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2, 2012

[同人] Being Mutant (14/17)

篇名:Being Mutant (Chapter 14)
作者:janusrome
同人:X-Men: First Class
配對:Charles/Erik
分級:PG-13 for this chapter




14.

「我也要去!今晚是Colossus的告別賽,我怎麼能錯過?」

Charles有點無奈地看著Raven,「我們沒辦法全部都去,總要有人留下來陪David。」說著,他把雙手放在David的肩膀上。David仰起頭看著他的父親,眨了眨眼。

Raven不加思索說道:「David可以留在Sharon這裡。」

Charles欲言又止,他回過頭看了一眼Sharon的房子,又低頭看了David一眼,然後搖了搖頭,「我不覺得這是合適的安排——至少,今晚不是。」

Erik猜想Charles說的有道理,畢竟他們才剛走出Sharon的家門,現在又要走回去,把David丟給他的祖母照顧,這樣似乎不太妥當。

Raven來到紐約的隔天,Sharon打電話給Charles,希望他們兄妹和David能夠到她家,全家人團聚共進晚餐——除此之外,她還特別叮嚀他們帶Erik一起去。

在見到Sharon之前,Erik不太能夠理解為什麼Charles和Raven一聽到要和他們的母親共進晚餐就露出如臨大敵的模樣。然而,等到Erik和那祖孫三代一起端坐在鋪著白色桌巾、擺著銀製燭臺的餐桌前,他立刻瞭解到為什麼Charles說他和自己的母親不太親近的原因了。

Sharon是一個端莊優雅的貴婦人,她的談吐、舉止和衣著都讓Erik想起他曾經見過的外交官夫人。她非常注重禮儀,那不是裝腔作勢或矯揉造作,而是她打從心底認為這是合宜的規範,而她希望自己的子女和客人都能夠遵守這種規範。Sharon的態度始終有禮但稍嫌冷淡,不過Erik發現,她的確就像Charles所說的,她人不壞——她沒有任何惡意,她就只是和自己的兒子還有養女分屬於不同的世界罷了。

正因為Sharon人不壞,所以Charles和Raven雖然和她不親近,但也不會刻意和她疏遠,反而在她面前表現得分外「守規矩」。Erik第一次看到如此拘謹的Charles和Raven,那兩兄妹挺直背脊,正襟危坐,說話輕聲細語,應答的時候使用的都是非常謹慎的措詞。

回想起昨天他們在Charles家吃晚餐的情景,Erik忍不住懷疑自己掉進了異世界。前一晚,他們圍在廚房的餐桌旁,毫無顧忌交談和大笑。在餐桌底下,Charles和他的膝蓋輕輕相碰,Erik看了Charles一眼,而他朝著Erik微笑,沒有把腳移開,但也沒有做出其他得寸進尺的舉動。

Sharon問了Erik一些問題,主要關於他的工作和他的家人。沒有什麼太過深入或私人的問題,但和Sharon見面這件事本身就讓Erik感到緊張和尷尬。他不知道Charles(或David)到底對Sharon說了些什麼,也不知道Sharon到底知不知道他和她的兒子「關係匪淺」,更不知道他自己到底希不希望Sharon知道他和她的兒子關係匪淺。

踏出Sharon家大門的瞬間,所有人很明顯的都鬆了一口氣。Charles一定是悶壞了,才會提議去看變種人拳賽。

只不過,他們很快就碰到了難題:年幼的David無法入場。(Raven說他們可以明目張膽把David挾帶入場,但Charles認為那不是一個適合小朋友的場所,因此否決了Raven的提議。)

他們沒有僵持太久,因為Charles很快就讓步。「我會帶David回家。Raven,麻煩妳帶Erik去看比賽。Erik,麻煩你幫我注意Raven,別讓她玩太瘋。」

自從Charles提起變種人拳賽之後,Erik就對這個地下賽事相當有興趣——然而,此刻聽到Charles不會和他們同行,他突然覺得拳賽的吸引力似乎少了一點。

儘管如此,Erik依舊點了點頭,同意這個安排。

在地鐵上,Raven對他說:「抱歉,Erik,我知道你希望Charles能夠跟我們一起來,可是Charles……有些時候他實在是個老古板。沒有他,我們反倒能夠玩得比較盡興。」

Erik有點詫異,他很難把Charles老古板聯想在一起。

他們來到布魯克林區,Raven熟門熟路為Erik帶路,他們快步行經許多巷道,最後來到一棟外觀像是倉庫的建築物前方。Raven先變成藍色的身形——她的原貌,不過她身上仍有今晚穿的白色洋裝——然後用力拍打沉重的鐵門。

