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2, 2012

[同人] Being Mutant (16/17)

篇名:Being Mutant (Chapter 16)
作者:janusrome
同人:X-Men: First Class
配對:Charles/Erik
分級:PG-13 for this chapter




16.

Erik還記得Charles說過他第一眼看到David的心情。他說,在那一刻他立刻知道David是他的兒子——然而,在這一刻,Erik唯一的想法就只有這怎麼可能?

一段對話突然閃現。在他和Charles見面的第一天,Charles問他有沒有小孩的時候,當時Erik回答,據他所知沒有。

Erik木然地望著那位金屬藝術家,納悶自己怎麼可能會有一個二十多歲的女兒。

Tessa的分析能力允許她分析複雜的基因組——她能夠辨識變種人,理解他們的能力如何運作,甚至能「啟動」他們的能力——因此,當她説那位和Erik有相同能力的女孩有他的基因的時候,儘管難以置信,但Erik知道Tessa說的是事實。於是,問題就只剩下「這怎麼可能?」了。

Erik。

他回過頭,看到Charles關切的眼神,接著瞥見Tessa快步走出展示廳,同時示意他們跟上。他隨著Charles站起身,在沒有引起旁人注意的情況下離開房間,回到陳列大部分作品的主要展場。

等到他們站定在Tessa面前,她望著Erik,開口道:「我沒有說你是Lorna Dane的生父——事實上,你確實不是。」

Erik不解說道:「但妳說她有我的基因。」

「那兩個敘述並未抵觸。」Tessa面不改色回道。

「基因轉殖?」Charles開口。雖然他只是用平淡的語調提出猜測,但Erik幾乎可以感受到他語氣裡的慍怒。

Tessa點頭,「她曾經是Nathaniel Essex的其中一個實驗對象。」

「可是……」

「Essex採集了許多變種人的基因樣本。」Tessa說:「在過去數十年裡,他使用了多個化名在許多國家參加不同的變種人相關的計畫。Erik,我相信你在服役的期間,『Robert Windsor醫生』可以很輕易從你的血液樣本取得你的基因。」

到了這時,Erik已經想到了這個可能性。他知道醫生會拿他的血液做藥物檢驗,甚至是分析他(以及其他參加計畫的變種人)的基因——只不過,他從來都沒有想過他的基因會被這樣利用。

最初的驚詫逐漸被怒不可遏的情緒取代。Erik不自覺抬起腳步往回走,佇立在出入口,茫然地注視著那位藝術家,感受著自己周遭的磁場變化。

她有他的一部分,這是毋庸置疑的;然而,她到底能不能算得上和他有「血緣關係」?他不知道,而他也不太清楚這種東西在生物或法律的層面該如何判定。

直到觀眾起身擋住了他的視線,Erik才意識到表演結束了。他望著Lorna走進觀眾群,她的臉上掛著些許羞怯的笑容,和環繞著她的群眾閒聊。Erik持續注視著她,不知道自己應該走上前去,抑或轉身離去;倘若他決定走上前去,他又該對她說什麼?

最後,Erik選擇轉身離去。

Erik感覺到Charles的目光一直跟著他,不過Charles很安靜,一語不發。Erik原本想要離開藝廊,但他卻發現自己站在那一系列表達情緒的作品前方。他的視線從「憤怒」移動到「厭惡」,又移到相對的「恐懼」。

他不知道自己在那裡站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麼,最後,他發現自己的目光不知何時停留在「平靜」。

「嗨,Erik。」

Erik聽到一個不陌生的聲音。他轉過頭,看到Alex。在夏令營的期間,Erik和Alex打過照面,知道他是FBI探員,還有他是Moira的同事。

Erik正想要開口問Alex關於今天發生在飯店的案子,卻看到Lorna朝這裡走過來。Alex迎了上去,和她互相親了對方的臉頰,然後牽著她來到Erik的面前,「這位就是上次我跟妳說過的Erik,他的能力跟妳很像。」接著,Alex的視線瞥向一段距離之外的Charles,而他匆忙對Erik說:「抱歉,我得先找教授談一些事。」說完,他快步離開,留下Erik和Lorna在原地。

