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2, 2012

[同人] Being Mutant (15/17)

名:Being Mutant (Chapter 15)
作者:janusrome
同人:X-Men: First Class
配對:Charles/Erik
分級:PG-13 for this chapter




15.

「這曾經是你們家族的財產?」

曾經是。」Charles點頭。

看到Xavier學校的第一眼,Erik驚訝於這所變種人寄宿學校的占地和建築。他猜想Xavier是一個富有的家族——至少,曾經是

在Erik跟著Charles和David父子搬到紐約州的Westchester郡之後,他有種錯覺,彷彿他在North Salem這個小鎮定居了下來。

關於Nathaniel Essex的調查沒有太大的進展。Erik讀完了那些文件——並且以他自己的方式重新整理和分類——他和Raven持續追蹤Essex使用Milbury博士以及Windsor醫生等化名待過的研究機構。然而,他們的收穫非常有限,尤其是近五年之內,不論在美國本土還是其他國家,都沒有發現他的蹤跡。沒有任何監視器捕捉到符合他外表特徵的影像,而他被執法單位監視的多個海內外帳戶也沒有活動的紀錄。如果此人依然活在這個世界上,想必他非常小心謹慎。

Erik知道Charles想要調查Essex的動機為何,不過,他也暗暗懷疑,其中一部分的原因或許在於這是一個讓他們兩人暫時不必跟對方說再見的藉口。

Charles從未開口詢問Erik是否願意留下來。他不曾對Erik施加壓力,也沒有催促他做出決定,他就只是……讓Erik進入他的生活,介紹Erik認識他的家人和朋友。等到Erik回過神來的時候,他發現所有人都已經把他和Charles連在一塊了。

離開軍隊和情報單位之後,Erik形同「退休人士」。有幾次,Raven找Erik和她一起調查她正在處理的案件。她說,Erik的能力和經驗能夠派上用場,幫她解決一些棘手的狀況。儘管Erik看得出來絕大多數時候Raven一個人便能勝任她的工作,根本不太需要他的協助,但他知道Raven的用意是找事讓他做,以免他認為留在這裡太無聊,因而決定離開。甚至於,她還向Erik表示,如果他有意願從事私人調查員這一行,她會協助他取得執照。「反正我有執照,你可以跟著我完成訓練所需的時數。再說,這本來就是你擅長的領域,我相信這份工作對你而言絕對是遊刃有餘的。」

「謝謝妳,我會考慮這個選項。」

Erik相當欣賞Raven,和她合作也很愉快。他猜想這或許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只不過目前他仍未下定決心。

Erik不認為目前的生活無聊,他覺得這幾個月像是一個難得的長假,幾乎每一天都是簡單又平靜——也許,再過一陣子之後他會開始厭煩,但現在他仍在享受這種步調。Erik依舊保持規律且一絲不苟的生活作息,除了外出調查的日子之外,其餘時間他認為自己差不多是David的保姆。

他和他的姊姊Ruth Eisenhardt取得聯繫。Erik和Ruth雖然不到視同陌路的地步,但自從他們的雙親去世之後,他們姐弟幾乎沒有來往。Erik猜想最簡單的解釋就是他們分屬於不同的世界。Ruth不是變種人,而且她的價值觀念比較保守,雖然她從來不曾當面或在背後批評過Erik的生活方式或他交往的對象,但她也沒有表達過支持的意思。

或許是看到Charles和Raven互動的方式讓他有感而發,儘管Erik瞭解到他和Ruth不太可能像Xavier兄妹那樣親近,但他認為和自己的胞姐通訊不是壞事。Ruth得知Erik目前人在美國的時候,似乎沒有感到太大的驚訝;聽到Erik不再替政府工作,她也沒有太多的表示;然而,當Erik詢問她「קלופס」這道菜的食譜時,足足有十秒鐘,Ruth講不出半個字。

她沒有追問Erik想知道食譜的原因,她只是詳述了原料和做法,要Erik寫下來。在通話結束之前,她說:「如果你還想知道其他的食譜,你可以問我,只要我知道的我都會跟你說。雖然我相信絕大部份的食譜在網路上都可以找到,但按照那些配方做出來的,不太可能是我們的母親煮出來的味道……還有,Max,我很高興聽到你的消息。」

Erik對於第一次試做的成果不太滿意,他認為自己做的遠比不上小時候他的母親做的好吃。然而,David好像非常高興,Erik猜想那是因為David曾經吃過這道菜。至於Charles……他則用一種非常古怪的表情望著Erik,彷彿若不是David也在餐桌旁,他可能會直接撲到Erik的身上。

