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2, 2012

[同人] Being Mutant (11/17)

篇名:Being Mutant (Chapter 11)
作者:janusrome
同人:X-Men: First Class
配對:Charles/Erik
分級:NC-17 for this chapter
警告:mental bondage, orgasm control.

簡介:Part 3—在調查的過程中,Charles在Shaw的記憶裡看到一張熟悉的臉孔:Nathaniel Essex,他曾經以Nathan Milbury博士的身分和Charles的父親一起共事;Erik發現他早已捲入一個與變種人基因實驗相關的案件。




Part 3. The World We Live in


11.

當Erik站在書桌前,手肘撐著上身的重量並且動彈不得的時候,他模糊不清地想著,他實在不應該答應Charles說什麼「慢慢來」的。

將近八個月之前,Erik來到美國。他有心理準備自己可能會在海關遭到刁難,因此他也盤算著,如有必要,他不排斥提供部分的情報給政府機關作為交換條件。然而Erik卻沒有想到,和他面談的人竟是赫赫有名的Charles Xavier,也沒有想到他們竟然指派心電感應者Charles Xavier監視他,更沒有想到知名的變種人民權運動人士Charles Xavier居然會邀請Erik暫住他家。

在變種人的世界裡,Charles算是名人。雖然他的知名度遠遠不到搖滾巨星的程度,但只要是關注變種人事務的人,不可能沒聽過Charles Xavier這個名字。Erik知道Charles是一名專攻基因療法研究的學者,他經常和政府合作因而贏得「變種人專家」的稱號,以及他的父親是全球知名的Xavier學校的創辦人。但直到Erik莫名其妙跟著Charles回家並且見到他的家人之後,他才真正開始認識Charles Xavier這個人。

整體而言,Charles遠比Erik想像中的還要「有用」。

起初,Erik感到有些過意不去,因為負責監視他的這份差事竟然落到Charles這個局外人的頭上。儘管如此,Erik從未興起改變原定計畫的念頭。但出乎Erik意料的是,Charles竟然主動提供協助,還為他介紹了FBI負責調查變種人犯罪案件的Moira MacTaggert探員。

Erik猜想Charles之所以這麼熱心,大概是因為這牽涉到Wideawake計畫和Sentinel的緣故。

這是Erik樂於見到的情況。他相信Charles越是關心,那麼他就越不會干涉Erik的調查行動。至於Charles開口說要幫忙,和Erik一起行動,那讓Erik相當詫異。畢竟,Charles看起來比較像是坐在書桌後面的學者,而不是外勤探員的類型。

紐約辦公大樓那次的行動讓Erik瞭解到和心電感應者合作是怎麼一回事,也讓他發現如果一個團隊裡面有一名心電感應者的成員,那相當於他們擁有一個具有通訊與調度功能的超級偵察兵,各不用說這名成員還能夠隨時以某些心電感應相關的變種能力支援精神覆蓋範圍之內的多名組員。

心電感應者曾經被視為諜報戰的利器,但如何將精神系的變種能力運用在實戰的領域,這個課題卻沒有多少人討論過。Erik不知道確切的原因,他猜想理由可能在於心電感應者可以直接影響他人的決定或是決策過程,所以他們很少碰到肢體衝突的情境。因此,與其費心思考如何將能力運用在實戰,還不如將訓練的重點放在其他的面向。

等到Erik聽了Charles轉述Tessa的訊息之後,他更加確定自己必須拉攏Charles。Shaw的身邊有Emma Frost,如果Erik也有心電感應者盟友,這可以改善目前他所處的劣勢——畢竟,對付心電感應者的最佳方案,就是科技以及另外的心電感應者。除此之外,物理性的攻擊對Shaw幾乎無效,假如Erik和Shaw起了正面衝突,他將會需要Charles使用精神能力協助他對付Shaw。

說穿了,事實不是Charles遠比Erik想像中的還要有用,而是Erik發現他需要Charles

發現他需要別人提供幫忙的事實,這讓總是獨自行動的Erik相當不自在。

在此同時,Charles對他的好感讓整個情況更為複雜。

大約在Charles和他相遇的第二天,Erik就注意到Charles注視著他的方式,以及他眼裡的壓抑。Erik知道自己應該利用這個優勢,但他不認為那會是一個好主意。一來是他不願意傷害Charles,二來則是……得了吧,那個傢伙是心電感應者,他很有能在第一時間就看穿Erik打算利用他的企圖,並且當著Erik的面拆穿;或,更糟的是,Charles看穿Erik的企圖卻佯裝不知道,反過來利用Erik的企圖,趁機「佔他便宜」。不管怎樣,利用Charles對他的好感似乎不是一個好主意,因此Erik採取不置可否的態度,沒有表示明確的拒絕,但也沒有表達過度的鼓勵。

