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19, 2011

[同人] die Unstimmigkeit (8/12)

篇名:die Unstimmigkeit (Part 8)
作者:janusrome
同人:X-Men: First Class
配對:Charles/Erik
分級:R for this part



Part 8. Ungewohnte Besorgnis


「我以為我們說好要下棋。」

「我們正在下棋沒錯啊。」Charles笑吟吟回道。在笑的不只是他的嘴巴,還有他的眉毛、他的眼睛,甚至他整個人都散發著笑意。Erik已經很久沒有看過笑得這麼開懷的Charles了,彷彿他整個人都明亮了起來。一開始輕輕印上來的雙唇,在下一個瞬間變成令人喘不過氣且足以忘卻一切的激烈長吻。吸吮、輕囓、緊緊捲住對方深入進來的舌頭。當這個不知道維持多久的深吻逐漸轉變為在對方微張的浮腫雙唇上留下數不清的依依不捨輕吻時,Charles沿著Erik的臉頰一直吻到他的耳旁,輕聲在他耳邊說道:「騎士到h3。」

Erik很確定這根本不是下棋。下棋應該是兩個人隔著棋盤而坐,視線主要放在棋盤上(以及說話時看著對方的臉),雙手的活動範圍就是拿取棋子(有時候拿旁邊的酒杯),而不是兩個人一起擠在沙發上,雙眼和雙手都在對方的身上,棋盤和棋子在開局沒多久之後就被冷落在一旁。現在進行的棋局完全仰賴他們過人的記憶力,在親吻的空檔說出自己的下一個棋步。

Erik很努力回想目前棋盤上的棋子應該在的位置。但問題是,當你試圖認真思考棋路時,你的對手以不間斷的親吻和不安分的雙手一直擾亂的情況下,你還能下這種棋盤只存在腦中、全憑記憶進行的棋局嗎?隨著時間,他覺得那張棋盤越來越模糊,甚至有三分之一的棋子他不確定是否真的在他記得的位置。他知道棋盤上有陷阱,而且他也知道自己的前腳已經踏進陷阱了,可是他根本無法判斷。「城堡到c5。」清掉那個伺機而動的主教。但是Erik依然有不祥的預感。

需要我幫忙嗎?

下一秒,一個非常清晰的棋盤影像出現在Erik的腦海裡。

所以,現在的棋局是這樣?由於Erik無法完全確定所有的棋子,因此他只能希望那個心電感應者投射給他的棋盤是正確的。

Castling. Check.(入堡。將軍。)

該死。

就算Erik從來都不在乎跟Charles下棋的輸贏,但……這根本已經不能算是下棋了吧?Charles甚至沒有開口說棋步,他的聲音直接在Erik的腦內響起,他的嘴唇貼在Erik的耳垂上,而他的手輕輕拉起Erik的上衣撫摸著他的後腰。

除此之外,Erik從來沒有看過兩個棋子以洋洋得意的方式進行短易位。他認為這不是自己的錯覺,那兩個不應該傳達任何情感的棋子竟然能讓人感覺到趾高氣昂的氣燄,儘管這令人難以置信,但在一個能夠操縱幻象的心電感應者的面前,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既然如此,Erik相信自己也沒有必要客氣了。

他盯著Charles,後者看起來就跟那張虛擬棋盤上面的虛擬城堡和虛擬國王一樣得意。他略微偏過頭,吻上那佈滿得色的臉龐。在他嘴唇底下的肌肉牽動告訴他,Charles笑得更高興了。Erik不知道Charles到底為什麼發笑,但那個疑問很快就跟著那盤還沒下完的棋局一樣暫時被拋到一邊。

在Erik脫去Charles身上的羊毛背心,並且緩緩解開一顆一顆襯衫釦子的時候,那張惱人的棋盤終於如他所願從他的腦中消失了。

「或許我們應該鎖門?」Charles建議。很好,原本在他臉上的得意也跟著那張棋盤的投影一起消失了,現在Charles的臉上只剩下那種溫柔的喜愛混雜著渴望的表情。

Erik轉頭看去,書房的門別說鎖上,根本還是敞開的。這不令人意外,因為他們本來就只是想要下棋而已。

他讓門板滑動關上,並且讓金屬卡鎖落入凹槽。回過頭,迎上Charles透著些許羨慕的眼神。「我跟你說過你不需要念力,自然會有人幫你『代勞』。」Erik說。

Charles微微一笑,非常順手地把Erik的套頭毛衣脫了。

不像昨晚的手忙腳亂,也不像今早的慢條斯理,Erik幫Charles調整姿勢讓他半躺坐在長沙發上,然後自己跟著覆了上去。他不知道這是Charles本來的喜好,還是因為受限於他現在的身體,Charles似乎非常喜歡透過肌膚感受到每一個觸碰。

