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2, 2012

[同人] Being Mutant (17/17)

篇名:Being Mutant (Chapter 17, Epilogue)
作者:janusrome
同人:X-Men: First Class
配對:Charles/Erik
分級:NC-17 for this chapter




17.

任職於安全部隊的期間,Erik不只一次碰過隊友在他的眼前受傷倒地的情況。然而,在這一刻,看到Charles可能受到生命威脅的畫面,令他感到前所未有的驚恐。

強烈的恐懼令他無法思考,無法動彈。在那個瞬間,一切宛若靜止。

事實上,在那超現實的一刻,除了閃爍著紅紫色光芒的數張撲克牌劃破黑暗射向Charles的所在之處,其餘一切皆為靜止。那雙眼睛依然在暗處透著不祥的紅光,而LeBeau依然維持著射出撲克排的姿勢,彷彿有人按下了暫停鍵令畫面停格;Erik覺得自己像是撞上一堵透明的牆——不,那不是有一道看不見的屏障擋在他的前方阻止他繼續前進,而是有一股不明的力量同時扯著他的軀幹和四肢,迫使他止步,同時也將他往後方推。

Erik竭力抗拒,掙扎著想要奪回對於自己身體的控制權。

他眼睜睜看著數張撲克牌穿過Charles的身體,而那個畫面猶如一把利刃插進他的胸口把他切開。

撲克牌分別撞上建築物或路面,炸開。爆炸震波襲向Erik的時候,他恢復對自己身體的掌控。他幾乎沒有感覺到幾塊金屬碎片劃破他的臉頰和手臂,他只想要儘快趕到Charles的身邊,想要親眼確認Charles安然無恙。

Erik衝出倉庫。街上空無一人。沒有LeBeau的身影,也沒有Charles的蹤影。

先是錯愕,然後是疑惑,接著Erik想通了。

那個該死的心電感應者和他該死的心靈投射。

Erik想要大聲咒罵,但他卻發現自己的眼眶有點濕。

他猜想,現在他大概懂喜極而泣是什麼樣的感覺了。

一段距離之外傳來爆炸聲。Erik尋著聲音沿著街道跑過去,看到Raven從地上站起身。

「LeBeau?」他問。

Raven搖頭,抬起頭看向整排建築物的屋頂。「我只知道他在上面,但沒看到他往哪個方向去。」她看起來有點氣餒。

Erik看到她的腳步有點踉蹌,在昏暗的光線底下又看到她的皮膚如同尋常人,他立刻問:「妳也沒辦法使用能力?」

Raven又搖了搖頭。

「是Leech在抑制我們的能力嗎?」

「我不認為是他。」Raven說:「Leech的抑制範圍大約是以他為中心的十碼範圍之內,可是我到現在都還沒看到他。」

Erik再次試著發動能力。無聲無息。他曾經因為過度使用能力耗盡體力,但那個經驗和現在的感覺又不太一樣。「如果那不是Leech,為什麼我們無法使用能力?還有,為什麼LeBeau沒有受到影響?」

Raven聳肩,回答:「我不知道。」她看起來有一點焦躁,「現在我比較擔心的是Char——」

她的話還沒說完,不遠的地方傳來腳步聲,然後是碰撞聲,接著有東西爆炸。Erik和Raven互望了一眼。由於Charles只能在近距離使用心靈投射的技巧,因此他應該就在附近,Erik擔心那可能是Charles本人。

他們兩人幾乎同時拔腿往那個方向奔去。在路燈的照射之下,Erik清楚看到站在街上的人確實是Charles。他的頭髮平常還要亂,而他的臉上有黑色的污痕,不過至少他是站著而且還能夠走動。

Erik感到一種強烈的衝動,驅使他伸出手去碰Charles,確認他是真實的、確認他沒事——然而,當Charles冷靜又嚴肅的目光掃過Erik的臉,Erik稍微抬起的手臂又放了下去。

