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2, 2012

[同人] Being Mutant (8/17)

篇名:Being Mutant (Chapter 8)
作者:janusrome
同人:X-Men: First Class
配對:Charles/Erik
分級:PG-13 for this chapter




8.

由於社會大眾對於心電感應者的普遍不信任,以致於擁有心電感應能力的變種人傾向於掩飾自己的能力。有些人選擇不登記,有些人選擇將自己登錄為共情能力者,另外還有一些人因為擁有其他的變種能力,所以在登記的時候選擇性遺忘了填上心電感應能力——Tessa就屬於這一類。

Charles知道這件事,Betsy也知道這件事,但基於心電感應者之間那道不成文的合作守則,他們都沒有戳破Tessa的祕密。

這個時候突然聽到Tessa的聲音,雖然讓Charles有點意外,但他很快就恢復鎮靜,並且開始思考。Tessa的心電感應能力有限,儘管一般心電感應者常玩的「把戲」她幾乎都會,但她的能力覆蓋範圍不大。既然她能夠和Charles對話,代表此刻Tessa人在附近。Charles先前沒有感應到Tessa,那表示Tessa保持戒備並且屏障了自己的位置,同時也可能靜靜觀察了他們好長一段時間,卻直到現在才出聲。

一道黑影閃現。Charles抬起頭,看到Tessa出現在他的面前。她的身上是黑色皮夾克和黑色的緊身皮褲,而她烏黑的長髮盤在腦後,但有幾綹捲髮垂在她的臉頰兩側。

這不是實體,而是心靈投射。Charles想道。Tessa果然一如他記憶中的小心謹慎。

「嗨,Tessa。」他出聲打招呼,一面留意Erik是否離開了那個屏障的空間。

「Charles,好久不見。」Tessa往他的對面的椅子一坐,「既然你人都到了這裡,那我就有話直說了:你們要找的東西不在紐約。」

Charles望著她那雙藏在紅色鏡片之後的眼睛。「妳的意思是,Sentinel工廠確實存在?」他問。

根據過去和其他心電感應者打交道的經驗,開門見山總是最理想的手段——不論接下來是雙方開始裝傻、迴避、打迷糊仗,還是據實以告甚至於交換情報,直接切入重點通常能夠立刻判斷對方的立場和態度,因而為雙方節省不少時間。

Tessa安靜了片刻,然後回答:「目前還沒有。」

目前還沒有,那表示未來有可能。Charles不免感到心情沉重。

時間在沉默之中流逝,他們兩人都沒有任何的動作。最後Tessa開口說了乍聽之下疑似為轉移話題的問句:「你知道Lehnsherr不再替以色列政府工作了嗎?他來到這裡並非為了執行命令,替哪一個政府調查Shaw,這完全是他自己的行動。」

Charles頷首,「我知道。」他很清楚看到Erik沒有得到政府的任何支援,很顯然這個「任務」是他指派給自己的。

「那你知道Lehnsherr的動機是什麼嗎?」

「我不知道。」Charles老實回答。Erik沒有對他說謊,但卻也始終沒有把所有的話都說清楚。他對Charles採取的態度似乎是不斷向他透露一些實話的片段、讓他自行拼湊,而非對他和盤托出。

「儘管如此,你依然決定幫他。」Tessa做出這個結論,接著問道:「為什麼?」

「Wideawake計畫。」Charles簡短回答。

他相信這個理由已經足夠,只要是知道實情的變種人,不可能不多加注意這個計畫——儘管,在他心底,他隱約察覺到,就算Erik追查的是別的案子,他大概還是會幫Erik,理由不是因為他樂於助人(好吧,不少人會說他本來就是個熱心的人),而是因為他……

Tessa稍稍偏著頭,彷彿在思考些什麼,然後她問:「你知道我為什麼替Shaw工作嗎?」

再度轉移話題?Charles不動聲色,臉上掛著微笑,說:「請告訴那是因為有人派妳就近監視Shaw。」

Tessa的嘴角微微上揚。她沒有回答,不過Charles知道自己的猜測大概八九不離十。

Tessa臉上的微笑稍縱即逝。「Charles,我不知道Lehnsherr為什麼會調查Shaw,儘管他的顧慮確實有其道理,但你們最該擔心的,不是Shaw從事祕密研究,而是政府暗中繼續進行表面上中止的計畫。」她嚴肅說道:「你可以問問看你那些替聯邦政府工作的朋友,我相信他們會向你證實,目前Shaw被美國政府視為頭號威脅的變種人。據我所知,自從Wideawake計畫被勒令中止之後,這五年來參議員Kelly一直在遊說國家安全會議的官員,藉由其他計畫的名義繼續進行Sentinel的研究,而Shaw給了他一個很好的藉口,讓他的遊說內容更有依據,因為實際上確實存在著一個可能會造成國家威脅的變種人。」

