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29, 2012

[同人] Being Mutant (6/17)

篇名:Being Mutant (Chapter 6)
作者:janusrome
同人:X-Men: First Class
配對:Charles/Erik, past Charles/Gabby
分級:PG-13 for this chapter




6.

當Charles還在牛津唸書的時候,Moira不曉得從哪裡聽到他的名字,經由學校的管道聯絡上他,向他表明希望能夠得到「變種人專家」的協助。

Charles從來都不認為自己是所謂的「變種人專家」。儘管變種人的基因是他的研究主題,但將近半個世紀以來,研究變種人基因的學者數不勝數,包括基因定序在內的許多重要研究在過去十幾年間陸續完成,而那個時期公認最重要的學者包括Nathan Milbury、Kurt Marko以及Brian Xavier——因此,Charles不禁懷疑探員可能是認錯人了,把他誤認成他的父親。

然而,Moira對他解釋,不,他們沒有搞混Xavier父子,她要找的人的確是Charles Xavier。

在變種人事務部的推動之下,凡是涉及變種人的犯罪——被害者的身分確定為變種人,或嫌疑犯是變種人——判定為聯邦犯罪,被劃入聯邦調查局的管轄範圍。調查局為此成立了變種人犯罪調查部門,而部門的探員只有在辦案時才有權限取得變種人的登記資料。許多「嫌犯可能是變種人」的案子送到他們的手上,但他們卻發現很難從犯罪現場取得的證據連結到特定的變種能力,因此他們向變種人學校尋求協助,而Xavier學校將Charles的聯絡方式給了Moira。

Charles不確定那是因為學校的人認為他對變種能力的瞭解比較多,抑或那只是他們把麻煩的差事跨海丟給他。儘管如此,Charles沒有回絕Moira,而是開始和調查局合作,提供一些關於變種能力的知識協助Moira辦案。經過了兩、三年,探員們從偵辦過的案件累積了足夠做出正確推斷的知識,所以Moira為了案件找Charles的次數逐漸減少。儘管如此,他們依舊保持聯絡,等到Charles回到美國,他和Moira才正式見面,而他們很快便成為交情還算不錯的朋友。

Moira如期在傍晚的時候抵達紐約。Charles到機場接她,回家途中順便買了外帶的泰國菜當晚餐。

她瞄了汽車後座一眼,問道:「只有你?David呢?」

「留在我的公寓。和Erik。」

「Charles,你幾乎不讓David離開你的視線。」Moira瞪大眼望著他。

Charles聳肩,「不到六個月之後David就要去幼稚園了,早點讓我們習慣對方不是全天候在自己的身邊,這樣會比較好。再說,我還是可以感覺到他在哪裡,要是他出了什麼事我也會知道。」

Moira的臉上浮現一種介於讚嘆和驚嚇之間的怪異表情,「這相當於你的大腦有一個內建的嬰兒監視器?……Charles,我真不知道該說這是方便還是詭異。」

「目前是很方便沒錯,但我有預感幾年之後這一定會成為David和我起衝突的最主要原因,尤其是當他開始重視自己和別人之間的界線的時候。」

「Charles,David才四歲——那種事大概要等到他十四歲才會發生。」

Charles沒有答腔,僅是對回以Moira微笑,並且駛進他的公寓座落的那條街。

一打開大門,看到David和Erik一起坐在客廳看電視——精確來說,David在看電視,Erik坐在他旁邊,讀著手上那疊借用Charles的電腦和印表機列印出來的資料——雖然早已知道家裡平安無事,但是親眼見到這個景象還是令Charles忍不住鬆了一口氣。

Moira先和David打招呼,然後Charles才介紹她和Erik認識。在他們兩人開始交談的時候,Charles帶著David到廚房一起擺餐桌。

今晚的廚房沒有任何東西飄在空中,原因可能是Moira在場所以David比較安分,也可能是David決定他已經玩膩了。他們沒有談論和案件有關的話題,而是聊起了David、Xavier學校、還有他們計畫搬家但還沒開始在North Salem附近找房子。

餐後Charles本來想要跟著David去客廳,把整理乾淨的餐桌留給Erik和Moira,但Erik卻在他正要離開廚房的時候說道:「Charles,我相信有些事情是你必須知道的。」