鐵門打開了一道細縫。

「Mystique!」

門後一個興奮的聲音傳來,然後鐵門大開。

「Mystique?」Erik低聲問道。

「我在場上的外號。」Raven隨口回答。

Erik開始瞭解Charles交代他不要讓Raven玩太瘋的用意了。

一個綠色皮膚的小個子變種人出現在他們的面前,「妳今天打算上場嗎,Mystique?」他問。

Raven搖頭,「我不想和Colossus對打。」

「明智的人都不會想和Colossus對打。」他同意,然後他那黃綠色的雙眼打量著Erik,「妳的朋友看起來是新面孔。」

「我保證他不會惹麻煩。」

「好吧。兩位請進。」他往旁邊一站,讓Erik和Raven走進門。一踏進建築物,鐵門在他們身後關上。Erik看到門後站著兩人,其中一個就是剛才應門的綠皮膚變種人,另一個則是站在他身後的大塊頭,他們兩人都對Raven投以仰慕的眼神。看來Mystique大概是這裡的名人。

Raven領著Erik穿過走道,一面對他說:「那個綠皮膚叫作Leech,他不但是這裡的保鑣,也是比賽進行時確保狀況不會失控的保險,因為他的能力就是抑制其他人的變種能力。Charles說,那是因為Leech可以投射某種精神能量,抑制其他變種人大腦的……的……抱歉,我忘了Charles到底說了什麼,你知道,他一講起變種能力總是滔滔不絕……不管怎樣,反正Leech的能力造成的現象就等同於你戴上抑制項圈。」

Erik忍不住微笑。或許Raven和Charles沒有血緣關係,但她的說話方式和內容很顯然受到Charles的影響。Erik幾乎能夠想像此時Charles站在他的身旁,對他講解變種能力的模樣。

Raven微瞇起眼,她的嘴角浮現一抹令人費解的笑意,不過她沒有多說什麼。

Erik跟隨Raven穿越人群,走近拳擊擂臺旁邊的長桌。他站在稍遠的地方,看著Raven和其他的人交談。沒多久,Raven突然走過來,拉著Erik走向長桌。「我待會就要上場了。記得賭我贏。」

「什麼?」幾分鐘之前那個說不想和某個變種人對打的Raven跑到哪裡去了?

「我的對手不是巨人,而是冰人。」Raven喃喃說道:「雖然我沒有跟Bobby交手的經驗,不過我猜和他對打至少有一點勝算。」

在Erik還沒有搞清楚狀況之前,他被拖到桌前,聽到Raven對主持人說:「他可以遞補Iceman的缺,和Colossus打一場。」

「什麼?」

主持人打量著Erik,問:「你的能力是什麼?」

Erik橫了Raven一眼,然後回答:「操控磁場。但我不太想上場比賽。」

對方似乎沒有聽到Erik的第二句話。他再問道:「操控磁場?那可以做什麼?」

Erik伸出手,發動能力,讓桌上擺的拳擊鐘扭曲變形,以表達他的不悅。

然而,對方卻哈哈大笑,「喔,挺有趣的能力。不過,你不能夠用場外的東西當作武器,而場上也沒有金屬讓你……等等,這麼說……」他猛然轉頭望向Raven,力道之強不禁令Erik擔心他的脖子可能會扭傷,「Mystique!我懂妳為什麼會找他來了!」他興奮大喊,用發亮的雙眼盯著一頭霧水的Erik,「老兄,你的名字是……?」

在Erik開口再次重申自己沒有參賽的意願之前,Raven搶先說道:「Magneto。」她瞄了Erik一眼,「Master of Magnetism。」

在Erik還來不及向Raven抱怨這個外號超級愚蠢之前,一切就這樣決定了。(在他們離開之前,主持人還拜託Erik讓拳擊鐘恢復原狀。)

不多時,在觀眾們的熱烈歡呼之中,主持人走到擂臺上。

「我們都知道今晚是Colossus最後一次上場,因為他要『退休』去當紐約市的消防員。」說到這,主持人刻意停頓了一下,等到觀眾的掌聲、歡呼和喝倒彩停歇之後,才繼續道:「在這個特別的晚上,我們準備了一場特別的比賽,兩個你們都很熟悉、但從未交手過的變種人首度碰頭——Mystique對Iceman!