和Charles在一起的生活一點都不無聊。就算那只是在一天結束之際和Charles依偎在一起看一部老電影然後上床就寢,他都覺得這樣已經很滿足了。

每年夏天Xavier學校都會為變種人青少年舉辦夏令營。Charles參加過幾次籌備會議,但暑假期間他在大學另有計畫,無法親自參與的他便慫恿Erik去學校幫忙。

「我們永遠歡迎想要幫忙的人。」代理校長Jean Grey是這樣對Erik說的,「屆時全國各地——甚至是海外——數十名或上百位變種人青少年聚集在一起,我可以向你保證,維持秩序以及所有學員的安全,將會是一大挑戰。」

是啊,那聽起來確實是個惡夢。

Erik向Jean詢問了一些細節之後,同意在夏令營擔任輔導員。

他認為Xavier學校是一個有趣的地方,很少有機會同時見到這麼多變種人小孩和青少年。

在Erik離開主要建築物走向校門的途中,迎面而來一位年輕的女性從大老遠的地方就一直盯著他。Erik不禁多瞄了她一眼。紅褐色的長髮紮在腦後,但她的瀏海是銀白色的。雖然現在是夏天,她穿著帽踢、戴著手套,除了臉孔之外,沒有露出其他的皮膚。

Erik猜想她大概是這裡的教師。這間學校的老師都非常年輕。Charles說他們大部分是Xavier學校的畢業生,在取得學位和教師資格之後,回到這裡教書。

他們走近的時候,Erik朝她點頭。

她停下腳步,開口說道:「抱歉,一直盯著你,但你看起來很眼熟……嗄!我想起來了!你就是Magneto!」

Erik一怔,不自覺止住腳步。至今已經兩個多月沒有聽到那個外號,Erik差不多忘了那件事。

她朝Erik身後用力揮手,用濃濃的南方口音朝某個人高聲喊道:「McCoy!快點過來!我跟你說過的人就是他!你應該看看他是怎麼把Colossus摔出場的!」

喔,這可真是太好了。

Erik轉過身,看到一個外表變異的變種人快步朝他們走來。他的皮膚和毛髮都是藍色,而他的五官輪廓介於人類和大型貓科動物之間。儘管乍看之下他的外貌有點兇狠,但他的表情相當靦腆,甚至有點害羞。

他走到他們面前,朝Erik伸出手,說:「嗨,我是Hank McCoy。我聽Raven提過你。」

Erik相信他聽過這個名字——如果他沒記錯的話,Hank好像是Raven喜歡的對象。

「Erik Lehnsherr。」

「這位是Rogue。」Hank為Erik介紹那位眼睛發亮直瞪著他的女性,「我們都是這裡的老師。」

「你認識他?」Rogue驚訝地問Hank。

Hank解釋:「Raven說他是Charles的男朋友。」

「誰是老Chuck的男朋友?」有人粗聲粗氣加入對話。

Chuck?有人這樣稱呼Charles?

Erik回過頭,看到一名穿著皮夾克、嘴裡叼著雪茄的男子向他們漫步而來。他感覺到……這不太尋常……

「那是Logan,他也是這裡的老師。」Hank說。

Logan來到他們面前,他挑起眉瞪著Erik。Erik瞥見他胸前的狗牌,知道他曾經是軍人。或許那能夠解釋為什麼他會有金屬骨骼……

「原來你就是Erik Lehnsherr?哼。」Logan不以為然哼了一聲,說:「讓我猜,你申請Xavier學校的教職,但政府不放心你入境,因為你曾經是世界知名的超級士兵,但他們無法用這個理由拒絕你,所以他們找來Chuck,要他監視你,確保你不會在這裡從事恐怖活動。Chuck二話不說答應他們的條件,好讓你順利踏上這個國家的領土——然後,下一件你知道的事,就是Chuck威脅你,說如果你不守規矩給他添麻煩的話,他就會對你做出某些駭人的事——」

