攻擊。他對Moira相當不滿,原因可能是她打破了維安的規定但卻沒有達到一個令人滿意的成果。

為期半天的會議在除了跳電之外沒有其他突發事故之中劃下句點。

與會的重要人士離去之後,探員們也開始撤離。Sean留了下來,和Moira還有警衛Hernandez一面吃著Alex帶回來的外賣食物,一面逐步檢視監視錄影。經過了徒勞無功的數個小時之後,Sean終於在其中一個畫面上找到了一個可疑的影子。

那個從螢幕角落快速閃過的影子有著銀白色的光芒。可惜的是,經過放大和定格之後,依舊看不清楚那個可疑身影的長相。

Moira通知部門,把算不上清楚的照片傳送過去。沒多久之後他們得到回覆,資料庫裡最符合這個特徵的是一名叫作Piotr Rasputin的變種人,他擁有將全身轉變為某種神奇的「有機鋼鐵」材質的能力,而且在他變身之後,他有超越常人的力量——考量到實驗室證實牆壁是被撞破而非震碎的最新證據,事發經過非常有可能是某個具有超人力量的變種人一拳把牆壁打穿。

Piotr Rasputin登記的地址為紐約市皇后區,這讓他成為嫌疑犯的機率大增;然而,經過初步的調查,他們發現Rasputin是紐約市消防隊員,而且在打了幾通電話之後,證實Rasputin有不在場證明:案發當時他在任職的消防局裡待命,除了值班表之外,也有其他的同事能為他作證。

他們的首要嫌疑犯就這樣被剔除了。

接替Hernandez值班的另外一名警衛出現在中央控制室,Sean、Moira、還有Alex跟在下班的警衛身後離開中央控制室。Alex打算回辦公室——實際上,這個案子是負責的,Moira只是來參加會議而已,至於Sean……他則是因為Moira的關係才會在這裡——所以他們在飯店正門的前方解散。

「如果妳還有疑慮的話,我可以問問Darwin,他搞不好認識那個消防隊員。」Sean說。

Moira點頭,「那就麻煩你了。」

站在人行道上,Sean立刻打了通電話給Darwin。Darwin說他的確認識Rasputin,還說Rasputin是個俄國移民,以及他也是地下拳賽的愛好者。Rasputin曾經是拳賽的常客,在場上的名字是Colossus,因為他變身之後高達七呎五吋,是個不折不扣的巨人——然而,自從他正式成為消防隊員之後,他對參賽就沒什麼興致了,而是單純將觀賞比賽當作下班後的娛樂。

「應該不是他。」掛斷電話之後,Sean對Moira說:「Darwin說Rasputin變身之後是個七呎五吋的龐然大物,而我們在錄像上看到的人影不會超過六呎,看來嫌犯確實是其他的變種人。」

Moira點頭同意,接著說:「這就交給Alex去煩惱吧。現在不是我值勤的時間。」說著,她挽起Sean的手臂,「我記得你說要請我喝一杯?」

Sean相信此刻自己確實在傻笑。


※ ※ ※


他坐在桌前。圓形咖啡桌。他將交握的雙手擺在桌上。覆蓋桌面的是一張肉眼看不到任何污漬的雪白桌布。隔著咖啡桌與他相對而坐的人採取了和他一模一樣的姿勢。由於桌子不大,他們兩人的雙手幾乎相碰。

「Ms. Frost。」他不疾不徐向對方打招呼。

「教授。」她向他點頭致意,臉上沒有半點笑容。

他們維持著一動也不動的姿勢對望著,彷彿這是一種僵持不下的競爭。

隔了許久之後,Emma開口說道:「難道你不覺得厭倦嗎,教授?」

難道你不覺得厭倦嗎,教授?一旦發生什麼事,他們總是假設嫌犯是變種人?

在臨時偵訊室裡,Emma的聲音倏忽在Charles的腦內響起,對他講了這句話。

妳無法否認,我們確實能夠辦到那些事。Charles回答,同時將自己的偵測範圍延展,試圖鎖定Emma的位置。她不在飯店裡,她在更遠的地方……

你說的沒錯,我們的確擁有那種能力。Emma說,我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就讓會場陷入失序和恐慌——

——但妳選擇不那麼做。

我想做的只是送出一個訊息。Emma回道,然後她的聲音消失無蹤。

Charles望著坐在他對面的Emma,看著她姣好的容貌和冷若冰霜的表情。他沒有回答Emma的問題,而是說:「儘管我們對許多事情的觀點大相徑庭,但我相信妳和我一樣,我們都很重視也很珍惜我們的『學生』,不希望這個世界被某些人掌控、或是放任某些人暢行無阻,危及妳和我所珍惜的人的生命安全。」

