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7, 2011

[同人] Unreserved

篇名:Unreserved
作者:janusrome
同人:X-Men: First Class
配對:Charles/Erik
分級:R
聲明:I own nothing.

簡介:Unseen的續篇。「嘿,Erik,你還記得我們『暫停』之前進展到哪裡嗎?」
字數:約3,500
警告:PWP, light sensation play.




「你確定還要繼續嗎?」

「有何不可?」Charles笑著回答。看到Erik依舊是一副不置可否的模樣,Charles忍不住抬起臉,有點懶散地親了一下Erik的臉頰,然後讓兩人的額頭貼在一起。

三十分鐘之前,他按奈不住解除了幻象,優先處理兩人的(至少是他自己的)有點迫切的問題。在那之後,他滿足地趴在Erik的身上,留下無數懶洋洋的細碎親吻。他喜歡看到Erik平日的嚴謹不復存在,彷彿整個人的線條柔和許多。

似乎只有在這個時候——看到Erik毫無防備的片刻——才會讓Charles感覺到,自己或許不會失去Erik。

就是因為實際相處的機會不多而且時間有限,所以才更要把握僅有的片刻——當然,他們可以選擇有效率地脫光兩人的衣服跳上床做愛,可是……他不覺得那是他們真正需要的。

「蒙眼」的意圖從來都不是為了掌控或是玩弄Erik,更不是為了帶給Erik不安。那就只是……好吧,Charles得承認這是他自己貪心,想要Erik給他這種程度的信任。

如果這個世上有誰可以讓Erik放心地闔上眼睛任由對方主導一切,那麼,最有可能的人選應該是Charles。也就是說,極可能是唯一有機會和Erik共享這種形式的親密接觸的人,所以他當然想要給予對方其他人無法辦到的經驗——如此一來,他才會是不可取代的。

Charles用手肘撐起上半身,拉開一點距離,藉由床頭燈半昏暗的光線,俯視著Erik。Erik目不轉睛回望著他,純粹且堅定,但沒有銳利的鋒芒。他認為自己可以感覺到Erik的平靜,還有……如同Erik的眼神,同樣純粹且堅定的情感——對抱持的情感。

在他們之間,性愛從來都不是一種單純宣洩性慾的管道,反倒像是一種透過肢體接觸傳達情感和情緒的溝通方式。因為他的能力,Charles可以很清楚地「看到」Erik的感情和情緒的變化;但是Erik沒有讀心術,所以,Charles能夠做的,就是透過言語和肢體動作表達自己的情感,希望Erik能夠接收到他的心意。

他從來都沒有感到如此赤裸——不是身體,而是心靈,毫無保留地把自己所有的情緒攤開在另外一個人的面前。

他感覺到Erik的手掌撫摸過他的肩膀和背部。通常Erik都會把雙手放在他的上半身——因為這樣他才感覺得到。

Charles抬起手摸著Erik的臉,看到Erik闔上雙眼,緩慢地呼吸。

他非常希望這一刻能夠一直延續下去。

享受與他最靠近的心靈就在咫尺之處。

「說好的下半身?」Charles笑著問。

Erik睜開眼,「沒想到你說的『下一次』這麼快。」

他含笑望著那雙帶著些許無奈但沒有任何抗拒之意的雙眼,這讓他忍不住笑得更開心。到底該趴回Erik身上繼續享受溫存,還是坐起身來「辦正事」?這兩個選項讓他稍微猶豫了片刻。然後Charles想到這個機會有多麼難得,除了兩人實際相聚的機會本來就不多,再加上……好吧,下次他不見得還能說服Erik——也不是說不可能,但Charles覺得下次應該嘗試點別的東西。因此,儘管繼續窩在另外一個人溫暖的身上是一個非常有吸引力的選項,Charles還是決定選擇另外一項。