Charles瞥了Moira一眼,等到她點頭同意之後,才對David說:「我要和Erik還有Moira討論一些工作的事,你自己一個人去客廳看電視,嗯?」

等到David靜靜走向客廳,Charles才回到廚房坐到桌前。

Erik說:「我開始注意到Sebastian Shaw,是因為他招募了一個我的舊識,Diana Fox——」

「Diana Fox?你指的是Tessa?能力是『分析』的變種人?」Charles略微驚訝問道。

「你也認識她?」

「她是Betsy——Elizabeth Braddock——的朋友,我曾經在倫敦見過她幾次。」Charles解釋:「當時她是法國外籍兵團的軍人,我記得她在證件上用的名字是Diana Fox。」

Erik頷首,「正是她。我聽說有幾個國家的情治機關希望招募她,但她在除役之後替Shaw工作,消失在政府機關的雷達上。Shaw一直在世界各地尋找變種人,這不是祕密,大家都知道他有地獄火俱樂部,需要變種人員工和表演者,但他招募的變種人的目的沒有那麼單純——我猜這就是為什麼MacTaggert探員也在關注Shaw的理由?」

Moira點頭,說:「這確實是一部分的原因。我們相信為Shaw工作的變種人遠遠超過俱樂部的員工,其中有許多是未登記的變種人,有些是美國公民,有些則是他從海外招募的。Shaw在政治圈相當有影響力,而且他一直都很謹慎,儘管我們懷疑他和多名遭到通緝的變種人之間存在合作的關係,並且涉及多起組織犯罪,但我們從沒掌握足夠的證據。」

「更不用說有一個心電感應者一直在幫助他,Emma Frost。」Erik說道。

「Emma Frost?麻薩諸塞學院的校長?」Moira驚訝問道。

麻薩諸塞學院(Massachusetts Academy)是一所歷史悠久並且享有盛名的預科學校,除了一般的學生之外,近年學校也開始招收變種人學生。

「我認為Emma Frost利用那所學校當作幌子,替Shaw招募變種人。」Erik說。

Moira看向Charles,彷彿在徵詢他的意見。Charles思索了一下,才說:「有可能。但我不認為Emma是那種人。我見過她幾次——第一次是在麻薩諸塞學院為了招收變種人學生而召開的籌備會議,之後幾次也是與變種人教育相關的場合。我和她沒有深交,但我知道她是由衷關心自己學校的變種人學生。我相信她和Shaw合作有可能是為了替學校招生,但若說她把學校當成為Shaw招募變種人的工具?這我倒不太相信。」

Erik盯著他,然後點頭承認道:「你說的有道理。根據我得到的情報,Emma Frost是一個把自己放在最前面的人,她和Shaw合作一定是為了她自己的利益。」

Charles突然想到,「那些從麻薩諸塞學院畢業的變種人學生呢?他們在完成訓練之後也替Shaw工作嗎?」

Moira眼睛一亮,「好問題。我會去查證這一點,或許能夠因此確立Frost和Shaw之間的關連。」

Erik對Charles露出帶著讚許的微笑。Charles真希望自己有源源不絕的靈光一閃可以讓他有機會多看到幾次這種笑容。

「呃,Erik,」Moira的表情再度變得嚴肅,她信手翻著放在桌上的資料,「關於你之前說的,你希望得知Shaw在美國有哪些據點,我可以透露位置給你,但我必須先知道你的目的到底是什麼?我不認為追查變種人人口走私或是組織犯罪是你的工作——那是國際刑警的事。」

Erik保持沉默一段時間。然後他看了一眼Charles,接著回答:「事實上,這是我的最後一個任務。我追查Shaw是因為他和『Wideawake計畫』有關,而我必須確保他手邊並未持有任何與計畫相關的資料。」

Charles知道Erik說的是實話——同時他也知道這只是一部分的事實。

但此刻他不打算多說。

「Wideawake?」Moira眨了眨眼,「我以為那只是謠言。」

「不,那個計畫確實存在過。」Charles輕聲說道。這確實解釋了為什麼CIA會密切關注Erik的動向,也解釋了McCone探員希望他跟著Erik的原因——把心電感應者放到一個知道許多機密資料的情報人員的身邊?這讓逼供顯得像是一千年前就過時的老把戲。

Moira考慮片刻,最後點頭,「好吧。我會列一張清單給你,但我想我最多也只能口頭警告你別亂來?」

「我聽到了。但我無法給妳保證。」Erik回道。

她嘆了一口氣,轉頭望著Charles。「根據你和CIA探員的約定,我想你大概會跟著他一起去吧?」

Charles聳肩,「我不會阻止他——如果這是妳的問題。」

Moira嗤了一聲,搖頭回道:「我知道,很明顯的你……好吧,我想,我只能勸你不要跟著他做傻事。」

「探員,妳放心,在我擅闖民宅的時候,我會叫Charles等在外面的車上。」Erik微笑說著,Charles看到Moira忍著想要翻白眼的衝動,不禁跟著微笑。

「Moira,我不會做傻事,別擔心。」

Moira瞪了他一眼,「你最好不要。看在David的份上。」

那句話讓廚房登時陷入一種緊張的沉默。

最後,Charles嘆了一口氣,「說到David,看來我必須把他託給別人照顧幾天。」

為什麼?你要去哪裡?

