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1, 2011

[翻譯] Home - 13

篇名:Home - Chapter 13
作者:Lanaea
原址:http://www.fanfiction.net/s/5071703/13/Home
翻譯:janusrome



第十三章

在那之後,他們在近乎靜默之中離開餐廳。Spock依然神情緊張。另一方面,Jim發現自己受制於一個罕見的存在主義的時刻,想知道他的感知有多少是真實的,以及一個人的存在天性是有多麼易變的。那些不是適合他的想法。令他回想起在他九歲時,跟隨他的母親出差的一段時間。當他看到一隻昆蟲猛然撞上附近車輛的擋風玻璃時,他猛然領悟到自己的無常生命的揭示。

我就是那隻昆蟲,我會被壓爛。他以罕見的洞察力想道,暫時之間以最為苦惱的感知察覺到,他是血肉之軀,骨頭和大腦,以及許多易碎的東西。

當然,不到兩分鐘,他就從那一刻當中恢復過來,而且在那之後從來沒有真正傾向於思考那些。但現在他不由自主納悶到,對於一名心電感應的生物,他有多麼容易被改變。Spock似乎認為有人可能在他的腦袋裡面翻箱倒櫃,把東西搞得亂七八糟。Jim不懷疑那種事可能會發生,但是如此細微地改變他的人格,以致於他沒有注意到——那是一個怪異的主意。也許那就是為什麼他保持如此的堅定不移,不信服這整件事。

「Jim,」Spock說,一道不確定閃爍在他的眼裡,當他們坐回車內。然後,非常短暫地,一隻修長且蒼白的手放上他的前臂。那些收緊的修長手指給了最短暫的令人安心的擠壓,然後Spock敏捷地再次收回手。「如果出了任何的差錯,那麼我會修補它。」他保證。

Jim納悶,你怎麼能修理某個感覺不像壞掉的東西。但是他沒辦法集中太多的注意力在那個想法上,由於他的注意力大多被手臂上隱約殘留的知覺佔據,那是Spock的手和他的手指留下的回音。當他發動汽車時,他壓抑顫抖,他的肌肉因為興奮而刺痛的方式,是一個簡單的觸碰不應該點燃的。在他能夠再度看向Spock之前,他花了很長的幾分鐘調整心情。

當他轉頭看了,他感到不只是一點驚訝。他們再度駛入車流,Spock再度交叉雙臂,傾斜著他的頭靠在升起的玻璃車窗上。他的眉毛蹙在一起,在雙眉之間製造出一道線條,而他的嘴巴是緊繃和不快樂的。依照人類的標準,他大概給人無聊和不悅的印象。但依照他自己的標準,那幾乎是悲慘的形象。Jim立刻感到擔心。

「Spock?」他問,然後實際上放慢了一點速度,當他沒有得到回應的時候。遲疑地,他把其中一手移開方向盤,搖擺不定於要伸出手,還是把手放回去。前者勝出,所以他把手放在Spock溫暖的、有點狹窄的肩膀上。

見鬼的發生了什麼事?是他吃的某些東西嗎?他會那麼快生病嗎?「Spock?什麼事情不對勁?」他堅持。

Spock移動他的其中一隻手臂,然後伸了過來,握住Jim的手腕。「不要…」他說,在他疏遠之前。他保持雙眼緊閉,但是他用自己的手給了一個輕推。Jim善解人意地鬆手。他感到自己的呼吸屏住,當Spock的拇指滑過他的手掌下方的赤裸皮膚,一個輕刷,在接觸分離之前,溫暖、輕柔,以及送出了想像的衝擊波沿著他的手臂向上。他確定那是無心的。

「我會重拾自己。」他的大副非常輕聲地說,他空出的那手緊握,之後他再一次把手掖在他的身上。

Jim瞪大眼睛,當他瞭解到Spock掙扎著對抗某種情緒的衝動。當Spock這麼做的時候,Jim感到驚訝,因為他之前從沒見過Spock看起來像是這樣。通常他是全然緊張和矜持,緊繃和疏遠,彷彿他試圖防止猛烈攻擊這個世界。但現在,這比較像是他試圖阻止自己沈陷進某些東西。

悲慘的模樣…他很傷心

什麼見鬼的東西害他在如此突然之間如此傷心?