Emma凝視著Charles好半晌,然後給了他一個沒有任何溫度的淺笑。「我會和你合作,教授。」

「謝謝妳,Emma。」Charles微笑回答。

他們飛快地交換了一些資訊。

在會面即將結束之際,Emma突然說:「教授,我很遺憾你的兒子碰上那種悲劇。」

「謝謝。」Charles輕聲回道。

「他的情況我略有耳聞,而我相信自己或許能夠幫忙。」Emma直視著Charles,「我有動過『心靈手術』的經驗——使用自己的能力修復患者的腦部損傷以及遭到破壞的神經系統——如果你對我有足夠信心的話,我相信自己可以試一試。」

Charles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回應。他聽過那種能力。那是一種心電感應的衍生技巧,但這種技巧極為罕見,就算是能力強大的心電感應者也不一定擁有這種技巧——至少,他本身不具備這種能力。

「我會認真考慮。」最後,他只回以簡短的一句,不過他相信Emma知道他是真心的。

然後,他們的會面結束。


※ ※ ※


他坐在桌前。許多人同時交談的聲音鑽入他的耳朵,咖啡和奶泡散發出的甜甜熱氣鑽入他的鼻子。他睜開雙眼,看到Erik坐在他的對面,關切地注視著他。他忍不住對Erik微笑,同時抗拒著想要觸碰Erik的衝動。

「她說了什麼?」Erik問。

「看來我通過她的測試了。她說,她會和我們合作。」Charles回答,遲疑了一下,又說:「她還提到了David,說她願意提供幫助。」

「你相信她?」Erik不敢置信問道。

Charles沒有馬上回答,而是端起杯子啜飲了一口熱咖啡。「老實說,我不知道——但我確實知道的是,心電感應者通常會和彼此結盟……你知道為什麼嗎,Erik?」

Erik搖頭。

「原因很簡單。因為我們比任何人都清楚,心電感應者到底能對一個人的心靈做出什麼事,因此我們會盡量避免和心電感應者為敵。」

話一出口,Charles立刻憂慮地望著Erik。他不懂自己為什麼會說出這些話。他從來都沒有對別人說過這種話,因為他始終擔心在旁人的眼裡看到恐懼和厭惡……

Erik回望著Charles。他那雙淺色的眼睛裡沒有任何的恐懼或厭惡,只有些許的哀傷和滿滿的理解。

喔該死,他真的很想就這樣橫過桌子親Erik。不知道那雙眼睛會閃現什麼情緒,但至少他知道那絕對不會是厭惡……

「嘿,Charles。」

Charles猛然轉過頭,看到Raven站在桌邊。她看起來像是經過精心打扮,金黃色的捲髮披在肩上,淺色的短大衣,深藍色的洋裝。「嗨,Raven,妳看起來真棒。」

Raven白了他一眼,「多謝,讓我在這裡呆站了將近一分鐘然後告訴我看起來真棒?這可真是有說服力啊。」說完,她毫不客氣坐進Charles才剛讓出來給她的空間,和她的兄長擠在同一張寬沙發上。

「今天真是累死我了。」Raven嘆了一口氣,隨手把一小塊金屬丟在桌上,然後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Charles伸手摟著她,親了一下她的額頭,「辛苦妳了。」接著又問:「妳要和我們一起吃晚餐嗎?」

Raven搖頭,「我待會和Hank有約。那你們呢?有什麼計畫嗎?……喔不,別告訴我,我不確定自己會想要知道。」

Charles笑了,「我打算跟Erik去看展覽。非常歡迎妳和Hank一起來。」

Raven想了一下,「我想還是算了。我的眼睛需要休息,還有大腦也是。」她的手機鈴聲響起,那讓她馬上從沙發上跳起來。「Hank到了,我要去地鐵站出口跟他會合。」

「我們也差不多該走了。」Charles說,他和Erik先後從座位站起身。

「Raven,我相信妳忘了這個。」Erik提醒她,同時用能力把放在桌上的金屬推向Raven。

「啊,謝謝你,Erik。」Raven連忙向他道謝,然後把寫著「Hernandez」的金屬名牌順手放進大衣的口袋。

在他們走向街角的地鐵站途中,Raven勾住Charles的手臂,Charles,他們懷疑Colossus,但我知道不是他,Colossus的「盔甲」不是那樣。

我也知道不是他。妳不必擔心,Colossus不會有事,我相信經過調查之後他們就會發現破壞者不可能是他。

Raven好像稍稍鬆了一口氣。

他們道別的時候,Raven親了一下Charles的臉頰,「這是給David的,幫我親一下他。」她說。

Charles笑著答應。他望著Raven走遠的背影,覺得自己的生活還不錯——至少,比起兩年前好多了。

他和Erik沿著另外一條街走下去。

「所以,你要帶我去哪裡?」Erik問。

「去看Lorna Dane的個展。」

「誰?」

「一個非常有才華的金屬藝術家。我相信你會喜歡她的雕塑作品,尤其是她的『動態作品展示』,非常值得一看。」

「這是約會嗎?」Erik問,他的語氣帶著一貫的嘲諷,但沒有絲毫的惡意。

Charles笑著回道:「如果你希望,那就是。」


4.


A/N:part 1結束了。總之我終於寫了Moira/Sean。(這艘船還真是寂寞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