Charles望向Raven,Erik也隨著他的視線轉頭看著她,發現她的皮膚不知何時變成藍色。「我猜想你們的能力都恢復了?」Charles開口,他的聲音有一點喘。

Erik試著發動能力。的確,現在他可以感覺到附近的金屬物體了。

「你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嗎?」Raven問。

Charles點頭,「我大概知道。不過,那可以等一下再解釋。」說著,他指向倉庫,帶著Erik和Raven又往那個方向那裡走去。

由於能力已經恢復,Erik有種他們三人皆是全副武裝的錯覺。他望著Charles的背影,想知道Charles為什麼會趕來這裡,還有……他是否知道剛才Erik看到了什麼畫面,以及他是否知道那一瞬間Erik突然頓悟了什麼?

他們走進倉庫的時候,好幾個人或站或坐聚集在那裡,其中包括先前倒在地上的傷者,以及終於露面的Leech。

「Gambit離開了嗎?」其中一個人問道。

Charles點頭,然後說:「不過,我無法保證他不會再回來。」

「沒關係,至少我們知道要隄防什麼了。」Leech說道。他把某個看起來像是手機的東西遞給Charles,然後開始講述今晚的事發經過。

Remy LeBeau,綽號Gambit,偶爾會出現在這裡,他對參加比賽沒什麼興趣,通常他是來和他們談生意的——儘管含糊其詞,但Erik猜想那可能是涉及贓物買賣這一類的「生意」。

今晚Gambit來到這裡,照慣例和他們一面打牌、一面閒聊、一面談生意。由於Raven的請託,Bertram傳訊給她,通知她Gambit出現在紐約。但在訊息傳出去之後不久,牌桌上的話題突然轉變,Gambit表明「Mr. Sinister」——據說Essex現在都使用這個名字稱呼自己,而這個名字在地下世界還算響亮,但人如其名,是個大多數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凶兆——想要見Leech一面。那句話讓他們的危機意識高漲,劍拔弩張的緊張氣氛立刻籠罩著牌桌,沒多久雙方就大打出手。

Gambit使用充能的撲克牌和籌碼瞬間擊倒數人,然後快速退開。Leech正要啟動能力抑制對手的變種能力,卻發現自己無法使用能力。他的直覺是某種和他的能力相同的抑制力場存在,因此他趁亂溜出倉庫,盡可能躲在暗處,不斷嘗試發動能力,同時戒備Gambit的遠距離攻擊。

「二十五碼。」Leech說:「在我離開倉庫大約二十五碼的地方,我的能力才恢復。經過毫無聲息的幾分鐘,我陸續聽到幾次爆炸聲,聽起來那像是Gambit的腳步越來越遠,所以我才又回到這裡。」說著,他指了一下方才交給Charles的東西,「一開始這個玩意放在牌桌上,我們都以為這是手機所以沒有多看兩眼。」

Bertram嘟噥道:「我已經把它砸壞了。」

Erik看到Raven從Charles的手裡接過那個裝置,翻來覆去查看了好一會,遞還給Charles的時候問道:「抑制力場?」

Leech頷首,「我從沒看過功率這麼強的抑制力場裝置。」

「這種東西真的存在?」Erik忍不住驚訝問道。

雖然原理與抑制項圈相同,但抑制力場消耗的能量太大,再者變種人不會總是處在覆蓋範圍之內,因此這個裝置的實用性遠低於抑制項圈,在許多年前就被判定為不值得投入資金和心血研發的技術。

「我也很驚訝。」Charles承認,「我第一次看到體積這麼小而且是攜帶式的抑制力場裝置……你介意我把這個裝置帶走,讓別人分析嗎?」

Leech搖頭,「當然不介意。」他側過頭聽著逼近的警車聲,匆匆對Charles說道:「抱歉,教授,雖然我們很感激你們趕過來,但我想你們最好還是趁著警察到這裡之前離開,畢竟,牽扯到『名人』,對我們而言都是負擔。」