他坐起身來,動作雖不快但是很平穩,並且謹慎地協調自己的肢體動作。Erik的眼底閃過些許難過,但是他的視線沒有別開,依舊望著Charles。一時不慎失去平衡摔到Erik的身上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但那種事會讓那雙灰藍色的眼睛裡的愁緒加深,而他不希望看到那個景象。這不是逞強,只不過是他不想看到Erik自責罷了……好吧,或許有那麼一點點逞強的意味。

等到Charles安穩坐在床墊上,他稍微調整位置,讓自己坐在Erik的右側,如同稍早那樣。他伸出手,將手掌平貼在Erik的心口。

Close your eyes, would you?(閉上眼睛,好嗎?)

再一次,Erik依言闔眼。

好半晌,Charles就這樣靜靜地望著Erik,經由掌心感受Erik沉穩的心跳。

徹底坦然,毫無保留——他想要收藏這個片刻,把看到的畫面和感受到的情緒放進記憶的抽屜。

或許是嫌他靜止太久,Erik重重吁了一口氣,打破了宛如時間暫停的短暫平靜。Charles讓自己的手掌緩緩往下滑,即使到了腹部還是能感受到軀幹因為呼吸的起伏。如此仔細撫摸另外一個人的身體,想要知道關於對方的一切,對他而言,也是頭一遭。

嘿,Erik,你還記得我們「暫停」之前進展到哪裡嗎?

Erik睜開眼,朝Charles所在的地方投來略微惱怒的瞪視。我以為你的能力包括超乎常人的記憶力。

Charles忍不住微笑。

把自己的想法「投射」出去,其實沒有想像中容易,當Charles和別人透過心電感應「對話」時,基本上就是他把自己的語句投射出去,並且讀取對方紛雜的念頭;但Erik似乎總能輕易地凝聚自己的想法,以少見的專注和集中程度讓Charles輕易接收到他的念頭。

Charles的手掌轉往Erik的身側,用指腹順著他的髖骨再往下。他聽到Erik短促的吸氣聲,所以他微曲起手指,縮小接觸的面積、減輕撫摸的力道,讓他的指尖如同小心翼翼行走在平衡木上那般,隔著肌膚,沿著髖骨的弧形線條徘徊。

基本上就是搔癢的觸碰之下,他知道Erik克制著想要逃開的本能,一直在忍耐。Charles終止基本上就是搔癢的行為,手掌略微施力扣住先前輕撫的地方,彎下腰,張開嘴,朝著另一側的髖骨輕輕咬下。

這個出其不意的舉動成功地把壓抑的呻吟聲從那兩排緊咬的牙齒之間逼了出來。

他稍微停了下來。驚訝、微慍、以及……興奮,Erik的情緒裡並沒有驚慌或是痛苦也沒有真正的怒意。確認了這點之後,Charles才繼續動作。由於此刻兩人身體的相對位置近似於「中場休息」時,難免讓他們都想起記憶仍非常鮮明的那一段。他刻意避開稍早自己曾撫摸和舔弄和吸吮的部位,讓呼吸的氣息落在Erik的大腿。

Charles用雙手撐住床墊當作施力點挪動自己的身體,而他的雙唇也緩慢地移往Erik的膝蓋。要怎麼繼續?他又暫停了片刻,接著坐直身子,調整自己的雙腿,然後伸手輕撫Erik的右膝,手指扣住膝蓋後方,抬起那修長的腿。

Erik似乎察覺到他的意圖,他(相當)配合地順勢屈起腿,稍微移動身子,讓Charles坐在他的雙腿之間。

Charles含笑望著並未看著他的Erik。

默契。長時間相處所培養出來的默契。絕大多數的時間只消一個眼神對方便能會意,但在這個視線沒有交會的時刻,只憑肢體接觸而沒有出聲或是使用心電感應的能力,自己的想法不知怎的竟然能夠傳遞出去。