Erik忍不住皺眉打斷他,「我相信你在說的是你自己。」

「還有Storm,她也是在教授的『擔保』之下才順利入境的。」Rogue說:「不過我不相信教授會威脅她。對吧,Hank?」

「我也很難想像Charles威脅別人的模樣。」Hank答腔。

雖然沒有說出口,但Erik在心裡贊同Hank的發言。

「嘿,Logan,教授到底威脅要對你做出什麼『駭人』的事?」Rogue好奇問道。

Logan重重哼了一聲,他的臉部肌肉稍稍抽搐。半晌之後,他不情不願說道:「他說,如果我敢亂來,他就會讓我以為自己是個綁馬尾的六歲小女孩。」他忽視笑得合不攏嘴的Rogue,別過臉瞪著Erik,說:「說真的,老兄,你的男朋友還滿嚇人的。」

原來Charles威脅別人的方式是這樣?Erik試圖想像Charles說那句話的神情,他覺得那應該……滿挺討人喜歡的。他忍不住微笑。

為期三週的夏令營似乎一眨眼就結束了。那段時間Erik住在Xavier學校的教職員宿舍,自然而然和那些老師熟稔起來。

Jean的能力和David很像,她也是擁有念力的心電感應者;而她那位總是戴著紅色鏡片眼鏡的男朋友Scott Summers是其中一個「Summers家的男孩」,Erik在舊檔案裡面看過他的名字,因為他曾經待過內布拉斯加州奧馬哈的一所孤兒院,而Essex曾經用使用化名在那裡工作,並且對收容的院童進行了某些基因實驗;Rogue的變種能力是透過接觸吸收別人的能力,因此她會刻意避免和旁人肢體接觸,還有她大部分的時間都會戴著手套。

Erik從Jean那裡聽到了Logan的故事。

如同Erik之前猜測的,Logan曾經是變種人超級士兵計畫的一員,而且他還是人體改造實驗的「古董」。

「由於北約理事會要求會員國中止變種人超級士兵計畫,美國政府下令William Stryker上校停止他的『Weapon X計畫』……我相信你應該有所耳聞?」

Erik點頭。另一個Essex使用Robert Windsor醫生這個化名參與過的基因改造研究。

「Logan曾經是那個計畫的成員。他們對他做的事……」Jean搖了搖頭,「總之,他離開軍隊之後,教授主動和他接觸,希望他能夠替Xavier學校工作。當時Scott強烈反對,認為讓Logan這種『危險人物』進入校園不是明智之舉。但教授說Logan擁有能夠偵測危險的直覺,再加上他見識過這個世界真實的情況,或許他能夠保護這些孩子,免於他們日後再碰到那種事。」說到這,Jean微微一笑,注視著Erik,「然而,教授沒有說出口但我瞭解到的,則是他擔心像Logan這樣的人在退伍之後,一直被政府當作武器的他們,被某些犯罪組織吸收,繼續把他們當作武器,同時對人類與變種人造成傷害。」

她直視著Erik的眼神彷彿在暗示Erik正是她口中所說的「像Logan這樣的人」,這讓Erik覺得有點莫名焦躁。

Erik不曾懷疑過Charles對他的感情,也知道Charles想要留他在身邊的理由——然而,Jean所說的是否也是其中一個考量?Erik不知道,但那暗示的Charles可能「不相信」他的可能性,而那讓Erik不太舒坦。

他們對Essex的調查依舊沒有太大的進展。

暑假結束之前,Charles說Emma Frost終於有空和他見面。他去了一趟麻薩諸塞學院和她會面。回到紐約之後,Charles看起來有點悶悶不樂,但他只是簡短說道:「Emma說她會做自己的調查,之後才會決定是否和我們合作。」

再一次聽到Emma的消息,則是十一月中旬舉行的變種人抑制劑使用規範的會議。

「她到底在打什麼主意,讓大家虛驚一場?」和Raven在地鐵站前分別之後,Erik和Charles並肩走在街上時,他忍不住問道。

Charles抿了一下嘴唇,回答:「她在證明自己的實力。」他頓了一下,繼續解釋:「就只需要一個人,就能夠辦到那些事。我承認在此之前我不知道Emma還有這種能力——Raven在監視螢幕上看到的影像,顯示她具有某種能夠強化自己身體的變形能力。她操縱乾洗公司的貨車司機,讓她搭便車來到飯店的地下室,然後她用強化過的身體打穿牆壁,接著再搭同一輛貨車離開。她沒有踏進機電房,而是操縱早班的機電技師,弄了某個設定在特定的時間斷電。在我拿下項圈的時候,我偵測到她雖然不在飯店裡,但人就在附近。Emma的能力或許沒有我強,但她使用心電感應通訊和精神操控的距離可能在我之上。除此之外,飯店外還有一個非常強的共情能力者在待命。Manuel de la Rocha,他來自麻薩諸塞學院,是Emma的學生,他不只能夠偵測情緒,更能夠在同一時間控制同一區域之內多個目標的單一情緒。只消Emma一個指令,他就能夠引爆現場的群體恐慌。」