Charles有點木然地點頭。

他突然覺得有點疲倦。這些人名、計畫名、組織和事件,他一點都不陌生——相反的,他對這些事情一清二楚。只不過,在過去一年當中,他的注意力幾乎全部放在David的身上。並不是說照顧David令Charles因此與世隔絕,而是在那一年裡,與David沒有直接關係的事物,和他的距離都很遙遠。

直到這一刻,那些存在已久——且相當礙眼——的東西突然蹦到Charles的面前,逼迫他不得不正眼瞧著它們。

就在這個時候,Erik的「存在」突然出現在Charles的偵測範圍之內。

Charles看到Tessa稍微轉過頭,望向Shaw Industries的辦公大樓,他知道這表示她也感應到了。

Tessa的影像立刻消失,但她的聲音繼續徘徊在Charles的耳旁:「Charles,如果你真的有心介入,我建議你把目標放在削弱Shaw的勢力,讓參議員Kelly失去一個籌碼……離間Emma Frost和Shaw會是個值得一試的策略,她是Shaw最得力的左右手,更遑論她還是一個心電感應者……這一次我會讓Lehnsherr平安離開那棟建築物,但我的忠告是你們得更小心才行,尤其是Lehnsherr,我知道他是一個很強的變種人,但那不代表他可以肆無忌憚的行動……再見,Charles,希望你一切安好。」

再見,Tessa。

Charles把期刊收進背包,來到櫃臺結帳,接著離開街角的咖啡座,順著人行道往回走。當他來到辦公大樓門口的時候,剛好Erik推開旋轉門走了出來。他們互望了一眼,Charles看見Erik臉上高深莫測的表情,於是他沒有多問,只是向他點了點頭,然後兩人並肩朝最近的地鐵站走去,一路上沒有交談。

直到他們走下樓梯的時候,Charles才開口:「我想,那只是一間普通的會議室?」

Erik點頭。

在他們通過閘門的時候,Charles問:「下一站?」

「拉斯維加斯。」Erik立刻回答。他望著Charles微怔的表情,微微一笑,又說:「當然不是現在。」

Erik的微笑緩和了兩人之間有點緊繃的氣氛。Charles對他回以開心的笑容。

他們一起站在月臺上候車時,Charles才發現他從沒看過Erik穿得這麼「正式」。灰色的三件式西裝,這套衣服很適合他,他看起來還真不是普通的迷人。

非常好,Charles,他告訴自己,你已經可以用單純欣賞、而不會想要動手動腳的目光看著Erik了……希望如此……

「對了,Charles,」Erik問道:「在我離開辦公大樓的時候,一路上似乎都沒有人看到我,甚至於同乘電梯的人都把我當成空氣。那是你做的嗎?」

Charles搖頭,「我想那是Tessa做的。」他把Tessa給他的建議話大致轉述給Erik,看到他的表情轉為深思。

等到Charles說完之後,Erik問:「你相信她?」

Charles點頭。

Erik哼了一聲,「你相信的人似乎不少啊。」

「我也相信你啊。」Charles笑著回道。

列車進站,Erik稍微別過頭。或許他只是反射性望著來車的方向,又或許是他不知道該怎麼回應Charles帶著些許調笑的說話方式。

在回程的地鐵上,Charles傳了封簡訊給Kitty:我們正在回去的路上。會順道買晚餐。和我們一起用餐?