「哈囉,我是Lorna。」Lorna先開口,同時微笑著朝Erik伸出手,「哇,這是我第一次碰到能力和我相似的變種人。」

「Erik,Erik Lehnsherr。」Erik和她握手,緊繃地回道:「彼此彼此。」

「我注意到你一直站在這裡。」她說。

「我喜歡這件作品……我可以感應到每一種情緒。」

Lorna輕輕一笑,「果然你可以很輕易感受到,不過大多數人認為這是一件晦澀的作品。」她把視線轉移到牆上,「這還不是完成品,遠遠不是。我還在思考該如何表達這個概念,而這個作品只算是一個雛形罷了。」

「我……期待有一天能夠看到妳心目中的『完成品』。」Erik由衷說道。

「謝謝。」她笑著回答。

Erik望著她,忍不住問道:「妳有親人是變種人嗎?」

Lorna搖頭,「我不知道。至少我的養父母都不是。」

養父母。Erik開始思索他到底有沒有在那堆舊檔案裡面看過她的名字。或許她曾經是奧馬哈那間孤兒院收容的院童?

「也許我們是遠親?」Lorna猜測。

「也許。」Erik點頭同意,接著問:「對了,妳是怎麼想到把自己的能力運用在這個方面的?——我是說,『藝術』。」

Lorna淺淺一笑,她的表情變得有點複雜。「你知道嗎,不是所有的人都認同我從事的是『藝術創作』。我猜,如果我完全使用傳統的雕塑工法而非我的能力,大概就不會有這個爭議——然而,那就不是我真正想要做的創作了。我希望自己能夠做出一種屬於變種人的、獨特的創作,嗯,比方說現在他們正在努力推動地下拳賽成為『變種人綜合格鬥』的競技運動,強調那是一種專屬於變種人的比賽。在我的眼裡,那也是一種表演的方式,只不過,我覺得表演仍有其他的舞臺以及其他的形式,而我目前在做的,就是其中一種。」

Erik點了點頭。她說的那些對Erik而言都是陌生的事務,不過他覺得她說的話很有意思。他聽到有人喊了她的名字,而她對Erik露出表示抱歉的笑容。在她離開Erik身邊之前,最後她說:「就我個人而言,我會想要看到一個擅長投射幻象的心電感應者,他或她使用自己的能力,讓觀眾直接欣賞到他們的心靈創作,不論那是影像、音樂、情境或甚至是戲劇。我希望有朝一日大眾能夠接受這種形式的創作。」

Erik默默望著Lorna的身影走遠。

他發現他不知道該對這整件事做出何種反應。

有人拿變種人的基因作實驗,這令他震驚也讓他憤怒。

Erik不知道Lorna是否天生就是變種人,還是經過基因改造的實驗之後才成為變種人——然而,不論她是透過何種方式得到變種能力,看到她使用能力的方式,Erik認為沒有比「天賦」這個詞更適合描述她的能力。

一直以來,Erik總認為自己的能力讓他成為武器,然而他卻從來沒有過同樣的能力竟然能夠用來創作藝術。

Erik離開藝廊,站在人行道上。Charles無聲無息走到他身邊,安靜地站在他旁邊。

「你之前知道嗎?」Erik問:「Lorna的能力,還有她的……基因?」

Charles搖頭,「我不認識Lorna,之前我以為她是念力者。」

Erik頷首,然後決定暫時不去想這件事。「Tessa說了什麼?」他決定換一個話題。

「她替Shaw工作的真正原因。」Charles回答:「她……算是臥底探員。Emma知道這件事,不過她沒有拆穿,因為——」

「——因為心電感應者通常和彼此結盟。」Erik替他說完那句話。

Charles微微皺眉。他大概感覺到兩人之間的氣氛有點不對勁,但他繼續說:「國土安全部認為讓Shaw保持目前的地位,是最好的策略。一旦Shaw的犯罪組織瓦解,將會引起混亂;再者,Shaw為了自己的利益,會保持Sentinel的技術不外流。因此,他們派Tessa就近監視Shaw,並且暗中使用她的能力影響Shaw,讓他的行為皆在掌控之中。」