Charles趕忙轉過身,發現David不曉得什麼時候出現在廚房門口。他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睜著大眼瞪著他。

Charles發現雖然理由很簡單,但要說出口卻很不簡單。

「David,」他起身,走到David面前,「我要去……處理一些事情,」地點未知,「大概會需要幾天的時間,」離開多久也不知道,「我不在家的時候,需要別人來照顧你。」

我不能跟你去嗎?

Charles搖頭。

為什麼?

Charles斟酌他的答案,「我們可能會碰上一些危險的人或是危險的事情,我不希望你碰到那些。」

David默不作聲繼續瞪著Charles好半晌——下一刻,冷不防轉過身,衝向他的房間,砰一聲關上房門。

……見鬼,他到底是什麼時候學會甩門的?

Charles站在原地,瞪著被David用念力重重甩上的門板。

「Charles?」

他轉過頭,發現Moira站在他的身邊。Moira伸出手臂輕輕抱了一下他的肩膀,「抱歉,我該走了,我得打幾通電話,還有向上級報告……還有我相信你和David必須聊一聊。」

「真是可惜,我原本還想邀妳住一晚,好久沒和妳好好聊天了。」

「Charles,你沒注意到你已經沒有空的客房了嗎?」

「我可以睡沙發。」Charles提議。

Moira笑著搖頭,她握住Charles的手臂,直視著他;Charles認出這個訊號,他鬆開對自己的能力的掌控——除非你打算把這當作趁機爬到Erik床上的藉口,否則我建議你把我送到附近的商務旅館就好。

Moira!

我是說真的。

有這麼明顯嗎?

Charles,除了某些你打定主意不讓別人知道的念頭,其餘的你總是毫不掩飾擺在自己的臉上。Moira鬆開手,「我真的該走了,把時間留給你們父子。下一次我們再徹夜長談?」

Charles點頭同意。他轉過身,對Erik說:「我送Moira離開,你可以稍微幫我留意一下David嗎?」

Erik頷首,「沒問題。」

Charles提著Moira輕便的行李,陪她走過兩個街區來到一間旅館。她提到部門裡這兩、三年之間多了幾位變種人同事,而那些名字Charles都不陌生。等到Moira辦好入住手續,Charles才向她道別,接著走回自己的公寓。

他十分詫異看到David和Erik在廚房裡,面對面坐在餐桌旁。

David注意到Charles,但沒有正眼看他。Erik輕輕碰了一下David的手臂,然後David跳下椅子,走向Charles,環抱住Charles的大腿——但在Charles從驚訝之中回復過來之前,他便鬆開手,接著走向浴室,沒多久,Charles聽到刷牙的聲音。

Charles猜想這可能是David表達歉意的方式。

直到Charles回過頭,發現Erik用一種複雜的眼神望著他,他才瞭解到自己的臉上一定是某種愧疚與驕傲交織的怪異表情。

「你到底對David說了什麼?」Charles好奇問:「我不記得他哪一次生悶氣會這麼快就消氣。」

Erik微微聳肩。他沒有回答Charles的問題,反而問道:「你們有其他的親人可以照顧David嗎?」

「我應該會把David送到我的母親那裡——雖然我不覺得David待在她身邊是最合適的,但她絕對會答應……然後再找人來照顧他。如果我沒問她一聲就把David送給別人照顧,她會不太高興。」

Erik點了點頭。他張口欲言,但猶豫了片刻,才輕聲問:「David的母親呢?撕破臉的離婚官司?還是……?」

「她已經去世了。」

「抱歉。」Erik立刻說。

Charles搖頭。他看到Erik眼底的好奇,同時他也看到Erik並沒有追問的打算。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想說——或許那是因為他看到Erik和David相處的情況,知道Erik不是一個好奇的陌生人,而是一個同樣關心David的人。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用最平靜的聲音說道:「David的母親是Gabrielle Shomron。」

