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29, 2012

[同人] Being Mutant (5/17)

篇名:Being Mutant (Chapter 5)
作者:janusrome
同人:X-Men: First Class
配對:Charles/Erik, past Charles/Gabby
分級:PG-13 for this chapter




5.

「Charles,我會儘快去紐約拜訪你們。在那之前,我建議你別讓Lehnsherr擅自行動。我不知道你的朋友到底是什麼來歷,但我確定他在這裡沒有司法管轄權。我們已經盯著Shaw好一段時間了,如果Lehnsherr做出了什麼妨礙我們調查行動的傻事,他會惹上麻煩,還有你,Charles,你也會有麻煩。所以,我再強調一次,不要擅自行動。」

哇,典型的Moira式反應。

晚餐之後,Charles傳了一封訊息給Moira,向她大致敘述了情況,並且表達希望她能儘早回覆的期望。過了幾分鐘,Moira打電話給他,視訊,嚴厲警告他們不要惹麻煩。

Charles轉過頭,看了一眼坐在另一張沙發上的Erik,「抱歉,看來你暫時哪裡都不能去了。」

在Erik開口正要說話的時候,David適時把落地燈送到半空中。Erik轉過身,面不改色盯著David,同時運用自己的能力將金屬落地燈拉回地板上。

類似這樣的戲碼今晚已經上演過好幾次了。

David使用念力的方式就像一般人使用手腳,對他而言這是再自然不過的事——然而,這對負責照顧他的人而言,卻是一個惡夢。為了避免家中小孩拿到某些危險的東西,一般的建議是把那些危險物品收到小朋友無法拿到的地方,不管是放在高處或是把櫃子上鎖。可是這招在David身上不管用,因為不論是放在高處或是上鎖的櫃子裡,只要是David下定決心,他就是能夠取得。最後,Charles採取的解決辦法,則是使用他自己的能力給David下了心理暗示,讓David不會因為好奇而想要去碰菜刀、水果刀、餐刀、美工刀、剪刀、插座、烤箱、瓦斯爐、藥品與清潔劑等等的物品。

在Charles剛把David接回家並且因此忙得焦頭爛額的時候,那位負責他這個案子的社工曾經建議他讓David使用抑制劑。但因當時Charles還沒有正式取得David的監護權,所以那個選項自然不列入考慮;等到Charles成為David的法律監護人之後,他仍不打算給David抑制劑,而是開始訓練David使用他的變種能力。

Xavier學校有些老師認為Charles的決定太過「激進」——其中包括了同樣身為心電感應者與念力者的年輕老師Jean Grey——他們認為David的年紀太小,他的天賦帶給他的傷害恐怕遠多於優勢。

但Charles卻認為,David的能力已經覺醒,這已經是「他」的一部分。與其使用抑制劑阻斷David所有的能力,還不如壓抑David的部分心電感應能力——這讓Charles非常慶幸自己是心電感應者,可以透過他的能力辦到這種藥物或裝置都無法達成效果——先讓David學習如何控制念力。

雖然Charles不後悔做出那個決定,但他仍不時懷疑那是否為自找麻煩。儘管David幾乎不會去碰那些被他下了心靈暗示不要去碰的東西,但這不代表David不會依照他自己的心情以及喜好讓某些物品飛到半空中。其中包括大型傢具。

今晚在餐桌上也不例外。Charles早已習慣水壺、杯子、餐巾以及餐具偶爾飛過廚房的景象(除了少數的金屬,Charles老早就把大部分餐具換成塑膠製品,以免David失手摔破玻璃或陶瓷的器皿,導致他不小心割傷),而David看似沒有因為家裡多了客人就改變他的習慣。當Erik攤開手,原本盤旋在距離桌面二呎高的空中的胡椒粒研磨罐啪一聲落入他的掌中,那個景象引起了David的注意。David不斷把廚房裡的東西送上空中,並且瞪大眼睛看著Erik,興致盎然地望著Erik將湯匙和叉子放回桌上、湯鍋和濾網回到流理臺、磁鐵黏回冰箱門上……

然而,當收納菜刀的木質刀架開始晃動的時候,Charles立刻瞪著David,「David,不可以。」

在那之後,他們三人在沒有物品亂飛的廚房裡吃完晚餐。(感謝老天,終於!)