好啦,思考,他告訴自己,回想他們談論了什麼,以及他從年長的Spock那裡學到了什麼。他的最佳猜測是Spock…難過,因為,很顯然的,他懷疑他的另一個自我做了某些他認為違反道德的事。Jim猜想一個人可能會對此感到沮喪,雖然他有一點驚訝,對於沮喪的突然爆發,以及採取的形式。

「嘿,Spock,聽著,」他說,保持一段合適的距離,但是向他的大副不斷拋出擔心的瞥視。「如果他做了任何的事——那是,你知道的,不是你的錯。不過我不認為他做了任何的事。」

他說的話似乎造成了反效果。Spock的下巴緊縮,而且他的眼睛更加緊閉。腦筋動得飛快,Jim繼續道。

「稍早你想要知道我對他的想法,對吧?我的意思是,我猜如果我是——啊,受到干擾——這不會很有幫助,但是,他跟你不一樣的。他是——我不知道,人滿好的。讓人覺得很舒服。並不是說你不是。」他很快加上。「呃,不過,我不認為你讓人感覺舒服。尤其不是現在。但是,我喜歡他。他好像喜歡我。他不是…不是苛求的,或是任何的。我想他就只是有比較多的時間變老,以及停止在乎別人怎麼想。」他作結論,向Spock瞥了另外一眼。

緊張地舔了一下嘴唇,他承認:「不管怎樣我都會喜歡他,Spock。我無法抗拒那些認為我很棒的人。」然後,衝動地,他決定拋進最後一個想法。「而這點,你想想看,無法解釋為什麼我這麼喜歡你,由於你是這麼的不一樣。」然而,沒有非常不一樣——但是他不打算大聲說出來。「如果他改變了我的大腦,讓我比較,你知道的,像另一個Jim,跟他和睦相處的那個,而你甚至不了解那個傢伙,那麼為什麼你們兩個我都喜歡?」

Spock略微挪動,而Jim想到他可能甚至沒有在聽。但接著他發出了一聲悠長、低沈的呼吸。「我不知道。」他承認,而他的聲音比之前更為穩定一點。「但是,如果你以某種方式被改變了,移除那些改變的同時,很有可能也會移除…你心中懷有的對於我們兩個不管哪一位的喜愛。我懷疑在那之後你還會『喜歡』我。」

Jim看著馬路。然後他回眼看著Spock。然後他又看著馬路。

不。不可能。

這不會那麼簡單,不是嗎?但是…對Spock沒有那種程度的影響。沒有多到Jim不喜歡他的念頭會讓他如此難過。

話說回來,他知道Spock沒有太多朋友。也許這是許多事情的組合?因為,假如就是這個關於的想法令Spock如此悲慘,那麼他還真不知道該如何處置那個,或是他的心臟彷彿即將鎚破他的胸膛落在儀表板上面的方式。

「嘿,」他說,「我以前不喜歡你。」

…所以,那也許不是最好的開場白。但至少Spock睜開一隻眼睛看著他,而Jim匆匆決定他要解釋得更清楚一點。「我的意思是,如果我會自動自發喜歡你,是因為另一個你把我變得比較——我不知道——不一樣和對你友善之類的,那麼,難道那不會從我離開織女四之後就開始嗎?」他推論,強迫他的注意力暫時回到他的駕駛,以免於犁進另外一輛車。「我不知道你記不記得,Spock,但我可不盡然是跑過去擁抱你。」

一種緊張的沈默坐落在車子裡。Jim不舒服地挪動,突然間那個他把自己的手臂環繞住Spock的心理影像轟炸過他。

不論如何,」他繼續,強迫他那隻不受歡迎的吸引力的老虎回到牠的籠子裡。「我不認為在那之後我會突然停止喜歡你…老兄。」尷尬地附加上最後兩個字,那是一個強迫的企圖,在他自己和他說的話之裡那個無可否認的情感之間樹立某種圍籬。

他齜牙咧嘴。該死。所有這些『喜歡』別人的對話,讓他感覺自己彷彿又回到三年級,Judith Anne問他,他『喜不喜歡』她。

至少在那個時候,他的回答是一個斷然的『不』。

Spock的雙手短暫地緊握和鬆開。但這是好一陣子以來,他所給的唯一反應。無計可施,並且猜想此時大概最好不要打擾他——以及希望避免在這個過程之中令自己大出洋相——Jim打開收音機。