影響?」Erik忍不住反駁:「我相信你所指的行為是『心靈控制』。」

Charles的眉頭皺得更深,「某種程度上。」他承認。

依然是人類政府利用變種人對付變種人。

「你可以接受他們的決定?」Erik微瞇起眼。

「就目前而言,是的。」Charles回答。

在這個晚上,Erik突然發現自己對這一切感到無法忍受。

「看來Shaw的案子就到此為止,沒有任何我能夠做的事了。」他說。他的語調比自己想像的更為冷硬。

「Erik——」

Erik抬起手,打斷不論什麼Charles原本想說的。「我需要靜一靜。」


※ ※ ※


Erik和Charles並沒有吵架,他只是突然覺得他需要一點空間。他猜想那是因為Charles的發言讓他突然瞭解到,在檯面下,心電感應者到底做了多少「影響」。那個念頭讓Erik不太自在。

Erik沒有不告而別。他留了一張便條,然後帶著簡單的行李離開紐約。他想要暫時離開Charles,離開那位可以影響別人想法的變種人——就算沒有借助能力,單純只要他的在場,他就會影響Erik的思緒,因此Erik希望能夠在沒有Charles的地方思考。

他去了一趟奧馬哈,一個人。

那間孤兒院的建築已經荒廢了,如同阿拉莫戈多的廢棄研究機構。Erik看著大門口斑駁生鏽的金屬招牌上「State Home for Foundlings」的字樣,他可以感應到位於地下龐大的建築結構,知道Essex以前的研究室就在那裡。根據那些調查資料的紀錄,Essex在這裡對許多變種人兒童進行過實驗。然而,諷刺的一點則是,在那個年代,有不少人類父母因為恐懼或其他原因遺棄變種人新生兒,而那些棄嬰被送到這間歡迎變種人的孤兒院,提供Essex實驗的對象。

他想起Lorna。Lorna Dane這個名字並未出現在那些檔案裡,不知道她到底是什麼時候又是透過何種方式得到Erik的基因。

被人這樣暗中操弄,讓Erik十分憤慨;然而,在心底,他卻也有點慶幸,對於一個像Lorna這樣的女孩得到他的能力。

她使用能力的方式讓Erik看到了另外一個世界——一個追求「美」的世界。當其他的人想著如何把心電感應能力運用在情報戰的時候,她想到的則是藝術創作。

或許她的期望有點天真,但她所說的聽起來確實有點吸引人。

Erik相信自己找到接下來想做的事了。

回紐約的路上,Erik突然開始非常想念Charles。在他離開紐約的將近一個星期裡,他和Charles完全沒有聯絡——好吧,這跟他刻意把手機關機脫不了關係。

他在感恩節的早上回到紐約市。Charles和David不在市區的公寓,Erik猜想他們大概還在Westchester。他稍事休息,處理了一些事情,然後在傍晚的時候按照約定前往Sharon家。

當Erik站在門口正要按門鈴的時候,Charles帶著David抵達Sharon的家門口。David鬆開原本牽著他的父親的手,跑向Erik,在Erik還來不及彎腰向他打招呼之前,一把抱住Erik的腿。

在那一個瞬間,Erik有種「我回到家了」的錯覺。他摸了摸David的頭髮,抬起眼,迎上Charles的視線。Charles的眼神看起來像是之前他已經做好心理準備Erik大概不會出現,因此現在看到Erik如約出現,令他既驚喜又寬慰。

Erik望著Charles一步一步走近,若非David抱住他的雙腿擋在他的前方,否則他應該會大步走向Charles。

當Charles來到他面前的時候,Erik低聲說:「我回來了。」

「我知道。」Charles回答。那是他一貫的輕聲,但聽得出來他似乎很激動。他伸出手,掌心貼上Erik的臉頰,整個人靠了過來。Erik闔上雙眼,他不在乎他們還在街上,也不在乎這是Sharon家門口。

在他們的雙唇即將相碰的瞬間,Erik聽到有人清了喉嚨,然後Charles的動作停止。他睜開眼,順著Charles的視線轉過頭,看到Raven站在打開的門板前。「我就跟你說他一定會回來。」她對Charles說。

