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10, 2016

[同人] Paternity

篇名:Paternity
作者:janusrome
同人:Pacific Rim
配對:Chuck/Herc
分級:PG-13
聲明:I don’t own these characters.

簡介:Another Hansen的後續,Hansen家的父親節。
字數:約4,000
警告:father/son incest




父親節是一個很遙遠的節日,打從Chuck十歲那年,這個節日就與他絕緣。

戰時,Herc和他幾乎不跟對方說話,而隨著派駐在不同國家,無論父親節的日子是九月的第一個星期天,抑或六月的第三個星期天,Hansen家都不曾有什麼慶祝的活動。在他成為Herc的搭檔之後,情況也沒有變化,由於那個節日從未影響他們的戰鬥訓練,而在Drift裡,Chuck甚至沒有察覺到Herc對此節日有任何期待。

戰後,Chuck獨自回到澳洲,他的父親則留在香港。儘管這年冬天他們的關係有了突破性進展,但九月過了一半Chuck才猛然想起他忘記父親節那回事。

隔年,Herc退休回到家鄉,父子兩人忙著適應各自的新生活,Chuck一面在空軍基地工作,一面準備搜救員考試;Herc積極參與轉型後PPDC的各種公關活動,並且加入社區巡守隊,繼續為保護大眾貢獻一份心力。那段日子⋯⋯Chuck相信他從沒過得如此瘋狂,他們幾乎逮到機會就在宿舍裡做愛,彷彿他們想要把禁慾那幾年錯過的全數彌補回來。

第三年,他們有了Paula。

起初Chuck不怎麼喜歡家裡多一個人的念頭,撇開他壓根不知道該如何和七歲女孩相處,一旦她來到Hansen家和他們共同生活,Chuck再也不能興致一來就把手伸進Herc的褲子裡。儘管如此,Chuck總不可能對Herc說「為了我們的性生活,別讓那個戰爭孤兒進我們家門」這等泯滅人性的話吧?

他們徹底打掃住處,清空原本堆放雜物的小房間,重新粉刷牆壁,並且添購了新傢具,床舖、衣櫥、收納櫃、書桌椅等,將空房佈置成兒童房。

約定的日子到了,父子二人坐在門前的臺階,等待社工載Paula前來。Chuck兩眼發直瞪著街道,忐忑不安抱怨說:「誰曉得該怎麼和小女孩相處啊?」

「你小時候和Mako是怎麼相處的?」Herc反問。

Chuck立刻回答:「她不一樣。」

Herc微微一笑,「我相信你會沒問題的。」

「你對我可真是有信心。」Chuck沒好氣回了這句。

不過,事實證明Herc說的沒錯,經過大約兩星期,Chuck就習慣了Paula和他們住在一起的生活。

最初,Chuck和Paula的互動只限於他牽Max出門散步時帶著她同行,等到那位精明的小女孩發現Chuck的沉默寡言是因為他經常不知道該說什麼,而不是他不喜歡她,Paula開始在散步時對Chuck說任何事,學校、同學、朋友、老師、教練、中途之家、醫院、鄰居、寵物、白日夢……

Hansen父子輪流接送Paula上學,Chuck陸續認識了Paula的學校老師、班上同學的家長、以及她的壘球隊隊友。Chuck認為Herc才是家長,他自己比較像是年記大一輪的兄長。他的世界中心不再只有Herc和Max,現在多了一位個性活潑但因外表缺陷而困擾不已的小女孩。貼在冰箱門上的行事曆是Paula專用的,標示需要家長出席的學校活動、球賽練習時間、牙醫門診預約、諮商時段等等。Paula是他們注意力的焦點,花費在她身上的時間和精力無法計量,不只一次Chuck好不容易找到機會在深夜爬到Herc的床上,他卻已經筋疲力竭,什麼都還沒做就呼呼大睡。

決定領養Paula是個意氣用事的決定,Max離開的那天,Chuck在哀慟之中一時衝動做出的倉促決定。Chuck曾經對Herc說過,或許有一天他們可以一起領養小孩,但他總以為「那一天」應該發生在他三十歲之後,而非在他二十五歲生日之前。