「但她沒有那麼做的原因是……?」

「就像剛才我說的,那是一個測試——測試你和我在那個情況之下會採取什麼樣的立場和行動。」Charles說:「她看到我沒有『出賣』她、看到我對FBI有一定的影響力、還有看到我似乎有能力可以掌控當時的局面。」Charles聳了聳肩,「但老實說,我不是完全理解她的用意。」

「就算你是心電感應者?」Erik調侃道。

「心電感應者並非無所不知。」Charles微笑回答。

他們來到展覽場地。踏進藝廊的時候,Erik問:「你覺得這代表Shaw的案子會有進展嗎?」

「我希望如此。」Charles說,伸手推開玻璃門,示意Erik走進展場。

Erik承認自己原本對藝術展覽沒有抱持太高的興趣。他對藝術懂得不多,更不用說他根本沒聽過這位藝術家的名字。雖然Charles說他相信Erik會喜歡這位金屬藝術家的雕塑品,而就算Erik相信Charles的說詞,但他依然擔心自己可能看不懂這些作品。

事實證明他多慮了。

儘管Erik對於藝術理論、概念和表現手法一無所知,但他覺得展出的雕塑都很美,不少作品讓他根本無法移開雙眼。

見到他入迷的模樣,Charles似乎非常高興(或者,那已經逼近得意的邊緣),還趁著附近沒有人的空檔摟了一下他的腰,用嘴唇碰了一下他的臉頰。

Erik本來想要狠狠瞪Charles一眼,但他的注意力被一組放在角落的作品吸引。他不由自主往那個方向走去。

那是一系列只有編號,沒有標題也沒有說明的抽象作品。材質和大小相同的金屬薄板上刻畫著不同的紋路,以特定的順序排列在牆上。

Erik發現他看得懂內涵。

這是「情緒」——各種情緒,喜悅、憤怒、哀傷、平靜、驚訝、讚賞……等,直接反映在金屬板上的模樣。每一塊相鄰金屬標示著相近的情緒,越靠近中心的是越強烈的情緒。

Erik望著那件作品,久久說不出任何話。直到Charles在他耳旁輕輕說了他的名字,他才回過神來。

看到Charles露出些許困惑的表情,Erik向他解釋他看到了什麼,接著Charles恍然大悟說道:「Plutchik’s wheel of emotions。」

「什麼?」這一回,換Erik露出困惑的表情。

「一個知名的心理學家和他提出的情緒理論。」Charles說,並且對Erik解釋那個模型的概念。

沒多久之後,他們聽到有人宣布今晚的動態展示即將開始。Erik和Charles跟著其他人一起移動到另外一個展示廳,和十幾個人一起坐在長椅上。在等待的期間,Erik用他的能力感應周遭,發現許多不同種類的金屬分別放置在房間的各處。

一個貌似二十歲出頭的年輕的女性走到房間中央。她穿著黑色的坦克背心和墨綠色的卡其褲,而她的頭髮是醒目的綠色。

她朝觀眾點頭示意,然後闔上雙眼,抬起雙手,整個房間開始震動。放在不同位置的不同金屬依次飛向她,在空中扭曲變形,發出頻率各異的聲音,猶如樂曲。她就像是樂團的指揮,操縱金屬做出兼具視覺與聽覺的表演。

毫無疑問的,這位金屬藝術家是變種人。

在別人的眼裡,他們可能會認為她是念力者;然而,Erik可以感覺到磁場的變化。

那個女孩,Lorna Dane,她的能力和Erik一模一樣。她的能力也是透過改變磁場進而操控金屬。

Erik瞪著那張他從來沒有見過的臉孔和身影,一個令人極度不安的懷疑油然升起。

Charles?他問。

你的猜測沒有錯。

然而,回答他的人並不是Charles。

我在這裡。

Erik回過頭——發現Charles和他同時轉過身看著同一個方向。

一個熟悉的身影倚牆而立。Tessa雙手抱在胸前,望著Erik,說:她有你的基因。


16.


A/N:這裡的Rogue主要根據的動畫而不是電影的形象——話說電影版的Rogue應該是Rogue和Jubilee的綜合體吧?——至於大家的年齡差距的問題,就請無視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