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25, 2014

[同人] Chuck Versus the Internet

篇名:Chuck Versus the Internet
作者:janusrome
同人:Pacific Rim
配對:Chuck/Herc
分級:R
聲明:I don’t own these characters.

簡介:21 and Retired side-story. Chuck求助萬能的網路,想知道他該如何追求Herc。
字數:約4,000
警告:father/son incest, crackfic.




他牽著Max,目送老爸走向機場的安檢門。

Herc沒有回頭,但Chuck一點也不在乎,他才不需要那些小動作來確認老爸的心意。呃,好吧,他承認如果老爸再回頭看他一眼他會很開心,不過老爸沒有回頭那也沒關係——

啊,老爸回頭了!

Herc朝Chuck點了點頭,他的表情很溫和,嘴角噙著微笑,接著他的背影消失在Chuck的視線之外。

Chuck差點沒抱起Max在原地轉三圈。他的心情很好,一路哼著歌從機場開車回到住處。Herc已經下定決心了,他知道,所以現在他也該下定決心了。Chuck決定他會在家鄉等Herc從香港回來,但直到此刻他才真正開始思考:他到底希望這段關係往哪種方向發展?

他確定自己始終想要Herc,而現在他已經學到他應該為Herc著想,為了他們兩人他會小心行事。另外,Chuck還希望Herc不要再用看待小孩子的態度對待他。

Herc回香港之後,Chuck開始定時和他的父親通話,他提醒自己,好不容易他們之間有了轉機,他千萬不能因為分隔兩地而不小心失去Herc。

等待了許多年,Chuck認為這一切都值得。最初那幾年,除了性慾之外他幾乎什麼都沒辦法想,他總覺得如果他不碰Herc,不斷壓抑的性衝動和渴望令他隨時都有爆炸的危機,但他卻從來沒想過後果,想過一旦他碰了Herc之後他們的緊張關係會變成什麼樣。他僅只單純地想要把手放到Herc身上、想要滿足他自己的慾望,至於其他的,Chuck根本不敢去想,也無從想像。

現在他已經脫離青春期了,他比過去那幾年都想得更多——至少,Chuck如此認為。

十一月初,Chuck飛去香港看PPDC在戰後的轉型近況,和昔日的戰友們敘舊,以及陪他老爸過生日。等他從香港回來,Chuck改了說詞,每當別人問起時,他不再自稱單身,改回答現在已經有了對象,只不過對方人在國外。

到了這時,Chuck有了新的煩惱:他要如何追求Herc?

關於如何追求心儀對象的主題,隨便一搜就能找到成堆的書籍或網路文章,但Chuck認為那些都不太管用,畢竟他要追求的對象不是男朋友或女朋友,而是他的老爸。

於是,Chuck做了一件許多人都會做的事——他打開網頁瀏覽器,在搜尋引擎鍵入關鍵字「HOW TO DATE YOUR DAD」。

很遺憾,搜尋的成果非常有限,「如何和單親爸爸約會」以及「如何和離婚的爸爸約會」,這是他搜到最多筆卻又沒什麼幫助的資料。令Chuck有點詫異的,他意外找到一些「suger daddy」的討論,但那同樣也沒有什麼幫助。

不過Chuck沒有放棄,他換了另外幾組關鍵字繼續搜尋,也讓他意外找到一些他沒看過的東西。「DAD/SON RELATIONSHIP」可能是親子的關係,也可能是年長男人和年輕男子的同性情侶,或甚至是角色扮演的成人網站。Chuck瞪著網頁上的圖片,壯碩的中年男子把老二塞進削瘦年輕男孩的嘴巴或屁股,底下還附上簡短的一行敘述,什麼教訓或懲罰或獎賞這類的……Chuck眨了眨眼,默默關閉分頁。他不否認那些照片或影片看起來相當火辣,但他不確定Herc會喜歡這種幻想,喔見鬼,他自己也沒特別喜歡。