「當然。」Charles點頭同意,「如果你們需要任何幫忙,請不要客氣聯絡我。」

在那之後,他們倉促離開倉庫,回到Raven停車的地方。Erik看到警車從他們身邊呼嘯而過,沒有人多看他們一眼,他猜想大概是Charles使用了心靈暗示的技巧。

「你有讀到LeBeau的心嗎?」Raven問。

Charles頷首,「有一個短暫的瞬間。」

「和Essex有關係嗎?」

「我想是的。」Charles說:「雖然我無法確定,但我猜想Essex想要透過研究Leech的能力改良抑制力場的裝置,畢竟這種裝置的原理就是Leech的能力。」

「那麼他知道Essex到底在哪裡嗎?」

Charles搖頭,嘆了口氣,「我想這個問題連他也不知道。」說著,他把已經故障的裝置遞給Raven,「妳可以幫我把這個送去給Hank嗎?我想他會有興趣知道有人在研究這種東西。」

「沒問題。」Raven點了點頭。她看了Charles和Erik一眼,眉頭微蹙,「我想,你們今晚還是不要回去Sharon那裡比較好,你們受傷的樣子會嚇到她。」

Erik瞄見Raven身上的擦傷已經消失,果然這是擁有自我療癒能力的優勢。

「……有道理。」Charles回答,同時若有所思地看了Erik一眼。他的眼神有點晦暗。Erik好奇此刻他到底在想什麼。

「這樣吧,我去Sharon家接David,然後直接到你的公寓碰頭?」Raven提議。

「那就麻煩妳了。」Charles同意。

Raven駕車離去之後,Charles示意Erik跟上他,「我把車停在比較遠的地方,因為我需要一定的專注力才能做心靈投射,所以我就乾脆把車停在路邊。」

「我……沒有想到你會跟來。」Erik說。

「我總覺得不太放心,所以你們出門之後沒多久我就決定跟來。」Charles說:「我擔心Raven嫌我小題大做,所以沒有先通知你們。然後,在半路上就感應到不太對勁。」他別開臉,彷彿在迴避Erik的目光,「我……對你的心靈保持了一定的關注,所以一感應到你些微恐慌的情緒,我就立刻用心電感應和你通話。你說你沒辦法使用能力,起初我猜那是Leech的緣故,所以我決定暫時不要靠近倉庫,而是使用心靈投射的方式。只不過,我沒有想到LeBeau剛好在那個時候現身。」

回想起那一幕,就算知道那不是「真的」,Erik依舊感到心有餘悸。「那個時候,你用能力同時凍結住LeBeau和我?」他問。

「嗯。」Charles點頭,「我沒辦法一次使用多種能力,所以我解除了投影——然而,我擔心你一時之前沒能理解那只是影像而不是實體,所以才用能力拉住你。結果你和LeBeau都掙扎得很激烈,尤其是你,所以沒多久之後我就鬆開對你們的掌控。」

所以,當時發生的事是這樣?

「LeBeau的能力不受影響,是因為他一直待在抑制力場的範圍之外的緣故嗎?」Erik再問。

「我想是的。」Charles回答:「他透過皮膚接觸讓物體的分子加速——也就是認識他的人所說的『充能』——再把充能的物體射入抑制力場範圍之內的對手,這個手法還滿聰明的。然而,就像Leech所說的,這個招數只要使用過一次,以後他們就知道應該要防備什麼了。」

他們來到Charles的車旁,分別坐進車裡。在回家的路上,Erik問道:「Charles,你認為Essex研發抑制力場的目的會是什麼?這種東西遠不及抑制項圈實用,而且若碰到能夠使用遠距離攻擊的變種人,這個裝置簡直毫無用武之地。」