等到Charles整理完廚房,一走進客廳,他就看到David和Erik分坐在不同張沙發上,狀似正在進行瞪眼比賽——除了他們身邊陸續有不同的東西飄到空中。

那個畫面讓Charles覺得既好笑,又無奈,以及寬慰。

雖然David幾乎不會主動和任何人說話或是接觸,但Charles知道他還是須要能夠陪他玩耍的對象。

Charles曾經考慮過把David送去托兒所,而他也一一拜訪過附近所有的托兒所,並且得到一個又一個的婉拒。「我們深深感到抱歉,Xavier先生。我們知道你的處境很困難,可是你也必須考慮到我們的難處,這裡還有其他的小孩,而且其他的家長也會擔心他們的孩子……請問你真的不考慮抑制劑嗎?或是項圈?」

項圈。倘若Gabby得知Charles讓她年幼的兒子戴項圈,恐怕會勃然大怒吧?

Gabby認為抑制項圈是「人類對於變種人的壓迫的具體化象徵」,而她也曾數度表達難以理解為什麼會有變種人自願把那個枷鎖套上自己的脖子。當年,Charles總是微笑望著她,聽著她振振有詞,沒有插嘴。他一直都很佩服Gabby的理想、勇氣和行動力,但實際上,有些事情卻是身為變種人、站在界線的這一邊才能夠理解的。

Charles為David準備了一條看起來像是普通項鍊的抑制項圈。每當他帶著David到附近公園的遊樂場玩耍的時候,他就會為David戴上抑制項圈,並且對他解釋這會讓他無法使用能力。

大多數變種人的能力是有極限的,並非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學習認清自己能力的限度在哪裡,以及學會不至於在日常生活裡過度依賴自己的能力,這都是訓練課程的一部分。

不過,讓David帶著抑制項圈去遊樂場,最主要的目的其實是Charles不希望看到其他的小朋友以及家長被擺盪幅度不合理的鞦韆、或是不符合槓桿原理的蹺蹺板嚇到。他不怕別人知道David是變種人,身為變種人並不是什麼羞恥的事情——可是他擔心David遭到排斥和敵視,寧可讓David在那一個小時裡戴上被他的母親視為壓迫象徵的抑制項圈。

Charles希望David可以在一個不必戴抑制項圈的環境裡面學習,所以他聯絡了Xavier學校。但很遺憾的,目前Xavier學校並沒有任何學前教育的課程,不過他們表示歡迎David去那裡唸小學。他們告訴Charles,等到David年滿五歲,就可以送他過去參加一個學年的幼稚園課程,隔年就是一年級。雖然學校裡那個年紀的學生幾乎都不是變種人,而是教職員以及鎮上居民的小孩,但那些孩子較為習慣和變種人相處,因此他們認為這應該是對David而言最合適的規劃。

這聽起來確實是個不錯的計畫,只不過Charles認為他們可能得搬家到學校附近。他不可能把年僅五歲的小孩送去「寄宿學校」(好吧,Charles會承認自己不是一個稱職的父親,但是他不想要給David錯誤的印象,關於他想要擺脫他這一類的荒謬念頭),而且紐約市到North Salem的單趟車程超過一個小時,每天往返似乎不是一個妥當的安排。

Charles感覺到疑惑的情緒,他猛然回過神來,這才發現自己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怔怔望著David和Erik不曉得多久了。他迎上Erik疑惑且關切的視線,突然覺得非常不好意思。他趕忙掏出手機,傳了一封訊息給Moira,並且得到迅速的回覆。

Moira告誡了他們一頓之後,立刻查了行事曆。她表示,如果沒有突發的意外,明天晚上應該就會到紐約和他們見面,因為她也很期待得知更多關於Shaw的資訊。

通話結束之後,Charles瞥見David打了個大大的哈欠。他看了一下錶,發現已經超過九點半了。他連忙趕著David去洗臉刷牙上廁所,換上睡衣,哄他上床睡覺。

David安靜地躺上床,Charles替他蓋上毯子,俯下身——小心不要碰到他臉上的水泡——親了一下他的額頭。

Charles,Erik明天還會在我們家嗎?David昏昏欲睡的模糊聲音響起。

「會。」

那後天呢?