如果說Erik在遇見Charles之前他從來沒碰過純粹友善的肢體接觸的話,現在這種接觸的方式也是他之前沒有經歷過的。用雙手和唇舌摸索著依然有點不熟悉的身體,感覺對方溫熱肌膚底下的肌肉因為每一個撫摸或親吻或舔咬的刺激而收縮,以及偶爾聽到低沉的呻吟或喘息。這不單純是為了性慾,當然,慾望絕對是主要的原因,但有更多的渴望來自於想要感受到對方,想要對方感受到自己。或許是因為他們都經歷了幾乎失去對方的兩個月,所以都還在確認對方是真的在自己的身邊,確認這是真實的。

Erik喜歡那雙顏色漸黯的藍眼如此入迷地凝望著他,那裡充滿愉悅、憐愛和欲求。從來沒有人用這種眼神看著他,而他知道唯有才能讓那雙眼睛流露出這種眼神。

Charles解開他的皮帶,讓他的褲子褪到膝間,接著解開自己的褲子,伸手扣住Erik的腰,讓他們同樣勃發的慾望一起被困在緊緊相貼的下腹部間。他先是呻吟,然後緩緩搖動臀部,享受每一個摩擦帶來的愉悅。這不是追求爆發般的猛烈和短暫的歡愉,而比較像是盡可能讓這個親密的接觸一直延續下去。

Erik一直望著Charles的眼睛——該死,他昨天為什麼會把眼睛閉上?——而那雙眼睛也一直凝視著他。那讓他感覺到他們不需要言語也不需要心電感應就能夠溝通。

他不知道為什麼這種感覺會讓他這麼興奮,以及滿足。

不知道過了多久,Charles握住他的腰,敦促他加速,而他們在那之後沒多久幾乎同時達到高潮。

他們繼續留在原處好一會,Charles輕吻磨蹭著Erik的脖子,讓Erik有點擔心他會留下連高領毛衣都遮不住的痕跡。然而,管他的。

在他們懶洋洋清理完畢並且重新穿回衣服之後,Charles很認真地看著Erik,說:「Erik,輪到你了。」

Erik的腦中立刻出現先前的棋盤影像,而他的國王在棋盤上的危機依舊沒有得到解除。

所以,剛才發生的事情沒能把那張棋盤從Charles的腦袋裡面清除?

他望著Charles,那個心電感應者不知為何笑得非常燦爛。

不過,那盤棋最後依舊不了了之。因為室內非常溫暖,空氣裡還殘留著性愛的味道,而他們並肩靠著對方,有一句沒一句隨口聊了起來。

在此之前,Erik有非常多的機會坐在Charles的身邊,他早已習慣了這個距離,習慣了肩膀和手臂的不時觸碰。他們好像一直都這麼接近對方,只是Erik從來沒有意識到這件事。

在Charles的記憶裡,他說Erik是這個世界上最接近他的另外一個心靈。在Erik的心裡,不管在有形還是無形的層面,Charles都是最靠近他的另外一個個體。所以,這是不是跟他煩惱了大半天的事情有關?既然他們都認為對方是最親近自己的人,因此他們應該……坦然以對?不,這應該是兩碼子的事。

他望著Charles的側臉。Erik相信Charles做的決定絕對不會出於惡意。如果Charles認為隱瞞某些訊息對他們兩個人都是最好的話,那麼情況或許就是如此——儘管Erik依舊很好奇Charles的動機。不,他沒有很好奇,就只是有一點好奇而已。

Charles詢問地看了他一眼,但Erik只是搖頭,回以淺淺的一笑。

面對Charles,直言不諱是最好的方式——這是Erik過去學到的經驗。然而,現在的他卻陷入了兩難,不知道該採取哪一種行動。

當然他可以閉口不談。如果那是Charles選擇不談的,那麼他就不應該追問。就算他清楚察覺到那些事情的存在,他也可以選擇不提,讓這成為某種心照不宣的默契(或是另外一根芒刺)。

當然他也可以直接問Charles,但是Erik一點也沒有把握那會導致什麼結果。

Erik很少做沒把握的事。

他很少猶豫不決。他總是一個果斷的行動者。然而,只要碰到Charles,很多時候他經常拿不定主意。

在遇見Charles之前,Erik只學到如何傷害別人,而那是多年來身為被害人的他唯一清楚的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但是Charles讓他看到了一種截然不同的關係,讓他認識到什麼叫作關心和支持,伸出手帶著他進入一個溫暖的……如同他能理解的,近似於家庭的關係。雖然Erik一直都能夠坦然面對看清他不願回首的過去的Charles,但是在和Charles相處的時候,他經常保有一定程度的警覺,深怕自己把那種加害人與被害人的關係複製到Charles的身上。他真的從來都不願意傷害Charles。

所以他也不應該拿出那種逼迫別人吐實的態度要求Charles把所有的事情說出來,不是嗎?