他讓手掌沿著小腿肚往下摸到腳踝,摸著突起的關節骨頭,握住腳板,拇指掃過長著硬繭的腳跟、腳掌外側、趾根部,最後來到腳趾。他搓揉著骨節分明的腳趾,聽到Erik輕輕嘆了一聲,似乎是滿足,也似乎覺得新鮮有趣。

一時興起,Charles用指尖輕輕掃過相對柔軟的足心。Erik立刻縮回腳。

……嗯。

這一次,Erik微瞇起眼。Charles輕笑了兩聲,讓手掌沿著脛骨往上摸回到膝蓋骨。

也許他該暗自慶幸Erik的反射動作是收腳而不是狠狠踢他。

想要觸碰對方的欲望並未隨著撫摸的動作而減輕,反倒增強。當他的手在Erik的身上游移時,他所感受到的觸感是如此流暢自然,同時也是令人興奮。

「心電感應式性愛」依賴的主要是他們的記憶。為了讓經驗更加真實,Charles創造出來的情境基本上都是Erik親身經歷過的,有些時候他也會在Erik的記憶裡找出相關的片段複製那種感覺。所以,在現實生活中肢體接觸越多,累積的資料量也相對增加,日後可以使用的記憶也越多。當然,只要Charles願意,他並非不能「加工」Erik和其他人接觸的記憶——但,他不想那麼做。

做好可能會鼻青臉腫的心理準備,Charles將嘴唇印上Erik的足心。

他聽到一聲輕哼,感應到強烈想縮腳的衝動,但除此之外沒有太大的動作。他忍不住微笑,伸出舌頭輕輕舔了一下,然後他聽到了一個悶聲。

基於見好就收的心態,他讓唇舌沿著腳踝、小腿、膝蓋、一路來到大腿內側。然後他瞭解到再這樣下去會往哪個方向發展。

Charles伸手摸著Erik平放在床上的左腿,用指節順著精瘦的肌肉線條往上,沿著大腿內側來到雙腿間,輕輕摩擦著會陰,然後試探地把手指往後探去。

低不可聞的呻吟,以及瞬間湧現的強烈情緒——興奮、期待和……依戀。

這種情感太過清楚明瞭,他不可能錯看也不可能漏看。

Charles抬起頭,看了一眼床頭櫃,再度因為下一步略微躊躇。當然他可以爬過去,雖然有點麻煩;另外一個選項則是——

最上層的抽屜被拉了出來,Charles瞥見抽屜的金屬把手,接著為他需要的東西裝在塑膠容器的事實感到些許遺憾。Erik翻過身,伸長手臂把潤滑劑從抽屜裡撈了出來,隨手往床墊上一放的同時抽屜自動關上。

Charles眨了眨眼,望著已經回復到先前姿勢的Erik。

整個過程大概不到十秒鐘,在此期間Erik的右腳一直放在他的肩膀上——也就是說,Erik的柔軟度可能相當不錯?

Charles輕輕搖頭,開始專心著手準備的動作。

這從來就不只是一個單純的貼心舉動。他知道這個必要的程序會讓Erik興奮,而這個事實也令他感到興奮。再者,手指可能是身體感覺最敏銳的部位之一,當他的手指伸進去Erik體內的時候,他忍不住想像放進去的不是他的手指而是他的身體的另一處,想像緊窟住他的手指的炙熱他能在另外一個部位感覺到——而他覺得自己真的能夠感覺得到。

這不只是準備的動作也不只是前戲,這已經是做愛了……不,早在Erik答應他的請求闔上眼睛的那一刻開始,兩人之間所有的接觸都是性愛的一部份。

「Charles?」

Charles抬起頭,凝望那雙瞪著他的眼睛。太有趣了,就算Erik看不到他也能夠憑著直覺直勾勾地瞪著他的雙眼。

「你可以解除幻象嗎?」Erik咬牙道:「我不想跟空氣做愛。」




The End


A/N:很好,我終於寫出下半場了!自從知道教授的「隱形」能力之後,我一直腦補透明人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