Charles看起來有那麼一點不好意思。他的指尖拂過Erik的嘴角,眼裡閃過掙扎,然後Erik清楚看到他做出決定——決定那一刻已經被打斷了。「走吧,我們不該讓主人等太久。」Charles說,然後牽起David走進大門,同時還回過頭確認Erik跟在他的身後。

豐盛的感恩節晚餐在拘束且平順之中度過。雖然今天餐桌上的氣氛比之前還要鬆懈,但Erik依然看到Charles和Raven都打起精神讓自己看起來莊重。在甜點上桌的時候,Erik聽到手機的提示音,然後Raven立刻從皮包裡掏出手機,迅速瞄了一眼。從她臉上的表情變化,Erik瞭解到那是某種令她無法安然坐在桌前吃完晚餐的事情發生了。

Raven望向Charles。Erik知道延長的沉默對望代表他們正在使用心電感應溝通,那讓他覺得自己被排除在外,而他發現自己不太喜歡那種感覺。

「抱歉,工作上的急事。」Raven連忙對Sharon說:「我真的很抱歉,但我得馬上去處理。」

Sharon難掩失望之情,但她依舊點頭,然後叮嚀Raven要小心自身的安全。

「需要我幫忙嗎?」Erik問。

Raven看向Charles,而Charles望著Erik,接著他頷首。

Erik跟著一言不發的Raven快步離開Sharon家。直到他們匆匆坐進汽車上路之後,握著方向盤的Raven才開口:「這種時候我就很遺憾為什麼自己不會飛。」

「出了什麼事?」

「你聽過Remy LeBeau這個名字嗎?」

「沒有。」Erik回答,接著問:「變種人?」

Raven點頭,說道:「一個非常高明的小偷,同時也是能力很強的變種人。他主要活動的範圍在紐奧良一帶。據說他曾經欠了Essex一個很大的人情,為了還那個人情債,他偶爾會替Essex辦事。」她頓了一下,繼續說:「自從Charles說Essex並沒有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之後,我拜託所有認識的人,一旦發現任何和他有關的人,就馬上通知我。剛才Bertram——嗯,你見過他,他和Leech是拳賽場地的保鑣——傳訊給我,說Remy LeBeau出現在布魯克林。」

Raven把手機遞給Erik。Erik接過,看到螢幕上是一張照片,拍得不是很清楚,畫面上是好幾個人圍坐在牌桌旁。唯一拍到臉的人低頭看著手裡的牌,他的眼睛是紅色的。「這就是LeBeau?」

「嗯。」Raven回答:「我不知道我們會不會跟他起衝突,為了以防萬一,他的能力是『充能』。我不太瞭解他的能力到底是怎麼運作的,反正是某種能量轉換的機制。他慣用的技巧是朝你發射充滿能量的物體,然後那個物體會爆炸……抱歉,我不是Charles,沒辦法把這種事情說得很清楚。」

「沒關係,這讓我至少有粗略的認知。」

「說到Charles——對了,你跟Charles到底是怎麼一回事?」Raven毫無預兆改變話題,「你知道他很擔心你嗎?」

「……抱歉?」現在他瞭解到自己或許不該關手機。

「你應該跟Charles說,而不是跟我說。」Raven看似有點不以為然,「說真的,Erik,你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Erik想了一下,回答:「我想那是因為我突然領悟到心電感應者到底有什麼能耐。他們到底控制了哪些人的心智?而行事的準則又在哪裡?心電感應者和其他的變種人一樣,都有可能被某些有心人士操控或利用——一旦那種事情發生,『誰』又能夠阻止?」

那讓Raven沉默了好長一段時間。最後她說:「我覺得,如果你有這個疑慮,你應該直接跟Charles討論。」

「我知道。」Erik回應:「只是當時,在那個當下,我不覺得我能夠信任他。我的意思不是『我不信任Charles』,而是他做出的判斷——他決定相信Emma和Tessa,決定接受政府的安排——讓我不太能夠接受。我甚至……懷疑他可能會影響我的判斷力。」