後來Chuck陸續逛了一些論壇,漸漸地他發現自己偏好的類型大概是年紀和Herc差不多、身材和Herc一樣好的中年男性。究竟是Herc剛好是他喜歡的類型?還是因為Herc的緣故他才會喜歡那種類型?這點Chuck就不清楚了。

網路上能找到「father son fetish」的性幻想討論串或色情小說還真不少,但真正的父子性伴侶關係該如何經營,卻沒有任何工具書可以讓他邊看邊做邊學習。

Chuck知道在許多年齡差距大的情侶身上,年長者通常扮演如同父親的照顧者角色,不論是經濟還是情緒的層面,但Herc……在Herc錯過他成長的那些缺席歲月中,他早已學到不去依靠他的父親,當時他唯一期望的只有得到父親肯定他的價值,以他為榮。至於現在,雖然Chuck還沒完全想清楚,但他肯定他想要的絕不是Herc對他的單向照顧,否則Herc永遠都只看到Chuck是他的兒子,沒辦法看到更多的可能性。

沒多久,十二月到了。去年此時他們正忙著處理雪梨碎頂基地關閉,機甲和工作人員派往香港的大大小小事宜,但今年的光景截然不同。街上瀰漫著濃濃的過節氣氛,戰爭結束似乎讓每個人都找到了大肆慶祝的正當理由。

Chuck不太想一個人過節,他考慮著去登記當消防義工,炙熱的聖誕假期幾乎每年都有森林火災的新聞,消防隊不會拒絕多一個幫忙的人手。正當Chuck開始思考該把Max托給誰照顧時,Herc卻通知他,說他臨時決定回家過節。

在Chuck還沒歡呼之前,Herc又說:「我邀了Mako。」

「……喔。」

Chuck不否認他有一點點失望,畢竟Mako來到他們家,他就不能和老爸共度只有兩人的火熱假期了。但轉念一想,Pentecost不在了,剩下Mako孤零零一個人……「當然沒問題,」Chuck立刻說:「我們有兩間臥室,你可以睡我房間,她可以睡你以前的房間。」

Herc繼續道:「還有我也邀了Raleigh——」

「什麼?」不等Herc說完,Chuck忍不住咆哮道:「你還不如把所有人都帶來我們家算了!」

然而他的大聲抱怨只換來了他父親的微笑。


※ ※ ※


Herc有點擔心Chuck可能會不大高興——他的兒子絕對會歡迎Mako,不過Raleigh可能會碰到一些問題,但Herc可不想把昔日戰友孤單一個人留在香港。

他是個幸運的人,Chuck回到了他的身邊;然而Mako就沒這麼幸運了,Mako再一次失去了她的家人,儘管她是個勇敢又堅強的女孩,但Herc知道她和他一樣想念Stacker。Herc邀請Mako和他一道返鄉過節,然後他想起Raleigh沒有在世的親人也沒聽說他計畫回美國過聖誕假期,所以他也向Raleigh提出邀約,把他一起帶回澳洲。

Chuck牽著Max來到空軍基地迎接他們,一見到他的父親和兩位戰友,他鬆開牽繩,讓鬥牛犬快步衝來,Max猛搖尾巴繞著他們三人打轉。

帶著兩位客人回家的過程比Herc預想的順利,儘管先前Chuck抱怨了幾句,但實際見面後他對Raleigh還算客氣,唯一的小插曲只有Chuck幫Mako背起行李袋,帶著她走進整理過的空房,一面對她說:「如果妳不想和Raleigh共用房間,直說無妨,反正天氣這麼暖和,他可以睡客廳的沙發。」Mako聽了,掩著嘴輕笑,然後她告訴Chuck,她不介意和Raleigh共用房間。

安頓好了客人,Chuck領著Herc在屋裡四處走動,他講的都是瑣事,比方這幾個月以來他在房子裡做了哪些更動,或者家裡有什麼東西擺在哪裡。Herc注意到廚房和冰箱裡有足夠四人度過假期不需再外出採購的食物。