他從來都不是一名音樂愛好者。但是Spock是。所以他找到了一個播放那種天才應該會愛好的落落長、無聊的樂器演奏曲的電台,然後專心開車。很不幸的,他的領航員除役了,害他走的冤枉路比之前走的都還多。一段針對他的差勁方向感的內在祈禱文開始了。在太空裡,你不需要那種東西——在太空裡,這有點近似於一個有爭議的議題。但是在穿越一個像是地球這般忙碌星球的複雜的車道和運輸體系?那可是另外一回事。

「不要左轉。」Spock突然說,Jim幾乎嚇得魂飛魄散,接著動身遵守那個輕聲發佈的建議。

他瞥向他的大副。Spock再度坐得筆直,看起來比較鎮靜,雖然整體而言他似乎仍沮喪不已。「如果你左轉,我們將被迫繞圈子。保持在這條路上。」

好吧。他讀了地圖,而且他有那種完美的記憶。Jim聳肩,並且照著行駛。

「你的感覺——啊,不感覺如何?」他問,穩住自己。他認為他看到Spock的嘴角有最細微的彎曲。

「我的情緒的存在,造成我極度的不便。」他承認,「這是…令人不悅的。我認為最首要的,就是我能盡可能迅速地重新主宰我的自我控制。」

Jim抗拒冷哼的衝動。「對啦,對啦,我都知道。」他說,「我指的是現在。你,」他暫停片刻,做了一個模糊的手勢,「還好嗎?」

有一段時間,那是一個意味非常深長的沈默。

「…不。」Spock的聲音非常低沈,那幾乎是羞愧的,以及聽起來疲憊。

那感覺像是有人打了Jim的肚子一拳。

對於那個回答,他想不到太多可以說的任何話。Spock一點都不好,他們兩人都知道。但是半瓦肯人持續地回復更多他平常的鎮定,而Jim繼續開車,內心搖擺在給他他需要的空間,或是給他截至目前為止似乎不怎麼有用的保證。

「我會安好無恙。」最後Spock堅持,彷彿他能感知Jim的思緒。或也許,他只是注意到那道不斷落在他身上的擔心目光。「你應該將你的注意力放在別處。」

Jim突然想到,他的頻繁的確認可能會令他的朋友不舒服。他強迫自己停止。在那之後大部份的車程中,他們完全沒說話,除非那是Spock給他方向指示,或是阻止他犯下錯誤。

他們的旅程花的時間很短,如同Jim保證的,即使比起搭乘穿梭艇這依然是漫長許多的旅行。當他們靠近舊金山的繁華核心、地域轉為熟悉的時候,光線才剛開始淡去。Spock身上的某些東西似乎解開了一點,當他們來到可辨認的地標的範圍,一種來自於你知道某個地方而產生的輕鬆感。Jim鬆了一口氣。他猜想Spock能夠再回去的熟悉地方不是很多。

「嘿,你想要跟我喝一杯嗎?」他提議,想著那可能是一個替他的大副打氣的好方法。「我知道許多不錯的地方…」他的聲音漸弱,瞭解到大部份他知道的『地方』大概不適合一名有情緒問題的瓦肯人。

Spock給了他容忍的一眼。「我相信,對我而言明智之舉是把我的時間花在休息和冥想。」他推論。

「好啦,」Jim同意,伴隨著一個尷尬的點頭。然後他清了喉嚨,「所以,啊——你想要任何同伴嗎?為了冥想?」他齜牙咧嘴。太好了——那不僅是個愚蠢的問題、可以被輕易解讀成一個誘勸的那種,而且還是他甚至不打算說出口的。那有點像是突然蹦出來的。

「那是不可取的。」Spock回答,他的表情轉為嚴肅。「Jim,毫無疑問的你瞭解到,直到我們查證你的心理狀態之前,避免互動可能會比較合適?就邏輯而言,如果我的另一個自我擅自擺弄了你,而我出現在你的身邊,只會使此等改變更為惡化。」

一個停頓,當他的話沈入他們之間的空間。

Jim怒目瞪著他。

「你在試圖擺脫我嗎?」他問。Spock的眼睛瞪大了一點。「因為你一直找這些方便的藉口告訴我,我應該滾開,所以如果你不喜歡我的陪伴,就直接說。」他的手指緊握方向盤,傳達憤怒,而實際上他尤其是惱怒。