Charles不是Erik通常喜歡的類型。他是個溫文儒雅的知性學者,笑起來的時候帶著幾分孩子氣。客觀來說,Charles相當迷人,只不過他不是Erik的偏好。然而,Erik發現自己相當喜歡聽Charles說話,尤其是Charles談起變種人的時候。Charles的神情總是專注且著迷,而他說話的內容非常有意思。Erik猜想,坐在教室裡聽著Charles講課,那或許是一件愉快的事。此外,Erik也發現Charles看似天真和樂觀的外表之下,藏著一張比Erik想像中還要更加穩重與世故的臉孔,這讓Erik覺得相當有趣。

Charles不是Erik通常喜歡的類型。但在那天晚上,他們兩人坐在餐桌前,討論了好幾個小時的拉斯維加斯之行,等到討論終了的時候,他們才發現原來兩人竟然如此靠近對方。Charles怔怔望著Erik,他那雙藍色的眼睛裡面盡是渴望和壓抑——在那一刻,Erik一時鬼迷心竅,縮短了他們之間的距離,讓他們的雙唇相碰。這個舉動令Erik旋即愣住,他完全不懂自己到底在想什麼,也不懂自己到底做了什麼好事。但那個吻……那個吻遠比Erik想像的還要好。Charles的動作相當輕柔,雖有耐心但十分執著,一如他帶給Erik的印象。

即便如此,Erik並沒有和Charles交往的打算。原因有幾個,其中最主要的是他們即將一起前往拉斯維加斯,進入地獄火俱樂部進行調查,所以他們需要的是全心全意準備任務,而不是為他們的合作關係添加不確定的因素。

因此,隔天早上Erik拒絕了Charles——好吧,嚴格來說他並沒有拒絕Charles。當時Charles臉上毫不隱藏的失望讓Erik相當過意不去,畢竟前一晚是他主動踏出那一步的。Erik站在Charles的身旁,他覺得自己應該說些什麼,但他想不到任何可以說的話。最後,Charles回過頭,對他說:「也許我們可以慢慢來?」

他望著Charles眼裡閃爍的期待和些許緊張,點了點頭,然後走過去親了一下Charles的臉頰,看到Charles的臉容瞬間明亮幾分。這讓Erik忍不住微笑。

雖然Charles不是Erik通常喜歡的類型,但Erik發現自己確實喜歡Charles。

如果Erik不喜歡Charles,他不可能近八個月的時間一直待在Charles的身旁。

明天就是會議舉行的日子了。

對於參加會議的人,這同時也是住在全國各地或甚至是海外的熟識難得有機會相聚的場合。

Erik和Charles帶著David來到紐約市。David目前就讀Xavier學校的幼稚園,而他們父子已經在四個月之前搬到Westchester。Charles曾經向Erik表示,他在美國的期間,可以繼續住在紐約市區的公寓。但David一直問Erik會不會跟他們一起搬去新家——姑且不論那到底是不是Charles在背後指使他的兒子——總而言之,那導致Erik住進Charles的新居,搞得所有人都把Erik當成Charles的同居人。

他們先把David送到Sharon家——Sharon邀請Erik來她家和他們共進感恩節晚餐,Erik別無選擇只能答應——然後他和Charles前往訂位的餐廳,和Moira共進晚餐。

這是Erik和Charles自從搬離紐約市之後第一次和Moira見面,不過他們一直保持著通訊,交換關於Shaw的情報。一離開拉斯維加斯,Charles立刻和Moira聯絡,並且安排見面,討論他們在地獄火俱樂部的發現。

心電感應不被視為有效的法律證據,充其量只能夠當作「可靠的線報」。Shaw在世界各地招募變種人,不論是地獄火俱樂部的員工或是替他處理其他事務的變種人,其中都有不少是經過他「偷渡」入境的。儘管要罪證確鑿逮捕涉嫌走私人口的瞬移者絕非易事,但Moira保證她會循著這條線索追查下去,因為這是目前他們手邊最有希望的其中一個偵查方向。

只可惜Moira的調查並未得到具體的成果,而她也因為偵辦其他的案件而暫時停止追查Shaw,不過Shaw的案子從來都沒有終結。

他們離開餐館的時候已經超過晚上十點。Charles說他還要準備明天的講稿,Erik則說Charles根本不需要講稿,他可以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之下說出長篇大論。Moira笑著說她也要早點休息,然後和他們兩人在餐廳門口道別。Charles打了通電話給Sharon,Sharon說David已經睡了。接著他們一起回到Charles以前的公寓,打算明早直接從那裡出發前往會議舉行的飯店。