Chuck變了,和一年前那個衝動又莽撞的年輕人幾乎判若兩人,以往的Chuck只有武裝自己的傲慢自大,但現在他似乎有了真正的自信。

從前的Chuck總是想要證明自己足夠優秀,值得活下來,但現在的他貌似已經擺脫了那個心魔。雖然現在的他看起來依然想要證明些什麼,但他不再被陳年的傷痛束縛。

平安夜這晚,他們四人在後院烤肉。這棟房子是以前雪梨碎頂基地的宿舍,附近鄰居多是昔日PPDC的成員。他們見到PPDC的元帥Herc Hansen坐在戶外,雖不是每個人都大喇喇走過來和長官攀談,但整晚院子裡的訪客來來去去,他們度過了一個熱鬧的夜晚。

時差和長途飛行令Herc疲憊不已,還不到午夜,他就丟下還在喝酒聊天的Chuck、Mako和Raleigh,對那三位才二十多歲的年輕人道晚安,說他想要早點休息。他沖了澡,換上輕便的短袖和短褲,走進Chuck的房間,掩上房門,熄掉大燈,才躺上床沒多久他便迷迷糊糊睡著。

Chuck走進房間的時候Herc醒了過來。他聽到他的兒子動作很輕,輕輕扣上房門,在黑暗中緩步走向床鋪。Herc點亮床頭燈,燈光雖然不亮但刺得他一時間睜不開眼,他不想讓Chuck在房間裡碰碰撞撞。

「Mako和Raleigh?」他問。

「他們都休息了。」Chuck低聲回道,然後他坐到床邊,低頭看著Herc。「嘿,Dad,我……」

Chuck看起來一臉緊張,Herc不禁感到好奇,「嗯?」

「我……我希望你別再把我當作小孩子看。我會照顧你。」

Herc愣了一下,接著他才會意過來——Chuck說的是他想要相較對等的關係。

他不知道他的兒子為何緊張,不過他點了點頭。

Chuck咧嘴一笑,彎下身親吻他。猛烈,灼熱,不留給兩人任何喘息的空間,彷彿他一整天在客人們面前安安分分,等的就是這一刻。Herc伸手按住Chuck的後頸,Chuck則撩起Herc的上衣,掌心貼著他的腹部游移,來回撫摸了好一會,然後往下伸進褲子裡。雖然Herc的睡意還沒完全消失,但他感覺到欲望逐漸甦醒。

Herc鬆開手,稍稍推開Chuck,「現在不是一個測試房間隔音的好時機。」

Chuck抽回不安分的手,但他旋即低聲笑道:「那我們得小聲點。」

Chuck脫去Herc的上衣,拽去短褲,接著他飛快脫去自己的外衣,只留下內褲。他跨坐在Herc的腰側,讓兩人的下身相碰,然後他開始貼著Herc緩緩移動,隔著布料摩擦他們發硬的陰莖。

緩慢的節奏,他們的嘴唇緊緊相黏沒留下一絲空隙,將壓抑的呻吟堵在對方的嘴裡。快感累積得很慢,但他們一點都不急,他們有一整晚的時間——

突然床架發出響亮的吱嘎聲。

他們同時停止動作。

Herc睜開眼,看到Chuck露出混雜著驚訝和不好意思的表情,沒有說出聲的「哎呀」停留在他嘴唇上。Herc忍不住笑了,他的笑聲惹得Chuck也跟著笑了起來。

笑聲止住後,Herc抬眼注視著趴在他身上的Chuck。之前他幾乎沒有在親密的時刻仔細端詳過Chuck,因為他經常感到彆扭。

這一刻他終於感覺到,Chuck既是他的兒子,同時也不只是他的兒子。

他眼前這位年輕人和他記憶裡或他想像中的Chuck不完全相同。

他根本不知道他們到底有沒有什麼規範或是共識,但現在他不在乎。

Herc抬起頭,給了Chuck一個懶洋洋的吻。「繼續。」他說。

Chuck微微一愣,他露出不懷好意的咧笑。他的雙眼牢牢盯著Herc,一點一點往後退,改變姿勢,跪在Herc的雙腿間。當Chuck低下頭,隔著那層薄薄的布料含住他吸吮舔弄,Herc連忙用拳頭堵住自己的嘴,以免他發出可能引起別人注意的呻吟。