突如其來的身分轉變令Chuck無所適從,身為父親是個陌生的概念,而他在幾乎沒有心理建設的狀態當中已經成為七歲女孩的養父。自認不是稱職個父親的Herc反倒老神在在,他告訴Chuck別擔心,過去半年裡他和Paula的互動關係,不會因為完成收養程序而在一夜之間完全改變。

儘管Herc並未如同Mako戲稱的,當個負責寵溺小孩的爺爺就好,他仍後退了一步,讓Chuck扮演管教小孩的家長。漸漸地,Chuck學會傾聽,也學會在Paula犯錯時拉下臉責備她。在Paula身上,Chuck看到了Mako的影子,也看到了他自己——怪獸戰爭是他們這個世代的傷痛,活下來的人都得學習和戰爭造成的創傷相處,一起重建屬於人類的滿目瘡痍世界。

Chuck和Herc經常在一天結束時坐在餐桌旁討論與Paula有關的話題,雖然在她成為Hansen家新成員之後,Chuck和Herc的親密互動機會銳減,但Chuck卻認為他和Herc從未如此密不可分。每當壘球隊的假日練習結束後,Paula一手牽著Chuck,另一手牽著Herc,嚷著我們去吃優格冰淇淋,Chuck總不由得想著,她就像是Drift,將他們父子連結在一塊,她的喜怒哀樂同時牽動他們的情緒,和她一起生活的經驗是他們共享的記憶。

那是一個春天的週末,Chuck勤務結束返家時已經過了平常的晚餐時間,他期待的是冷凍微波披薩——或許再配上一杯啤酒——沒想到一進家門,他發現Herc、Paula、以及豐盛的餐點正在等著他,餐桌上擺著一大碗生菜沙拉、盤子裡盛裝令人垂涎三尺的肉派、兩瓶冰啤酒、還有一個覆滿新鮮水果的蛋白霜蛋糕。

「今天是什麼大日子嗎?」Chuck好奇問。他一面緊張想著,難道我忘了Paula的生日?……不,Paula的生日在三月。

「你竟然忘記了!」女孩說:「今天是父親節。」

喔,對,今天是九月的第一個星期天。該死,他又忘了。

Chuck有點歉疚瞄了他父親一眼,Herc聳了聳肩,隨口說:「快點坐下來吃晚餐吧。Paula興沖沖準備了大半下午。」

「這些都是妳煮的?」Chuck驚訝問道。

「只有蛋糕是我烤的。」Paula回答,然後她補充:「Herc有幫忙。他還載我去買材料。還有買沙拉和肉派。」

Chuck忍不住哈哈大笑。做菜不是他們父子的強項,能端甜點上桌的Paula已經贏過了他們。

餐後,Chuck幫Paula收拾餐具,然後三人擠在客廳裡的長沙發上,一起觀賞Paula喜歡的老電影,內容是農場裡一隻會說話的豬立志成為牧羊犬。

電影才開演不久,Chuck聽到沙發的另一端傳來微弱的鼾聲。

「Herc睡著了。」Paula用嘴形無聲說道。

Chuck摟了一下女孩的肩膀,耳語回答:「沒關係,讓老頭子睡。」

「你說過不可以叫他老。」

「噓!小聲點,別讓老爸聽到。」

Paula吐舌頭,露出頑皮的笑容,她的注意力回到銀幕上那隻溜進主人房子偷鬧鐘的小豬。

近兩年Herc突然變老了,彷彿長達十年的戰爭他全憑過人的意志力頑強撐到最後,一旦他終於能夠允許自己放鬆,長期累積的疲倦開始浮現,迫使他不得不放慢腳步讓自己休息。就一個快要五十歲的人而言,Herc的健康狀況和體能都不錯,然而他對鬢角和下巴新生的灰色毛髮有點在意。

Chuck和Herc不常談論年齡的話題,但他知道那是Herc掛念的一件心事。在Herc的想像中,他認為Chuck的理想生活應該是找個年紀相仿的對象共組家庭,而不是和一個年長二十多歲的祕密情人糾纏不清。Chuck只覺得老爸的煩惱莫名其妙,他愛Herc,Herc的年齡無關緊要,就算Herc對性的需求與二十幾歲的年輕小伙子差了一截,他不介意多數時間自己解決,只要Herc不介意偶爾縱容他就好。更不用說現在Chuck也當了父親,某方面而言,他確實找到了一個對象並且和對方共組家庭,照理說Herc沒理由再煩惱了。