「那不是問題所在,」Spock堅持,「我只是試圖確保你沒有受到傷害。」

那句話有一點激怒了他。他身不由己——這是侮辱的,Spock似乎認為他可以輕而易舉把他砸個粉碎。不管那是不是真的。「喔,我懂了。」他說,抗拒著他的惱怒轉變成真正的憤怒。但是他沒辦法保持嚴寒遠離他的聲音。「你認為我沒辦法顧及我自己。或也許我無法獨立思考。我猜這有道理——畢竟,我只不過是人類。如果有事發生了,我沒有敏捷的瓦肯聰明才智,或是鋼鐵般的瓦肯鐵腕幫助我遠離麻煩,對吧?不不不,我必須武裝自己,還有站得遠遠的,還有讓一個洞穴裡的老人把我的心靈亂搞一通。」

「Jim——」

「不,我已經受夠了那種鳥事。」他堅持,立刻打斷Spock。「如果你不想要我在附近,很好。那就直說,然後我會退開。但是直到證明不是那麼一回事之前,我們可不可以至少給我足夠的他媽的信用,假設我知道我自己的心靈,還有我能做自己的選擇,以及如果我喜歡花時間和你在一起,該死,那是因為我喜歡花時間和你在一起?

他大概不應該像這樣對Spock咆哮。尤其是考量到所有的因子,以及一陣子之前他訂下的那整個『咱們不要惹他生氣』的解決方案。但是該死的,把那股氣從他的胸口發洩出去的感覺真好。現實就是Jim沒有必備的自尊去玩那種類型的情緒乒乓——別指望那點。

「你沒有合乎邏輯的理由享受我的陪伴。」Spock回答,安靜和疲倦更甚於憤怒。「但是你有許多合乎邏輯的理由避開我的陪伴。」

Jim給了他很長的一眼。

「你有瞭解到,」一分鐘之後他問,「那聽起來有多瘋狂嗎?」

Spock眨眼。Jim詳述。

「你試圖把瓦肯的邏輯應用在一個人類的情緒反應上。那不會有用的。瓦肯的邏輯作用於情緒不是成因的假設之上。但是我不會壓抑我的情感,」好吧,不會壓抑大部份的情感。「所以,對我而言,那樣想是愚蠢的。」然後,作為額外增添,他補上:「你是一個科學家。你知道,如果你在一個方程式裡漏掉相關的因子,結果會是不精準的。」

沈思的沈默降臨。

既然他已經宣洩了,Jim感到較為輕盈了一點,即使他擔心自己剛才壯觀地搞砸了。Spock安靜不語。當Jim帶著他們靠近商業、住宅與圍繞著星艦總部的熱鬧核心區域,他沒怎麼往窗外看。他的視線保持沈思注視著自己的雙手,即使當他們行駛在非常熟悉的街道上。

他們開始進行那個令人不悅的步驟——試圖在學院建築的附近找到一個合適的停車位,只有到了此時個,Spock才似乎回到了現實,而那只是運用他的高超觀察技能協助他們停車。Jim試著不要對這整件事太過緊張。但他不怎麼成功。

當他們終於找到一個合適的位置,以及他把引擎熄火之後,Jim往後靠到他的座椅上,僅只為了留在原地一陣子。即使他們在途中停下好幾次讓他補充水分,但他的喉嚨又感到乾燥和不適。這大概是所有他說的話的關係。

當Spock的手伸了過來放在他的手臂上時,他幾乎跳了起來。「我不反對你的陪伴。」他簡單地說,敏捷地移開手,如同他的勉強承認。Jim用力吞嚥,張嘴想要回答,但是Spock已經下了車。很快地,他也下車。他的大副的漆黑雙眼迅速地瞥向他,然後他移身往主建築走去,那裡依然充滿了住宿學生和星艦成員的活動。Jim趕上他,配合他的步伐,當他們的步調相同時。

「所以,就這樣?」他問,「只有——不反對?」

Spock瞥向他,而Jim試圖緩和氣氛。「因為,我的意思是,人們爭奪我的陪伴是眾所週知的。」他詳述,把一點大搖大擺放進腳步,以及一抹自大的咧笑在臉上。「大部份是女士們,而且大部份在泥坑裡,但是有一些例外。」