「我也不知道。」Charles承認,「然而,如果他可以大幅度改良裝置的功率,並且使用在……封閉的場所,基本上他可以創造一個變種人無法使用能力環境。」

「用來囚禁變種人?」Erik問。問題說出口的同時,那個臆測讓他感到有點不適。

「或許。」Charles喃喃回道。

在那之後,一路上他們保持沉默。

接近Charles的公寓時,Erik的手機響了。Raven傳了一條訊息給他:David已經睡了。今晚我會留在Sharon家。告訴Charles明天再來接他。

Erik向Charles轉述簡訊的內容,看到Charles一面停車,一面不置可否應了一聲。Erik有點好奇Raven為什麼不直接告訴她的兄長,而是傳簡訊給他。

走進家門,Charles說他要先打電話給Sharon,然後他走進廚房。Erik瞪著他的背影,轉身走向臥房。這是一個星期以來他和Charles第一次有機會單獨相處,但他不知為何覺得有點尷尬。他猜想他應該對Charles說些什麼。解釋?道歉?……說真的,他很不擅長這種事。

Erik踏進浴室,對著鏡子檢查身上的傷口。刮傷和瘀青,遠不到Erik認為頭破血流的程度,但若讓Sharon看到他這副模樣,恐怕還是會擔心不已。

處理好傷口之後,Erik回到房裡。才剛換下上衣,他就看到Charles走進臥房。Charles快步走向Erik,他的臉上沒有半點笑容。在Erik開口之前,Charles伸手扣住Erik的後腦勺,嘴唇壓了上來。一個猛烈、迫切的吻。

Charles?

Charles沒有回應,而是一把將Erik推到床上,依舊激烈的吻沒有中斷的期間,他迫不及待扯開Erik身上尚有的衣物,皮帶,釦子,拉鍊,他的長褲被Charles一把拽下。

在內心深處,Erik有一點被這樣的Charles嚇到了。他認識的Charles是一個溫柔的情人,而他對待Erik的態度始終是溫柔、堅定、有耐心——就算是在他們之間最激烈的性愛,Erik依然感覺得到Charles很關心他的感受、在乎他的反應。

但現在,Erik覺得Charles似乎失去了昔日的自制。

以往,Charles會含笑注視著Erik,他的動作會帶著幾分嬉戲,而他享受Erik的慾望一點一點被他挑起的過程——然而,此時Charles的每一個觸碰都帶著目的明確的意圖,不像是在取悅他,反倒像是帶著一點迫使意味的挑逗。他瞭解Erik的身體,知道他的喜好,知道如何讓他停止思考。

Erik非常想念Charles,尤其在這個晚上,在那個令他差點……喜極而泣的時刻之後,他想要觸碰Charles,想要確認Charles就在他伸手可及之處。他解開Charles的襯衫,一手貼上他的心口,另一手按住他的臀部,把他壓向自己,讓他們兩人的下身貼在一起。Erik聽到Charles在他的嘴裡發出了模糊的呻吟,這讓他更加興奮。

Charles的動作變得較為輕緩,然後,他們的嘴唇終於分開。他撐起上半身,注視著Erik,指尖輕輕拂過Erik的臉頰,彷彿在檢查他臉上的傷口。

為了不明的原因,Erik不太喜歡Charles碰他的傷口。他原本想要閃躲Charles的手,但心念一轉,他側過臉,輕輕咬住Charles的手指,伸出舌頭捲住,含入口中吸吮。那個動作似乎引燃了某些Erik沒有預期到的反應——又或者,那正是他預料之中的反應——在那之後,Charles沒有浪費任何時間,他從床頭櫃翻出保險套和潤滑劑,乍看之下他們又回到之前的一貫模式。