電影才看到一半,Paula偎在Chuck身旁也開始打盹。Chuck有點無奈低下頭看著女孩,猶豫是否該叫醒Paula,敦促她洗臉刷牙上床睡覺。不,還是算了,讓她在這睡到電影結束吧,若把她叫醒,她還是會堅持坐在電視前,努力睜著眼皮,直到片尾工作人員名單出現在銀幕上,她才會心甘情願進浴室盥洗準備睡覺。

靠在Chuck身側的重量一輕。他轉過頭,發現Herc醒了。Herc攬著Paula的肩膀,動作極輕拉著她,讓她往另一邊倒,靠在Herc的懷裡。Herc以眼神示意,他會陪Paula,Chuck可以利用這個機會先去洗澡和更衣。

雖然兩人中間隔著一位小女孩,但Chuck卻感覺到Herc和他之間不存在距離。不需要言語,不必藉助Drift科技,只消視線相對,他就能理解Herc沒說出口的話。

Chuck輕手輕腳站起身,避免他的動作吵醒Paula。經過Herc身邊時,他彎下腰,將嘴唇貼上Herc的下巴,停留了好一會才不捨地挪開。

他快速沖澡,換上家居的T恤和短褲。待他回到客廳,剛好趕上Paula睡眼惺忪打了個哈欠,他們一起看了牧羊犬比賽的電影結局。

明天要上學的Paula終於甘願離開沙發,Chuck跟在她旁邊,盯著她確實刷牙、洗臉、上完廁所,回到臥室換上睡衣,他才走進Paula的房間,坐在床沿向她道晚安。

「Chuck,你喜歡今天的晚餐嗎?」

「我很喜歡。」

「那我做的蛋糕呢?」

「很好吃。謝謝妳。妳害我明天要多跑一公里消耗熱量。」

女孩笑了。她心滿意足躺下,Chuck拉起毯子蓋住她。

Drift讓Chuck有機會認識真正的Herc,分享Herc的記憶。他體驗過Herc以父親身分照顧他的情感——也體驗過Pentecost對Mako的情感——但直到他遇見了Paula,他才真正體悟在Drift裡經歷過的感情。

Chuck低下頭,親了一下Paula的臉頰。這是Chuck第一次親吻Paula,他的嘴唇觸碰到她臉頰凹凸不平的傷疤。

「Paula,那些笑妳的人都是笨蛋,他們不知道這是妳打敗怪獸的證明。」

「……才不是。」

「我說是就是!」

「……你也有嗎?」

「有什麼?」

「打敗怪獸的證明。」

Chuck想了想,他拉起衣服,對她展示戰鬥服在他腹部留下的灼傷疤痕。「雖然我身上的跟妳的不太一樣。」

「你的疤痕比較好看。而且不在臉上。」

「……好吧。我想這一點我比較幸運。」

「Chuck?」

「嗯?」

「這就是你沒有結婚的原因嗎?」

嗄?

「Sally說,結婚就是兩個人會脫光光躺在床上。你不想要別人看到你的疤,所以你沒有結婚,是嗎?」

Chuck哭笑不得望著好奇等待答案的Paula。見鬼,這些小女孩們平常都在聊什麼啊?「不,我沒有結婚,和身上的疤痕沒有關係。」

「……喔,好吧。」

「妳該睡了。」

「好啦。」Paula摟了一下Chuck的脖子,「晚安,Chuck。」

「晚安,Paula。」

Chuck關掉床頭燈,離開Paula的臥房,並且半掩上房門。

屋子裡安靜無聲,Herc離開客廳時順手熄了大燈,看起來他也打算休息了。

「晚安,Dad。」

「晚安。」

Herc來到Chuck跟前,他們交換了一個代表晚安的輕吻,但那個晚安吻逐漸加深,並帶有強烈的暗示意味。當Chuck開始撫摸Herc的大腿時,Herc稍稍別開臉,瞥了一眼Paula的房間。

「我們會小聲一點?」Chuck抱持希望問道。

Herc考慮了一秒,然後他點了點頭。

Chuck開心地握住Herc的手臂,拉著老爸走進他的房間,反手關上房門。




The End


A/N:父親節應景文。很想說「獻給所有的父親們」這種話,但……這個系列的主題(小袋鼠如何把袋鼠爸吃掉)似乎不太適合XD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