然而,此刻,Charles並沒有在準備明天的講稿。

講稿放在書桌上,就在Erik的眼前,而他的汗水從額頭上滴落,使得手稿上不少字跡暈開。Charles站在他的身後,抱著他的腰,緩慢在他體內抽動。

從賭城回來之後,性成為他們的關係的一部分。Charles開口問過Erik的偏好,而他總是非常尊重Erik,願意配合他,從來都不會忽視Erik的感受和他的需求。和Charles做愛的感覺很棒,理由不盡然是Charles似乎總是知道Erik想要的是什麼而且Erik每次都能夠得到滿足(Erik曾經聽過一些關於性對象是心電感應者的流言,只是他從來都沒有「求證」的機會),更多的原因在於Charles對待他的態度,那讓Erik感覺到他是受到重視的。

今晚一開始也是那樣。他們回到公寓之後,Erik換上居家服,走進臥房的時候看到大燈沒開,只有桌燈亮著,而Charles坐在書桌前奮筆疾書。他走到Charles的身後,低下頭親了一下他的耳朵後方。Charles發出滿足的輕哼,喃喃說道:「等一下,Erik,我還沒有寫完……」Erik無視他的抗議,沿著他的耳朵親到他的臉頰,直到他放下手裡的鋼筆,別過頭,親吻Erik。在那之後他們廝磨了一小段時間,接著是相當有效率甚至於稍嫌不夠充分的準備,然後Charles讓他扶著桌面,從後面進入他。快速、猛烈,這是Erik偏好的方式。

喘息,呻吟,略微凌亂的快節奏撞擊,衣物散落在他們的腳邊。Erik閉上眼,全心全意享受身體的歡愉。

快感越來越強烈,在他感覺到高潮正在累積之際,Charles卻突然停了下來,並且抽離他的身體。

「Erik?」Charles喘氣問道:「你介意我們……慢慢來嗎?」

第一時間Erik只想叫Charles閉嘴(並且繼續操他),但他的理智隨著快速消退的快感逐漸恢復清晰。儘管有一點不悅也有一點不解,但Erik依舊搖了搖頭,表示他不介意。

他的回應似乎讓Charles頗為開心。

Charles環抱住Erik,親吻他的後頸,撫摸他的雙臂,整個人貼在Erik的背上。Charles是一個喜歡摟摟抱抱的人,但自從他注意到Erik不喜歡公然示愛的舉動之後,Charles就不曾在大庭廣眾之下做出過分親密的動作——不過,在他們私下相處的時候,Charles經常整個人黏在Erik的身上。

他示意Erik彎腰。儘管有些不耐煩,但Erik還是彎下腰,用手肘撐住自己的上半身。

Charles開始輕咬Erik的背部,雙手分別從Erik的雙臂移到他的胸前和下腹,撫摸他知道能讓Erik興奮的部位,一點一點挑起Erik逐漸冷卻的慾望。Erik感覺到Charles的陰莖頂著他的臀部,他忍不住往後貼了過去,滿意地聽到Charles發出呻吟。

Charles附在Erik的耳旁輕聲道:「Erik,你同意我們要慢慢來。」他頓了一下,問:「你介意被綁嗎?」

「什麼?」

Charles親了一下Erik的太陽穴,「就像這樣。」

在那一刻,Erik發現自己無法動彈。

Erik試圖移動自己的身體,他的手腳和軀幹不聽使喚。他無法轉頭,但他可以眨眼、可以張開嘴巴,還有他的呼吸依然順暢。

Erik見過幾次Charles把別人定在原地的景象,但Charles從來都沒有對他做過這種事。

「如果這讓你不舒服,告訴我,我馬上解除。」Charles急忙說道。

雖然這種感覺真的很奇怪,而且身體不聽使喚讓他有點緊張,但……Erik認為他可以試試看。

「沒關係。」Erik低聲回答。他讓自己鬆懈下來。

謝謝你,Erik,Charles將嘴唇貼在Erik的頸背,謝謝你這麼信任我。

Charles沒來由說的那句話令Erik困惑,但他的疑問很快就被遺忘,因為Charles伸手握住Erik緩緩套弄,同時搖動他的臀部,讓他的陰莖在Erik的臀間滑動。稍早的潤滑劑弄得他們的下身一片溼滑,Charles一直摩擦著他的穴口,好幾次Erik都覺得他就要滑進他的體內,但每一次都讓他失望。