在稍嫌倉促的準備之後,Charles一點一點緩慢推入Erik的身體,然後靜止。Erik睜開眼,看到Charles竟然用一種混合著絕望的殷切期望神情注視著他。

「請不要離開我。」Charles低聲說。他聲音有點沙啞。

「我不會離開你。」如同反射一般,Erik立刻回答。

看到Charles未被說服的神情,Erik忍不住抓住他的手,放上自己的太陽穴,「我不會離開你。你可以讀我的心。」

Charles怔怔望著他,好半晌沒有說出任何一個字。終於,Charles闔上雙眼,當他的嘴唇覆上來的時候,Erik感覺到Charles的心靈也襲向他,緊緊貼著他的意識。擔心、恐懼、占有、執著,強烈的念頭伴隨著強烈的喜愛情感滲入他的顱內,在此同時Charles的身體一次又一次深入他的體內。

Erik可以感覺到Charles的身體壓在他身上的重量,Charles的心靈壓上他的心靈的重量,還有Charles在他的體內沉甸甸的重量。

超越身體感官、太過強烈的快感令Erik幾乎無法呼吸。他大口喘著氣,如同溺水之人,唯恐自己會在情意和歡愉之中沒頂。

高潮來得又急又快,在他還沒有意識到的時候,他的思緒已經一片空白。

等到Erik回過神,他看到Charles撐著身子望著他。Charles的臉上已經沒有稍早的厲色,而是他一貫的溫柔和迷戀。Erik抬起手,用手指輕輕碰了一下Charles的臉頰,Charles朝他微笑,低下頭,讓嘴唇印上他的眉心。這個動作令Erik低聲呻吟,因為Charles依舊在他的體內,而且他依舊堅挺。

Charles把頭埋在他的頸間,好半晌沒有任何動靜。起初Erik有點疑惑,接著他瞭解到Charles在等他,給他時間讓他恢復。

本質上,Charles還是Erik認識的那個溫柔的情人。

一種溫暖的情感在他的胸腹之間急速膨脹。Erik握住Charles的手,讓他們的手指交扣,然後他稍微抬起腿,用膝蓋碰了一下Charles的腰——即使這個動作牽動了他的身體,讓他忍不住輕顫——他示意Charles可以繼續。

Charles眷戀地親了一下Erik的嘴唇,然後才撐起自己,跪在Erik的雙腿之間。他的手掌貼在Erik的膝蓋後方,把他的雙腿壓向他的胸口,讓他自己能在Erik的體內埋得更深。

Charles開始緩緩抽送,他的動作很小心,卻也很故意,每一個抽送都擦拂過那個特定的位置,在他高潮過後仍太過敏感的身體裡,太過尖銳的快感激起愉悅也帶來痛苦。Erik想要咬緊牙,卻發現凌亂且細碎的呻吟不斷地從他的嘴裡被擠出來。最後,Charles俯下身,吻住Erik的唇,在他的嘴裡發出類似嘆息的長長輕哼,然後一切歸於靜止。

Erik發現自己喜歡這一刻——勝過於他自己高潮的那個瞬間。


※ ※ ※


Erik是被來電鈴聲吵醒的。然而,在他清醒過來的時候,他注意到的其實是水流的聲音。他知道那是Charles在浴室沖澡。

他看到那是Charles的手機,而來電的人是Sharon。Erik思考了一下,然後接起電話。

Sharon認出他的聲音,對他說,她想知道Charles什麼時候會去接David。Erik說他會轉達,然後通話結束。

Erik在床上坐了起來。他發現經過昨夜,比起肌肉痠痛,他的身體更明顯的不適其實是頭痛。看來Charles做的事可能對他的大腦有點負擔。

Erik走向浴室,敲了一下門板。

沒鎖。Charles回答。

Erik打開門走進浴室。Charles推開淋浴間的門,他全身濕漉漉的,水滴不斷從他的頭髮和肌膚落下。儘管偏頭痛非常惱人,但Erik依然感覺到Charles的吸引力。「Sharon問你什麼時候會去接David。」他說。