Erik看到Raven站在擂臺的其中一個角落,一絲不掛。由於她的藍色皮膚佈滿鱗片一般的紋路,乍看之下她彷彿穿著一件特製的服裝,一拍之後才會意識到她赤身裸體站在大家的面前。

Erik瞪著她向觀眾揮手致意。

非常好,現在他完全瞭解為什麼Raven不希望Charles一起來的原因了。

Iceman站在擂臺的另外一個角落。他看起來二十幾歲,身材不算高大。他向觀眾展示他的雙手,接著一層盔甲形狀的冰塊覆蓋住他的雙臂,然後一圈冰霧出現在擂臺圍繩的外側。

在比賽開始之前,觀眾紛紛下注。儘管Erik認為Iceman的贏面較大,但他還是押注Mystique勝利。

一回合、無時間限制、擊倒獲勝的比賽在敲鐘之後展開。

Iceman以冰塊覆蓋全身,他移動的時候,腳下出現冰塊滑道,讓他在擂臺和擂臺上空快速移動,同時不斷用碎冰攻擊場上的對手;被困在立體迷宮裡的Raven以超乎想像的靈活動作閃躲朝她飛來的碎冰以及突然在她身邊憑空凝結的冰塊,一面破壞滑道,一面伺機逼近Iceman。

Raven的身手令人驚豔。Erik讚嘆地看著她閃過對方手裡的冰棍,反手攻擊他的咽喉——若非Iceman的身上覆蓋著冰塊,他很可能因為那個重擊倒地。

Erik推測Raven的變形能力可能讓她改變自己的身體構造,使她擁有超乎常人的力量、敏捷、以及反射動作。不過,到目前為止,她用來迎戰的技巧是混合了拳擊、柔術和以色列搏擊防身術的武術,和她的變種能力倒沒有直接的關係。

不曉得她到底是從哪裡學到這些的?Erik好奇想道,或,她為什麼會學到這些?

然而,Erik也瞭解到這是一場表演性質的比賽。倘若Iceman一開始就讓擂臺的空氣全部結冰,Raven恐怕根本沒有閃躲的空間。

Raven被不斷增生的滑道和冰牆逼到擂臺角落,她的背部撞到角柱護墊,而她的雙手分別被手銬形狀的冰塊凍結在圍繩上,將她固定在那裡無法動彈。一根冰柱突然冒出,把Raven和擂臺角柱推向離地兩層樓高的空中,其餘三支角柱和圍繩散落在地。觀眾看到擂臺被拆的景象,歡呼聲更為響亮。Iceman製造出一道猶如螺旋梯的冰道讓他盤旋而上,來到Raven的面前。

Raven的身體突然變小,孩童一般的小手讓她得以從手銬之中掙脫。一旦恢復自由,她立刻變身成Iceman,趁著對方因為吃驚短暫分神的那一刻,把他撞離冰道,兩人從空中墜落。

其中一個下墜的身影變成藍色,翻滾落入擂臺,然後Mystique再度站在臺上;另外一個人影則摔在擂臺外的地板,並且在重擊地面的瞬間變成破碎的冰塊。(老實說,那看起來像是屍塊形狀的碎冰,非常……驚人且具有娛樂效果。)

鐘聲響起,Mystique獲勝。

Erik看到Raven向觀眾揮手致意,然後地上的碎冰重組成為一個活生生的Iceman。他回到場上,和Raven握手,擁抱,接著兩人離開擂臺。

在工作人員清理散落在現場的許多冰塊以及重新搭設擂臺的時候,Raven來到Erik的身邊。她看起來神彩奕奕,而那件白色的洋裝又回到她的身上。

「我的表現如何?」她笑吟吟問道。

「很精彩。」Erik稱讚。那似乎讓Raven很開心。

「不過,我很好奇妳為什麼會學這些武術。」Erik又說。

Raven不以為意回答:「我們得保護自己,我是說,變種人。在我們小的時候,大家對變種人不像現在這麼友善。由於Charles和我的能力很早就覺醒,Brian擔心我們平白無故受到攻擊,所以把我們送去學防身術這一類的東西。『在無法使用變種能力的情況之下仍有辦法保護自己』,這也是很重要的訓練,至少Charles是這麼認為的,所以他和我修過一樣的課程,只不過我比他還要厲害就是了……為什麼你看起來這麼驚訝?」

Erik解釋:「大概是因為我很難想像Charles和別人發生體衝突的模樣。」

「那是因為他通常不需要。」Raven誇張地把手放在自己的太陽穴旁,嗤了一聲,「能夠用大腦就能把別人撂倒,幹嘛還要動手?」

「所以這就是心電感應者禁止上場的原因?因為比賽沒有可看性?」

Raven搖了搖頭,「不完全是那樣。」她猶豫了一下,才說:「一個懂搏擊技巧並且擁有實戰經驗的心電感應者,通常是非常難纏的對手。他們可以讀取對手的戰術、預知對方的動作——更不用說,在關鍵的時候還能夠發動精神攻擊。除非和他們對打的人對精神攻擊免疫,否則讓心電感應者上場比賽,這是有違公平性的。」

所以說,真的有人思考過把心電感應運用在實戰的可能性?