一小段時間之後,Kitty回訊:謝謝,但我晚上有約。不過你還是得多買一人份,你們家裡有客人。

客人?Charles有點意外,不過他沒有再問,想要保留這個驚喜——儘管他已經猜到那會是誰,畢竟沒有說一聲就跑來找他的,通常就只有一個人。

由於時間還早,走出車站之後Charles改變了心意。回家途中他先去了一趟超市,買了一些食材,打算回家自己開火。

一回到家,才打開大門,Raven立刻迎了上來,張開雙臂抱住他,「Charles!」

「嘿,Raven,妳應該先打電話給我的。」Charles親了一下Raven的臉頰,他們已經好幾個月沒有見面也沒有通話了。

Raven偎在Charles的身上,她轉過頭看著Erik,說:「你一定就是Erik,David說了不少關於你的事……好吧,以一般人的標準,那不能算是『說了不少』,但能夠讓David說超過兩句,這很不尋常,看來他好像很喜歡你。對了,我是Raven,很高興見到你。」

她鬆開Charles,轉向Erik,伸出手。Erik看似有點困惑,但他仍然有禮貌地和Raven握手。

Raven突然摟住Charles的脖子,她笑得像個瘋子,Charles,這是你的新對象嗎?你是在哪裡碰到他的?你們是什麼時候認識的?你們已經同居了嗎?動作真快!抱歉我應該先打電話給你。我看到那個房間有人在使用的跡象時還驚訝了一下。

正當Charles苦惱於該如何向Raven解釋的時候,Erik一言不發從他手裡把裝滿物品的紙袋拿走,逕自走向廚房。David爬下沙發上,跟在Erik身後走進廚房。

Charles看著笑不攏嘴的Raven,只想嘆氣。這可真是太好了,現在我要怎麼解釋?

在Kitty——有點尷尬地——向他們揮手道再見並且離開之後,Charles才開始對Raven解釋Erik的來歷,以及「不,Erik不是我的新對象」。

一旦Charles開始說話,Raven立刻斂起笑容認真聆聽。提到Wideawake計畫的時候,他看到Raven臉上閃過明顯的厭惡和些許的驚慌。他忍不住伸出手,握住Raven的手。Raven點了點頭,示意他繼續說下去。等到Charles說完之後,Raven翻過手掌,反握住Charles,抓著他的手晃了晃,並且輕聲說:「Charles,如果你需要幫忙,你知道你總是可以問我一聲。」

「謝謝妳,Raven。」Charles笑著回道,「不過,我不認為我能夠負擔聘請妳的費用。」

Raven給了他一個燦爛的微笑,「我會給你不錯的折扣,請放心。」

他忍不住伸手攬著Raven的肩膀。Raven順勢把頭枕在Charles的肩膀上。

雖然這是一個絕大多數變種人能夠找到自己立足之地的世界,但不代表所有的人都能夠接受變種人確實存在的事實。Raven自幼被遺棄——據信可能和她的突變有關,但沒人知道真相——Brian Xavier將她收為養女,她和Charles從小一起長大,情同手足。儘管隨著年齡增長,他們的生活圈重疊的範圍越來越小,但他們一直都很親,總是對方最可靠的支持。一年前,Charles的精神幾乎崩潰的那次,他立刻聯絡Raven,而Raven立刻搭上飛機趕到巴黎,陪在Charles的旁邊,和他一起參加Shomron夫婦的守夜式、和他一起去醫院看David、和他一起研究該如何爭取David的監護權並且把他帶回美國的法律問題以及文件流程。

Charles看到Raven的行李箱放在客廳的一個角落。「我幫妳提去我的房間。」

「我會睡David的房間,剛才我問過他了。」Raven說:「他說他會在房間裡面搭一個帳篷,讓我睡在裡面。」

好吧。這一直是Charles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件事:David從來都不會黏在Charles的身邊,但是他會黏著Raven。這讓他有一點忌妒Raven。有一次他對Raven提起這件事,但Raven哈哈大笑,她說Charles從來都不懂怎麼跟小孩子相處,「你唸書的時候一直跳級,身邊總是年紀比你大的人……你說Xavier學校的夏令營?Charles,那是青少年,不是小孩!」

今晚餐桌上很熱鬧。

Raven在場的壞處大概是她會說一些Charles以前的糗事——「在我們還小的時候,有一次Charles要我變成愛因斯坦跟他合照。」「Raven,我那個時候才十一歲!」——然而,她在場的好處,則是她能夠毫無顧忌詢問Erik許多關於他自己的事情。

Erik幾乎有問必答,除了一些Charles已經知道的事,現在他還知道Erik的父母已經去世,但他有一個姊姊,目前住在以色列。

「那麼,你會說希伯來語嗎?」Raven突然問。

Erik點頭。

Raven興沖沖問道:「你有發現David——」話才說到一半,她立刻住口,露出說錯話的表情望向Charles。

「沒關係。」Charles輕聲對她說:「Erik知道。」

「David有時候『說』的不是英語而是希伯來語,或者是英語的句子但混入希伯來語的單字。」Erik說道:「是的,我有發現。」他轉過頭望著Charles,「我相信David的母親以前對他說話的時候用的是希伯來語。」