※ ※ ※


他們懶散地度過了戰後的第一個聖誕節。先帶Max出門散步,然後帶著Mako和Raleigh一整天在市區以及市郊看知名的景點,才不枉費他們大老遠來到澳洲。

隔天是節禮日,但他們四人對購物興趣缺缺,根本不想去商場人擠人,於是他們決定這天留在家裡休息。

中午過後,電視臺直播墨爾本的節禮日對抗賽,Herc站在廚房門口,詫異地看著Chuck對Raleigh講解板球規則。他已經很多年沒有和兒子一起看過板球賽了,也不知道原來Chuck對板球感興趣。或許是Chuck回來之後,才和新認識的朋友或同事一起看球賽的?

「抱歉,闖進了你和Chuck的假期。」

Herc轉過頭,發現Mako站在他身旁,她看起來有些不安。他連忙說:「不,別這麼說,妳和Raleigh能過來陪我們,我們都很開心。」

「謝謝。」Mako淺淺一笑,接著又說:「Chuck回到這裡,似乎過得很不錯。」

「是呀。」

「當他告訴我,他決定要離開香港的時候,我想,他一定出了什麼事,因為他是我認識的人當中,最不可能離開的人。Jaeger是他的全部,他不會離開PPDC。」Mako頓了一下,繼續說:「不過,也許他是對的。就算他留在香港,也沒有Jaeger可以讓他駕駛了。所以,如果他繼續留任PPDC,搞不好會很失落。聽到他一個人回到澳洲,本來我也替他擔心,但現在看到他的樣子,我不擔心了,相反的,我替他感到高興。」

Mako柔和的語調和笑容讓Herc覺得很溫暖,他微笑回道:「謝謝。我也是,我也替他感到高興。」

Mako走回客廳加入那兩位大男孩,Herc仍站在原處,靜靜看著他們。他突然萌生了留下來的念頭,想要和Chuck留在家鄉,不想長年駐在香港。

或許,等到轉型後的PPDC上軌道之後,也輪到他退休了。

Herc沒有走進客廳加入觀看球賽的行列,反之他來到Chuck的房間,坐到電腦前,打開信箱瀏覽公務相關的信件。

待辦事項都處理完之後,關閉網頁瀏覽器之前,Herc突然有一點好奇,想知道他的兒子平常都看了些什麼。

通常Herc不會刺探Chuck的隱私——畢竟他們有將近五年的時間是Jaeger搭檔,Drift讓駕駛的祕密在搭檔眼裡無所遁形,某方面而言成為搭檔意即在對方面前沒有隱私——但現在,他有那麼一點點想知道Chuck的興趣和休閒嗜好……

三十分鐘之後,Herc臉色發青瞪著螢幕,然後他動手清除瀏覽器的歷史紀錄,以免家裡兩位客人借用電腦時發生慘劇。

……這小子到底都看了些什麼啊……




The End


A/N:這篇踩到了隱私和個人界線的問題。老實說,Herc和Chuck這對父子檔讓我最好奇的,正是這點,親子之間和手足之間的距離和界線是不一樣的。有些話題或者共享的範圍可以擴及兄弟姊妹,但若把對象代換成父親或母親,就會變得很奇怪。

因此,我稍稍煩惱,「爸爸」借用兒子的電腦發現奇怪的東西,這到底是不是雷點?我想,因為這篇的Herc和Chuck還在親子關係和交往關係的角色中間轉換,所以我希望多少觸碰到這的問題。(不,我想重點應該是Chuck你這個笨蛋,逛謎之網站的歷史紀錄要定期刪掉啦!不然就是設個訪客使用者帳號給你老爸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