Erik還想要多問,卻看到Iceman走了過來,手臂搭上Raven的肩膀。Raven雙眉微蹙,輕輕推開他的手,半開玩笑威脅道:「Bobby,你希望我再把你的手打斷一次嗎?」

Iceman毫不在意回答:「這就是擁有再生能力的好處。」話雖如此,他還是把手收了回去。「不管怎樣,我賺了一筆——我賭妳贏,Mystique,因為妳的賠率比較高,還有妳我都知道我不可你把妳打得滿地找牙。」

Raven挑起眉,「哇,真是有紳士風度。對了,今天怎麼沒看到你的藝術家女友?」

「『前』女友。」他更正。

一個工作人員走來,把Erik帶去一旁的準備區。他們要求Erik不能攜帶任何可被當作武器的尖銳物品上場,但在服裝和護具的方面都沒有做出任何要求。

Erik終於和他的對手打了照面。Colossus,一個身高將近兩百公分的壯漢。他操著帶有俄國口音的英語對Erik打招呼。儘管高壯的他看起來像一堵牆,但他的態度非常友善,一點威脅性也沒有。

Erik發現自己對於上場比賽一點都不緊張——原因並非他的對手是一個友善的巨人,而是因為受過的軍事訓練和服役期間的經歷,讓他對戰鬥一點都不陌生。

Leech來到他們的面前,向他們解釋比賽的規則,並且表示若打鬥延伸到場外、或者他判斷其中一人或兩人都有生命危險,他就會介入比賽,抑制他們的變種能力。

Erik站上擂臺角落,活動自己的手腳,聽著主持人宣布接下來的比賽是「Magneto對Colossus」。他看到Raven在場邊大聲吼著那個愚蠢的外號,他的視線掃過擂臺四周圍觀的臉孔,感覺到自己的心跳開始加速。

一個念頭閃過他的腦海,關於Charles不在這裡讓他覺得很可惜。

他的對手站上擂臺的另一個角落,揮手答謝觀眾如雷的歡呼,然後他「變身」,他全身的皮膚變成銀灰色,同時他變得更高更壯。

Erik感應到了,Colossus的皮膚變成鋼鐵——雖然不是磁性物質,但他知道自己有能力可以控制他的金屬盔甲。

他忍不住咧嘴一笑。

鐘聲響起的瞬間,Colossus衝向Erik。Erik感應到他的拳頭,他使用能力牽引金屬,讓Colossus的重拳揮空。

Erik有預感他會毀了這位大家喜愛的選手的告別賽。


※ ※ ※


回到Charles家的時候已經超過凌晨兩點。

Raven躡手躡腳走進客房,輕輕關上房門。Erik走進Charles的臥房,發現床頭燈仍是亮的,Charles還沒睡,他坐在床上看書。一見到Erik,Charles放下手裡的書,輕聲問道:「你們玩得開心嗎?」

或許是比賽時的緊張和興奮還殘留在他的體內,Erik突然非常想要靠近Charles。他爬上床,在Charles的注視之下,跨坐在他的腿上,然後低下頭吻他。

「我猜這代表你喜歡拳賽。」在他們的嘴唇分開之後,Charles輕聲說道。

「我真希望你在那裡。」Erik不加思索說道。

話一出口,他忍不住對自己感到驚訝。過去他不是沒有碰過令他心動的對象,但他似乎從未對另外一個人有這麼強烈的感覺。

Charles捧起Erik的臉,用一個彷彿永遠不會結束的長吻讓他沒有心思再去處理自己驚訝的情緒。

他感覺到Charles的手伸進他的衣服,輕輕把衣服下襬一點一點往上推。Erik抬起雙臂,讓Charles脫掉他的上衣。

這是離開拉斯維加斯之後他們第一次做愛——也是兩人都在神智清醒的狀態之下的第一次。


15.


A/N:我老是偷偷腦補Raven和Erik是好姊妹。(並不是這樣好嗎!)
本來計畫在這一章處理幾個part1沒講清楚的點,但最後只收了Colossus這條線。受限於篇幅以及我的設定根本就沒那麼詳細(這是真相!),所以這篇不會清楚交代Erik的過去。如果哪天突然又有靈感讓寫了part 4(機率很低,幾乎不可能),到時候再說吧。
至於Raven沒穿衣服的原因,則是因為1)她不想要弄破漂亮的洋裝;2)維持外表的變形需要一定的注意力,那會讓她分心;3)穿不合身的衣服會妨礙她的動作。因此,她沒穿衣服上場……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