那句話讓Charles呆愣在原處。

早在Charles開始嘗試和David溝通的時候,他就注意到David使用希伯來語思考。那是David的「母語」,他一點都不意外,畢竟Gabby是以色列猶太人。Charles懂一點希伯來語,再加上使用心電感應溝通、交換思緒的時候,語言差異並不會造成太大的溝通障礙,而David學習英語的速度又很快,所以他沒有把太多心思擺在這上面——畢竟,和「David不會開口說話」比起來,「David說的是希伯來語而不是英語」,這似乎無關緊要。

然而,直到現在,經Erik這麼一說,Charles才赫然驚覺他忽略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Gabby是否希望以猶太的傳統撫養David?

該死。

對Charles而言,他的認知似乎只到「David是變種人」這個程度,他並沒有考慮到文化傳統這個面向。

該死,他果然不是一個稱職的父親。

有人碰了一下他的手,讓他回過神。

Charles低下頭,看到David的小手放在他的手背上。David瞪大眼看著自己的父親,向他傳達困惑的情緒。David知道Charles正在想關於他的事,可是他無法理解那些內容。

Charles對自己的兒子微笑,他傾過身,親了一下David的頭,他的蓬鬆捲髮在Charles的雙唇底下。

他提醒自己記得找時間聯絡Daniel Shomron的父母。由於Gabby的雙親已經去世,曾經是David的祖父母的Shomron夫婦可能是最瞭解David的雙親對於這個孩子的規劃的人。

晚餐之後,Charles和Erik留在廚房,制定前往拉斯維加斯的計畫。

「如果我們要合作,我們必須更瞭解對方的能力。」Charles說。

「同意。」

他們討論了好幾個小時,從訓練能力到排定行程。中途Charles離開廚房拿筆電的時候,經過David的房間,看到David和Raven正在用椅子、書架和床單在房間裡面搭「帳篷」。

等到他們查好地圖、訂好機票,時間接近晚上十點半。

Raven帶著已經上完廁所、刷牙、洗臉並且換上睡衣的David過來和他們道晚安,並且說她忙了好幾個月的案子才剛結束,她打算睡到明天中午,所以不必幫她準備早餐。Charles親了一下David的臉頰,然後是Raven的臉頰,目送著他們離開廚房。這個景象讓他強烈感覺到,就算沒有血緣關係,Raven確實是他們父子的親人。

Charles坐回電腦前,他們又花了十幾分鐘把關於旅行的最後幾個環節敲定。能夠想到的都談妥了,Charles闔上筆電,轉過頭,本來想問Erik,他們是否還遺漏了些什麼,卻發現Erik和他的距離好近。

當他們的視線都在電腦螢幕上的時候,他沒有察覺到原來他們這麼靠近對方……

Charles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反應。他的本能驅使他湊過去,但他的理智告訴他要後退——就在他猶豫的時候,Erik傾身向前,他們的雙唇相碰,而他感覺到Erik似乎和他一樣舉棋不定。

Charles伸出手,放上Erik的後頸。他不想表現得太過急迫把Erik嚇跑,但也不希望表現出任何可能被解讀成拒絕的肢體語言。他輕輕吸吮著Erik的嘴唇,等待著,但Erik除了一開始的動作之外,好像沒有更進一步的打算。於是,他不再等待,而是讓吻逐漸加深,用雙唇和舌尖哄勸對方張口,直到他們的唇舌難分難捨。

在他們喘著氣分開時,Erik對他微笑,低聲說:「你沒有佔我便宜。」

Charles忍不住大笑。他正想要回話時,卻看到Erik的視線移開,越過他的肩膀,落在他的身後某處。

Charles轉過身,看到穿著睡衣的David站在廚房門口。但他知道那不是David……

「Raven。」

「David」的身形抽長,睡衣變成佈滿近似於鱗片花紋的藍色皮膚。「我就知道!」Raven大聲宣布。

但,Charles只是搖了搖頭,嘆了口氣,「拜託妳穿件衣服好嗎?」


9.


A/N:Erik是猶太人……好吧,其實我腦補Erik和David一拍即合的原因,在於他也會說希伯來語,因此David覺得他很親切,讓他想到他的媽媽
接下來就要去賭城了~What happens in Vegas, stays in Vegas.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