不知為何,那讓Raven的臉上出現微笑。「相信我,Charles通常不需使用能力就能夠影響別人的判斷,為此他還頗為得意,認為自己說話非常具有說服力。」

回想起Charles說話的模樣,Erik忍不住微笑。「我想也是。」他同意。

然後車子裡的氣氛變得較為輕鬆。

「Erik,」Raven開口,但旋即遲疑了一下,才繼續問:「你曾經懷疑過Charles使用能力影響你的……感情嗎?」

她的話讓Erik一怔。他瞪著Raven,不解她的用意。不過,關於答案,他倒是非常清楚。

「從來沒有。」Erik回答。他記得最初Charles眼裡的壓抑和掙扎,也記得在他表示接納之後Charles眼裡閃現的驚喜。Erik從來都沒有懷疑過Charles在他的身上濫用能力——甚至於,Erik認為Charles依然遵守他們相識沒多久的時候,他要求Charles不要讀他的心的那個約定。

「既然如此,那就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了。」Raven做出這個結論。

然而,Erik搞不清楚她口中不必擔心的人,指的到底是他,還是Raven,或者是Charles?

今晚FDR Drive的路況還算順暢,他們大約在三十分鐘之後抵達目的。

只不過,一到倉庫門口,他們馬上察覺到出事了。

倉庫的鐵門半掩,光線從門縫透出。Erik和Raven對看一眼,他立刻進入警備狀態,豎耳傾聽,同時透過能力感應附近的動靜。沒有異狀。Erik輕輕推開鐵門,他和Raven一前一後進入倉庫。

這裡毫無疑問發生過一場打鬥。原本擺在倉庫中央的擂臺已經支離破碎,牌桌翻倒在擂臺旁的地板上,籌碼散落一地。地板上躺著兩個失去意識的人,其中一個Erik沒見過,另外一個就是Bertram。Erik彎下腰,先後探過他們的脈搏,發現他們只是昏迷而已。

Raven對他做手勢,表示他們分頭勘察。Erik點頭,他繼續留在倉庫,而Raven從原路走出大門。

Erik集中注意力,在微弱的光線照明之中走向後面的房間。翻倒和殘缺的家具皆標示了打鬥的跡象,但這裡沒有半個人影。

也許他們要找的人已經離開了。

正當Erik這樣想的時候,他突然感覺到他的能力消失了——他感應不到周遭的金屬和磁場。

Leech?

Erik快步走回倉庫,卻發現那裡空無一人。

「Leech?」他出聲問道。

沒有回應,而他的能力也沒有回來。

這是怎麼回事?Erik開始感覺到恐慌隱隱浮現的預兆。抑制劑?不可能,他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被注射了抑制劑。

Erik?

Charles的聲音突然想起在他的腦內。

他無法解釋此刻聽到Charles的聲音是多麼寬慰的一件事。

Charles,我感覺不到自己的能力!

Charles的驚訝和緊張同時傳遞了過來。我馬上過去你那裡。

馬上過來?那是什麼意思?Charles不是在Sharon家嗎?

一面想著,Erik一面舉步往倉庫出口走去。在他來到走道的時候,他聽到急促的腳步聲。出現在倉庫門口的不是別人正是Charles

在Erik還沒開口詢問Charles怎麼會出現在這裡的時候,他看到黑暗的巷子裡出現了兩個紅點。那是一個站在暗處的人形黑影和一雙紅色的眼睛。Erik看到紅紫色的光線一閃,數枚閃爍著同樣光線的小物體射向Charles。

Erik衝向Charles,同時伸出手,想要發動能力,使用磁能護盾籠罩住Charles,把那些據說會爆炸的物體擋在防護之外——然而,他無法使用能力。

他想要大喊,想要警告Charles,但他張開嘴卻擠不出半點聲音,只能驚恐地看著數張撲克牌逼近Charles。


17.


A/N:這個故事的發展和原先的設定有不小的差距,以致於原本寫的一些片段必須全部重寫。有點遺憾自己的想像力有限,無法寫出精彩的變種人對戰場景。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