Charles點了點頭,「我馬上就過去。」他赤身裸體站在Erik的面前,說:「抱歉,Erik,昨晚我有點失控。」

「失控?」Erik忍不住揚起眉,調侃道:「你真的很擔心我,對吧?」

「是呀。」Charles毫不猶豫回答,「我真的很擔心你。」說著,他伸出手輕拍了一下Erik的臉頰,「我真的很擔心你。」他重申。他的聲音很輕,臉上沒有半點笑容。

然後他走過Erik身邊。Erik轉過頭,看著Charles一絲不掛走進臥室,擦乾身體,開始穿衣服。

Erik靜靜注視著他。

某些話昨晚他一直找不到機會對Charles說,不過他猜想日後絕對還有機會——更何況,他猜想Charles大概已經知道了。


Epilogue


走向街角的咖啡店的途中,Charles一直回想起昨晚的畫面。

盥洗之後,他打了通電話給他的母親,結果Sharon建議他和Erik乾脆來她家吃中餐,因為Raven難得也在紐約,他們一家人應該找時間多聚一聚。通話結束之後,Charles覺得自己需要一點新鮮的空氣,所以他披上外套,走到街上。

今早他對Erik說他失控了,而昨晚他確實失控了。等紅綠燈的時候,Charles強忍著想要用頭撞金屬號誌杆的衝動。他不應該那樣對待Erik。

他最喜歡Erik的一點在於Erik是一個他可以暢所欲言的對象,因為Erik能夠理解。Charles一直都很小心使用自己的能力,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有那種程度的接納。

想和心電感應者交往的人其實不多。一夜情,或許;但長久的關係?那個主意就讓人卻步。畢竟每個人都有不想讓別人知道的事,希望能夠保有屬於自己的一點隱私或祕密,而那種東西一旦碰上心電感應者,似乎形同不存在。

今年Xavier學校的夏令營結束之後,Charles在他們的新家後院辦了一場烤肉派對,邀請Xavier學校的老師(其中大多數都是Charles從他們還是青少年時期就認識的)。在幾瓶啤酒之後,有一些關於和心電感應者交往的笑話紛紛出籠。沒隱私、緊迫盯人、超級跟蹤狂、傳說中的「心電感應性愛」——甚至於,「精神出軌」這種話題都有人提及。

Charles悄悄觀察Erik的反應,擔心在他的眼裡看到厭惡。然而,Erik只是微笑回望著他,彷彿他完全瞭解Charles的憂心,而他正在告訴Charles,他一點都不需要擔心。

Charles抗拒想要把在場所有的人凍結在原地的衝動。他牽起Erik的手,把他拉進廚房,壓在冰箱門前瘋狂親吻他。若非後院還有客人以及David也在家裡,Charles猜想他絕對會做出超越親吻的舉動。

他從來沒有和Erik討論過「未來」的事。Charles知道Erik原本只是來調查Shaw,他的調查結束之後就會離開。雖然Raven和他一直在想辦法留下Erik,但Charles不敢太有信心,不敢完全不去考慮Erik離開的可能性。

在Erik只留下一張他媽的字條然後消失的那個星期,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如坐針氈。過去幾個月Erik和他以及David一起生活,他的生活空間裡面滿滿都是Erik的身影,他完全不敢去想像萬一Erik一去不復返,他的生活會變成什麼德性。

直到昨晚Erik終於回來了。

Charles知道他不希望Erik離開。一想到他可能失去Erik,那讓他幾乎失去理智。

他猜想他得和Erik好好談一談這件事了。

當Charles提著早餐走回公寓的時候,他的手機響了起來。他有點詫異看到這張頭像。

「早安,教授。」

「早安,Jean,發生了什麼事嗎?」

「沒有急事,請放心。」Jean說:「我只是想要通知你一聲,我們接到一份教職申請,雖然申請人的……經歷有點爭議,但基本上他符合申請的條件。」

「哦?」Charles隨口問道:「需要我出席面談嗎?還是你們需要Raven幫你們做背景調查?」

Jean輕笑,「如果你認為有必要的話。」她說:「那我就先把資料傳給你?」

「沒問題。」

在那之後,他們隨口聊了起來。等到Charles必須騰出手拿鑰匙開門的時候,他們才結束通話。當Charles走上樓梯,來到家門口,他的手機提示音響了,顯示有新的電子郵件。看來Jean的動作很快。