他想要移動自己,想要敦促Charles,卻發現他不得動彈,只能夠順著Charles的節奏和緩慢的動作。

終於,Erik感覺到Charles調整姿勢,抵著他的入口,重重推進他的體內。在那個瞬間,他們兩人同時發出滿足的呻吟聲。

雖然Charles的步調依舊緩慢,但他每一個動作都帶給Erik興奮已久的身體強烈的快感。在Erik今晚第二次感覺到高潮開始累積的時候,Charles又停了下來。他緊緊抱住Erik,在他耳邊喘息。

你在幹嘛?Erik氣急敗壞問。

我說要慢慢來。Charles回答。他在Erik的頸側留下一連串溼黏的吻,一面用手撫弄他,讓他維持在極度興奮的狀態,卻沒有給他足夠的刺激讓他達到高潮。

Charles一次又一次把他往最高點的方向推,卻一次又一次在就只差了那麼一點點的地方收手。他會保持靜止停在Erik的體內,緊緊抱著他的腰;或他會完全離開Erik的身體,然後放入兩根手指,繼續抽送的動作。

一開始那讓Erik感到相當挫折以及些許憤怒,因為Charles一再把他帶到爆發的邊緣,卻屢屢在關鍵的時候減少刺激。他想要移動自己,讓Charles能夠更深入他的身體,讓他能夠在Charles的手裡抽送,因為就只差那麼一點,那麼一點點……可是他動彈不得

經過幾次徒勞無功的掙扎之後,Erik放棄了。他盯著眼前那張字跡被他的汗水暈開的手稿,模糊地想著,他實在不應該答應Charles說什麼「慢慢來」的。

在模模糊糊之中,Erik逐漸瞭解到,無法得到最終滿足的人不只有他——事實上,Charles也是。每一次Charles退出Erik身體的時候,那表示Charles也在爆發的邊緣,但他逼著自己退開,好讓這個甜美的折磨能夠持續下去。

直到Erik的意識開始模糊不清,他隱約感覺到Charles加快速度。當Charles的手放上他的陰莖,Erik幾乎在那一刻爆發。

在那一刻,Erik恢復他對身體的掌控。被多次延後的性高潮強烈得令他幾乎無法呼吸。Erik的雙手和雙腳無法再支撐他的重量,他趴在書桌上,而Charles趴在他的背上,好半晌兩人都沒有任何動作。

最後,Charles抽離Erik的身體。他們靠著對方的軀體,一起滑落到地板上,安靜地躺在對方身旁。Charles貼在Erik的胸前,吻著他的頸窩,輕輕撫摸著他的後腰。儘管Charles的手上有潤滑劑也有精液,每次都把他弄得一塌糊塗,但Erik發現他喜歡和Charles依偎在一起的感覺,也喜歡Charles的觸碰。

「Erik。」Charles輕聲說。Erik睜開眼,看到Charles專注地注視著他。他的雙唇印上Erik的臉頰,然後伸出舌頭舔了一下嘴唇才碰過的地方。「你的臉上有墨水。」

Erik別開眼,看到那張手稿也在地板上。他瞪著紙上暈開的字跡,「你大概得重寫一份講稿。」

Charles笑了,「不必。我記得內容。」

啊,那個傢伙的心電感應能力帶給他驚人的記憶力,因為他可以挖掘自己的記憶。這可真是方便啊。

十一個小時之後,Erik坐在會議廳裡。他望著Charles走上臺,坐到演講桌前,從西裝口袋掏出折疊的紙張,攤開在講桌上。開始演講之前,Charles瞄了Erik一眼,他的嘴角浮現一抹清晰可見的微笑。

儘管他們兩人都戴著抑制項圈,但Erik幾乎可以聽到Charles得意的笑聲。那張講稿讓Erik無可避免想起昨晚,而他知道那也是閃過Charles腦袋的念頭。

直到現在,他的體內還殘留著昨晚那場緩慢的性愛留下的感覺。他猜想Charles也知道

Erik望著Charles。他嘴角的笑意消失,神情轉為嚴肅,開始他的演說。

他發誓等到Charles的演講結束之後,他一定要把那張手稿撕成碎片。


12.


A/N:當我還在妄想要去挑戰kink bingo的時候,曾經看到某位在fandom還滿有名的作者說,挑選要寫的主題的過程大概是:「這不是我喜歡的kink→好吧,那麼我該如何讓這變成我能夠接受的kink?」不管怎樣,我並沒有真的去寫kink bingo的挑戰,但我一直覺得那個概念很有意思——因此,這兩章算是一個小小的嘗試,試圖把不是我偏好的trope或kink變成讓我樂在其中(?)的東西……好吧,mental bondage除外,我一直都很喜歡教授用大腦把Erik以及所有其他的人綁起來的內容(默)
總之,這就是為什麼警告項的標示有點聳動(?)但內容十分平淡的原因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