Charles直視著Erik的雙眼,清楚看到他完全理解的瞬間。


※ ※ ※


Charles遇見Gabby——Gabrielle Haller——的時候,他還非常年輕。

她是活躍的社運分子,他在校園裡的聚會上見過她幾次,在參加變種人政策相關的聚會上又見過她幾次,此外也在學校的朋友辦的派對上見過她幾次。她不是變種人,但她比大多數變種人都還要努力爭取屬於變種人的權益。

她非常聰明、非常醒目、非常獨特,他們當了好幾年的朋友,直到有一年夏天Charles邀請她參加Xavier學校的夏令營,他們才開始交往。

他們經常一起出席變種人運動的場合,他們的理念相近,關注的議題幾乎相同,更不用說朋友圈幾乎重疊,大家幾乎一致認為他們兩人是天作之合——然而,他們的分手卻是一場浩劫。

在Charles畢業前夕,由於兩人追求的生活不太相同且雙方都不願意退讓,導致他們的關係出現嫌隙。他們分手的引爆點則是他們的共同朋友Daniel Shomron。Charles知道Daniel一直都喜歡Gabby,在他們口角不斷的時候,Gabby經常找Daniel聊天——當時Daniel已經是考取了執照的精神科醫生,而且他本身就是一個不錯的聆聽者更是一個好朋友,他沒有乘機對Gabby示好,僅只聽她吐苦水,但Charles不喜歡看到Gabby每次都找Daniel訴苦,有一次他們吵架的時候他不小心透露說他們共同好友的性幻想對象是Gabby(說真的,讀到旁人的想法通常不是一件愉快的事)。在那個當下,Gabby勃然大怒,斥責Charles濫用能力。

吵架。冷戰。雙方都不願意道歉。分手。

Charles畢業之後回到美國,申請教職、教書、做研究、在Xavier學校擔任教學顧問、替海關工作——他讓自己忙到沒有時間去回想那段逝去的戀情。等到他再次聽到Gabby的消息時,她已經結婚了,嫁給Daniel,而且他們已經有了一個小孩。

Gabby在婚後依舊活躍。在她被任命為以色列駐英國的大使之後,她更常出席公開場合為變種人發聲,並且積極推動許多保障變種人權益的法案。

Charles總認為他和Gabby遲早有一天會在會議之類的場合碰面,然後他會向她道歉,為自己年輕時不成熟的行為道歉,希望她能夠原諒他。他知道他們之間早已結束了,但他盼望他們能夠再當朋友。

然而,那一天,Charles在新聞上看到Shomron夫婦遇害的報導。

在那個全球哀悼的日子,一個配帶著追蹤器的瞬移者接獲指示來到紐約,把Charles帶到巴黎。

由於網路直播的緣故,幾乎全世界的人都知道Shomron夫婦年僅三歲的兒子之所以幸運生還,是因為他殺死了挾持他的四名恐怖分子。那個男孩的變種能力在雙親相繼死亡以及自身性命遭受威脅的困境之中覺醒,他透過不明的能力在鏡頭前面殺死了四個成年男子,旋即陷入昏迷,直到警方和醫護人員趕到現場,把他送進醫院。

院方給了男孩抑制劑(這是標準程序),並且發出通知給Charles,請求「變種人專家」以及心電感應者的支援,他們希望知道男孩的能力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還有男孩被診斷罹患僵直型精神分裂症,完全無法感知外界,他們也期望心電感應能者能夠透過能力減輕他的病情。

Charles立刻收拾簡單的行李和證件,跟著瞬移者趕到巴黎。在一間警戒嚴密的醫院裡,他走進病房,看到直挺挺躺在病床上的David——就在那一個瞬間,看著David的臉,他知道那是他和Gabby的兒子。

震驚。痛苦。氣憤。

他的心底閃過最細微的一絲疑惑和埋怨,關於為何Gabby向他隱瞞這件事——然後他伸出顫抖的手,拂過David的深褐色捲髮,並且將心靈延伸向他……

那天晚上,Charles戴上抑制項圈,躲在旅館的浴室裡痛哭了將近一整夜。

全世界的人都看到David用他的能力殺了人——唯有Charles才知道,David不只殺死了虐殺他的父母的兇手,由於他完全不會控制剛覺醒的能力,他的意識困在那四個人的大腦裡,和他們一起經歷死亡,直到他們的大腦完全停止運作。


7.


A/N:David的故事差不多交代完了。後來我才發現這篇用的設定比較多是漫畫和動畫,和FC的關連性沒那麼強。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