「我不知道。這樣吧,明天你自己問他,好不好?」

嗯。

「晚安,David。」

晚安,Charles。

Charles熄了燈,半掩上房門,離開David的房間。

他回到客廳,看見Erik已經把所有被移動的傢具都回復原位——這讓Charles不免有些惋惜,關於他自己為何沒有念力,畢竟徒手把被David移位的東西搬回去並非總是容易。

他往沙發上重重一坐,整個人靠在椅背上,放鬆,然後長嘆了一口氣。「Erik,謝謝你陪David玩了一整個晚上,還有幫我把客廳恢復原狀。前兩天他因為水泡癢得睡不著,一直投射煩躁的情緒,連帶的我也沒辦法好好睡覺。不過,今晚他大概玩累了——還有前兩晚沒睡好——才躺下去沒多久就已經睡著了。」

Erik微微一笑,「我相信David是個好孩子——同時我也相信照顧他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Charles笑了幾聲,「照顧小孩從來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管他有沒有心電感應或是念力……我猜你大概沒有小孩?」

「據我所知沒有。」

這真是一個聰明的回答。

一年又三個月前,Charles也不知道原來他有一個已經三歲的兒子。

「對了。我知道這不關我的事,但我猜你不是抑制劑的擁護者?」Erik問道。

Charles推測應該是David讓他得到這個結論。「事實上,我不是全然反對抑制劑。」他解釋道:「比方你稍早碰到的那個女孩,Kitty,在我剛認識她的時候,她得藉助抑制劑才有辦法過著日常生活,否則她睡著的時候會從床上穿越過地板然後不知道穿越到哪裡去。我確實相信,對於某些難以控制自身能力或是不希望自己的能力阻止他或她得到自身渴望過的生活的變種人,抑制劑的確會讓他們的生活品質得到改善,但這並非適用於所有的變種人。

「至於David,我不考慮讓他使用抑制劑的原因在於,他已經開始透過他的能力認識這個世界了。與David同年齡的小孩,透過視覺、聽覺、嗅覺、味覺等身體的感官,用身體觸碰這個世界,逐漸建立自己的認知;而David除了上述的身體感知之外,他也同時使用心電感應和念力在觸碰這個世界。如果我給他抑制劑,那就像是強迫他把自己的一部分關在由心靈和身體構築的小世界裡,那是殘忍的。」

Erik看起來好像有點驚訝。Charles開始後悔自己是否一口氣說出了太多對方其實不想聽的話。

他們安靜了一小段時間,然後Erik開口:「我不確定David使用心電感應觸碰世界會是一件好事。當然,我不是心電感應者,不知道實際的情況,但我不認為在他那個年紀讀到旁人的想法會是一件愉快的事。」

「不管在哪個年紀,讀到旁人的想法通常都不是一件愉快的事。」Charles對Erik露出一個微苦的笑容。「在那個年紀……很多東西是那個年紀的小孩尚無法理解的。我壓抑了David一部分的心電感應能力,有點像是在他的心靈裡面放置一塊路障,讓他可以投射自己的想法給他人,也能感覺到旁人的情緒,但是他沒有辦法完整讀到別人的思緒。」

Erik頷首,接著他遲疑了一下,問道:「David會說話嗎?……我指的是,他總是用心電感應和別人溝通嗎?」

「我不知道。」Charles困難地回答:「我猜以前應該會,『以前』指的是在我把他接過來一起生活之前。老實說,這也是我無法讓David使用抑制劑的其中一個原因。我不確定David到底有沒有意識到他和我們說話的時候只是把想法投射給我們,而不是『開口說話』——但這是目前他和其他人溝通的唯一方式,而給他抑制劑就像是奪走他表達自我的管道。我請教過一位專長為兒童發展的心理醫生,她的建議就是抑制劑,認為那可能會給David開口說話的動力。我認真考慮過一段時間,但有一天我突然想到,我自己就是心電感應者,使用心電感應能夠表達的概念和情緒遠遠超過說出口的言語,我應該比誰都瞭解這件事才對,因此,阻絕David使用心電感應逼迫他開口,這似乎……不怎麼對,所以我沒有採納醫生的建議。如果David總是投射零碎的思緒片段,或許我會擔心,但現在他已經能夠組織較完整的語句和別人對話了,所以我反而沒那麼擔心。我不確定我的決定是否正確,但我只能希望過個幾年,等David年紀大一點之後,或許他會發現和一般人溝通的時候使用言語是不可或缺的,因而嘗試開口說話也不一定,不過我沒什麼把握……」Charles望著始終一言不發注視著他的Erik,「抱歉,跟你說了這些。」

Erik伸出手輕拍了一下Charles的膝蓋,「我不介意。」他輕聲說。

這讓Charles突然發現自己很久沒有和別人好好聊天了。

David來到他的身邊不只打亂了他原本的生涯規劃,也讓暫時離開學校的他疏遠了那個生活圈裡的朋友。Charles從不後悔做出和David一起生活的決定,這不是出於履行義務的責任感,也無法計較決定帶來的得或失,那就只是一個非常明確且無法解釋的強烈意念,在看到David的那一刻,他知道他必須這麼做,把David接回家——否則他將會後悔一輩子。