Charles握住他的手,Erik低下頭,看到手指在他的掌上稍微挪動,和他十指相扣。他愣了一下,然後回握。

那件事真的不重要。Erik告訴自己。

基於健康的考量,Erik知道他其實不應該和Charles睡在同一張床上,以免再度造成Charles的不當睡姿,因此他婉拒了那個邀請,並且在廝磨了一陣子之後才離開Charles的房間。在走廊上,他依稀聽到樓下傳來模糊的說話聲,說真的,那些小鬼從來都感覺不到累嗎?

Erik回到自己的房間,躺上床,卻發現自己輾轉難眠。前天晚上他很快便入睡,可能是因為大半天的車程耗費不少體力,也可能是因為Charles表明原諒他,讓他心裡的大石終於放下;昨晚他也很快入睡,儘管旁邊有人的時候他幾乎不可能睡著,但他還是睡得很沉。

可是今夜他無法入眠。在安靜的黑暗之中,他發現自己的思緒非常清晰。有些時候,在性愛之後反倒因為興奮感而睡不著,但是Erik認為原因應該不是那個,而是縈繞在他心頭大半天的疑惑。

如果Charles沒有跟他分享記憶,那麼Erik可能不會注意到這點;又或者,Erik會注意到Charles輕描淡寫略過一些他不想多說的事,而在那個當下會令Erik胸口一抽,然後就過去了。但是現在Erik發現自己很難不去多想。

Charles說Erik的心靈是這個世界上最接近他的,他還說他們的關係是互相扶持。既然如此,那麼Charles為什麼不願意讓他知道那些他經歷的低潮呢?

不對,那些是Charles數個月之前的記憶,而他現在的心情是否已經改變了?這並非沒有可能。

這個想法令Erik感到不安,因為他無法確定現在的Charles到底對他抱著什麼樣的心情。互相抵觸的強烈情感是可能同時存在的,渴望另外一個人的同時不代表不會怨恨對方。

Erik曾經在Charles的身上漏看了很多事,誰保證他不會錯過更多的細節?

然後,Erik突然想到今晚Charles看到他關上門的眼神,接著回想起昨天早上他把Charles的輪椅從走廊另一端吸過來的時候,當時Charles臉上的表情。

「有些時候,我還真羨慕那些擁有操控物理力量的人。」

假如Charles所指的不只是Erik的力量呢?假如Charles是真心希望他能夠擁有心靈傳動的能力呢?畢竟,擁有念力將可能大幅度改善他現在的生活,不是嗎?

……該死。

為什麼他沒有早一點想到Charles的話可能隱藏的涵義?

Charles本來就不是一個如同乍看之下那麼直率的人,Erik應該要比別人都清楚這件事情才對,因為他比誰都瞭解Charles。

Charles真正的想法又是什麼?以及,Charles真的會在意Erik到底有沒有領略他的語意嗎?還有,就算Erik聽出弦外之音,Charles會希望他多問嗎?

或許不會。

如果Charles不想明說,那麼Erik就不該去問。

沒錯,Charles是一個很好相處的人。他總是很真誠、總是願意觸碰另外一個心靈、總是伸出手幫助另一個人、總是帶給別人希望和樂觀和信心。但,這似乎始終是單方面的關係。他有接受過誰的手?有讓哪顆心觸碰到他?有從誰那裡得到支持?

Erik相信自己不曾見過。

即便Erik走在Charles身邊的時候,實際上Charles依然走在Erik的前面。Charles一直擔負引領者的角色,不是走在前面帶領所有的人,就是走在所有人的後面扮演不可動搖的支柱。在Erik差不多和Charles決裂之前,他和Charles的關係也近似於如此。

這就是Erik一直以來認識的Charles。他是一個可靠的領導者,一個親切和包容的老師。Erik應該早就習慣這件事才對,可是他覺得……不滿足。

Charles接納所有的人,但他同時也是遙不可及的。並非Charles以高高在上的姿態睥睨旁人,而只是……在他的面前,你會覺得自己和他站在不同的高度。

可是他希望Charles能夠讓他站在他的身邊。

現在的關係固然很好,可是Erik更希望他能夠……好吧,具體而言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希望是什麼。他只希望他能夠更接近Charles,希望Charles對待他的方式不像他對待其他的人。

也許「性」依舊是關鍵。在縮短他們之間距離的同時,卻也帶出了一種Erik沒有料想到的盼望。

這到底代表什麼?

糟糕,床頭燈差點被毀了。

Erik連忙把摔到地毯上的燈「撿」起來。

該死。他真的天殺的很在乎。不必自欺欺人了。

現在明明一切都很好,甚至是他從來沒有經歷過或是想像過的美好,但為什麼他還是覺得不夠?


Part 9.


註:Ungewohnte Besorgnis (Unfamiliar Solicitude)

A/N:Shoot!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毀了西洋棋。還有我保證Erik的鬼打牆下一章就會結束。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