他回到的公寓,直接走進廚房,把他們的早餐放在餐桌上,然後才掏出手機檢視郵件。

申請人的名字令他又驚又喜,他必須再三確認自己沒有看錯。

他聽到腳步聲,抬起頭,看到Erik站在廚房門口。

Charles忍不住笑著問道:「Erik,為什麼你沒有告訴我,你申請了Xavier學校的教職?」




The End




A/N:這個故事的動機非常單純,就只是因為我想看一個「變種人不是祕密,他們和人類一起生活。雖然世界不完美,仇恨和暴力依然存在,同時變種人的能力還衍生出新的犯罪類型,以致於衝突從來沒能真正消失。然而,在這個不完美的世界裡,所有的人都是這樣生活著。」的故事。因此,我就寫了。

曾經提過,這個故事還在擬定大綱、尚未實際動手之前,這個構想就被我直接放棄了——至於放棄的原因,不是別的,正是因為我看了Pookaseraph的MCIS系列。雖然在這裡推文有點怪,但我真的非常喜歡那個AU系列,很多關於變種人的點子都非常棒!大概在去年底的時候,我讀到了那篇文,看到Pooka已經用更漂亮的手法呈現了我的一些還不成熟的想法,所以我直接把寫下的設定和草稿收起來,不打算再寫下去。

在那之後過了差不多半年,等到我正在寫條紋衣男孩AU的時候,某天因為太過苦悶,所以寫了這個故事原本的結局(就是那段肉XD)——只不過,寫完之後我又把那個片段丟到一邊,然後逐漸遺忘。一直到幾個月前寫完拍電影AU、三十天挑戰以及die Unstimmigkeit的意外短番外之後,我才開始認真思考,或許該把這個構想重新翻出來好好想一想,試著完成看看,否則再這樣下去大概永遠都不會寫了。

我知道自己無可避免會受到MCIS系列的影響,所以在動筆之前又看了一次(請讓我再次推薦那篇精彩的文!),試圖將自己的構想和那個系列做出明顯的區隔。因此,我差不多捨棄了原本預定的犯罪調查案件文,而將這篇的定位改為描述「變種人與人類共存的世界」的樣貌;故事的雛形從描述變種人衍生出的犯罪案件,變成著墨在國際組織與政府門為了因應變種人而制定的政策與制度,以及和變種人有關的仇恨犯罪、工作、教育等議題——說穿了,基本上就是想到什麼就寫什麼,所以這個故事到了中途就變得非常凌亂且焦點模糊,必須多次修大綱才能讓劇情連貫。

part 3的標題來自‘Land of Confusion’的歌詞:

There's too many men, too many people

Making too many problems

And there's not much love to go around

Can't you see this is a land of confusion?

This is the world we live in

And these are the hands we're given

Use them and let's start trying

To make it a place worth living in

雖然這個AU在設定上比較輕鬆,不過這個世界依然存在許多需要改善的現況,以及層出不窮的新問題被製造出來。這篇的Charles和Erik雖然不是變種人的領袖,但他們都是願意使用自己的雙手試圖讓這個世界變得更適合居住的人。

非常感謝大家看完了這個亂七八糟、眼高手低、完成度又低的故事。現在我都不太好意思大聲說,最初最初,在這些複雜的想法逐漸形成之前,我唯一的怨念就只有:「我受夠了Genosha統治者老萬監禁教授的設定了!我要報復社會!我要寫一個變種人和人類共存的社會!老萬是一個被許多國家通緝的恐怖分子,教授以庇護之名行監禁之實,用心靈的束縛把老萬監禁在他的豪宅!然後在他的床頭櫃上放一本《永恆之王》逼他裸體朗讀!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