Charles頗為意外他竟然對Erik說了這麼多關於David帶給他的困擾。他從來都沒有和朋友說過這些——好吧,若根據Raven的說法,她會說Charles唯一的朋友就只有她,因為她是Charles唯一的傾訴對象。但Charles不曾和她討論過David的教育問題,他猜原因大概是他不想讓Raven擔心,畢竟Raven也有令她煩惱和擔心的事,他不想增添她的負擔。

「謝謝你聽我說這些。」他誠摯地說道。

「謝謝你的晚餐和讓我留宿。」Erik回道。雖然Charles無法判斷他說這句話的時候帶有多少反諷的意味,不過他決定按照字面上的接收就好。

「時間已經不早了,我想長途旅行也讓你累壞了。浴室和客房的位置你都知道,想要洗澡或休息都是你的自由,不必拘束——沒人說你非得坐在這裡陪我聊天不可。」

Erik輕笑了一聲,「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他朝Charles點頭,接著起身離開客廳。

Charles繼續坐在沙發上,翻閱一整天都沒時間讀完的早報。他聽到開關門的聲音,然後浴室傳來水聲。他嘆了口氣,把頭靠在椅背上,闔上雙眼,直到此刻才開始質疑自己是否做出了明智的決定——不是關於David,而是關於Erik。

說真的,他為什麼會答應McCone探員?他相信就算他當場婉拒,CIA還是可以馬上找到其他的人來「監視」Erik,他才不是什麼唯一的人選或是什麼最合適的人選,充其量只是最方便的人選。

Charles不排斥和政府機關合作。事實上,他認為如果透過合作能夠增進人類與變種人的和睦相處,他樂於提供協助——只不過,他有強烈的預感,明天見到Moira之後,他有可能得繼續跟在Erik身邊四處奔走,而要怎麼安頓David將會是一個不容易解決的問題。

「Charles?」

他睜開眼,看到Erik站在他的面前。

Erik的頭髮還是溼的,貼在他的額頭上。他穿著一件白色的T恤,而Charles幾乎可以清楚看到Erik結實的上半身。他忍不住吞嚥。

「我相信你也累了。」

Charles低下頭,看到攤開在腿上的報紙。這看起來的確很像他剛才坐在沙發上打瞌睡。「是呀。」

「對了,那位FBI探員,MacTaggert,你信任她嗎?」

「嗯,Moira是我的老朋友。她是一個信得過的人。」

Erik看似滿意Charles的回答。「晚安。」他說。

「晚安,Erik。」

他目送Erik走向客房,看著在薄薄上衣之下的背部線條,以及棉質長褲底下的臀部和大腿。他緊緊閉上雙眼,捏了一下自己的鼻樑。

他拒絕承認這個人對於他的性吸引力影響了他的判斷能力……好吧,當他這麼想的時候,就代表他已經受到影響了。

上一次他和別人約會到底是多久以前了?Charles想不起來。自從David來到他的身邊,佔據了他的時間、心思和注意力之後,他就很久沒有動過那方面的念頭了。此刻這麼一想,還真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Charles提醒自己,不要去碰Erik,那會危害到這個任務。

今天稍早他才對Erik說過什麼?說他不會佔他的便宜?嗯?

Charles不禁有點嘲諷地想起一些針對心電感應者的嚴厲指控,說心電感應者經常濫用自己的能力得到自己想要的,而沒有人能夠證明,這就是為何心電感應者不值得信任的理由——同時,正是因為這些指控的存在,導致有些心電感應者逃避登記,或是偽裝成共情能力者的現象。

Charles試圖將某些畫面逐出他的大腦。

現在他非常慶幸自己壓抑了David的讀心能力。


6.


A/N:我超喜歡寫嘴炮教授,教授越嘴炮我寫得越開心。
沒什麼進度的一章。David好難寫,我要快點把他送去給保姆照顧然後就可以逃避描述這個小孩的橋段了(痛毆)
繞了一小圈,但和part 1的設定接軌了——教授出席那場會議,主講的內容就是監護人到底該不該為被監護人決定注射抑制劑與否的問題。
另外就是關於Charles和他的前女友的敘述已經比我預期的還要多。很抱歉這是一開始我沒有想到的,所以沒有在配對註明past Charles/Gabby,並不是打定主意要偷渡一艘F/M ship。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