眉毛揚起。

哈!勝利!Jim想,當他終於讓自己得到一個不是淒慘的悲傷表情,或是強迫的平淡。他的咧笑更寬了。

「我的意思是,跟你說一聲,你大概得在某些時刻避開Bones。他已經獨佔了那整個『最好的朋友』好長一段時間了。我不認為他會想要分享——那是一個好位置。」

不過,還有更好的『位置』(註1),他的慾望幫倒忙地提供。他幾乎絆倒。

「我沒有意圖與McCoy醫生發生衝突。」Spock回答,然而他確實看起來比這一陣子的他更加有精神。「他是一個注重身體健康的聰明人。我相信,遠在事情到達那種地步之前,他就會退出。」

這次Jim真的絆倒了。

然而,幸運的是,一隻手環繞住他的手臂,並且在他撞到地面之前抓住他,俐落地扯著他重新站穩腳步。唯一的真正後果是一些氣息從他的肺部震盪而出。當他抬起眼的時候,發現Spock站得非常靠近,他以熱切的目光仔細檢查著他。

「笨拙不是你的典型特徵。」Spock認真地指出,「你的身體依然有恙。」

「我很好。」Jim堅持。

「你不是。」他的大副回答,僅只如同頑固。

「我絆倒了!這種事常有!」

「我之前觀察過你的動作。你的協調性很好。」Spock說,不願意讓步,雖然他確實鬆開了Jim的手臂。「我們會取得住處。我推薦你休息。」

當他再度開始行走時,Jim嘟噥了幾聲並且跟上他,忽略和他們擦肩而過的人投來少數好奇的瞥視以及偶爾的耳語。至少在學院和總部這裡,人們認出Spock似乎就像他們認出他自己的一樣多。而且他們不至於不明就裡接近他們。

一旦他們進入室內,Spock指引Jim坐下,在他處理必要手續的期間。星艦的設施提供住宿服務給所有在陸面上的軍官,但住處可能人滿為患,尤其是當企業號這種大船停飛的時候。有時候,那要費一會功夫才能把每一件事情安排妥當。即使他不會承認,Jim有點感激他得以避開這種單調乏味的事情,就算坐在附近也沒有好到哪裡去。他不認為自己疲憊,可是一旦他放鬆了下來,安靜,沒有立即佔據他的注意力的事情,他開始感到沈重和疲勞。這真的就是那個他被下毒一兩次的早上嗎?那感覺像是一個世紀之前。

他往後靠到椅子的柔軟布料上,呼了一口長長的氣息並且讓他的眼睛闔上。明天早上他需要再次確認太空船的進度。也許他該跳過使用正規的星艦管道,直接跟Scotty說一聲——他知道那位年輕的工程師比任何其他的人都更為仔細監視進度。出於某些原因,他對企業號已經發展出一種高度獨佔的興趣。並不是說Jim在抱怨,那個傢伙是個天才,也是個逗趣的酒鬼。

他的思緒飄移了一陣子,而他盤旋在意識的峭壁上——不是很甘願直接讓自己就地墜入沈睡,但是很接近了。這不是非常舒適的。他的心靈因為倦怠而支離破碎,但是他太過不舒服,而且這裡太過於沒有遮蔽,所以他沒有直接認輸。

「Jim,」最終他聽到,從他的休息時間之中驚醒,發現Spock俯視著他,蹙著眉頭。「我已經取得了我們的寢室。我們被要求共享——我致上歉意。」

Jim揮手表示不在意,從椅子上站起身,一隻懶洋洋的手搓揉過他的臉。「我不介意。」他向他保證。

然而,既然他讓自己放鬆,他似乎不怎麼能夠回復到他先前的警覺程度。所以他就只是跟在Spock的後面,而現在輪到Spock對他投以擔心的目光。

「你確信自己無恙?你不需要醫療照顧?」最後Spock問,站得比他通常傾向的更為靠近一點。Jim揮手拒絕。

「我很好,」他保證,「只是累了。」

幸運的是,他的大副似乎接受那個看法,由於Jim甚至不想去想像在這個時候還得忍受更多的醫生會是何等光景。一旦他們抵達他們的房間,他感到非常寬慰,雖然在他做任何其他的事情之前,他花了點時間為自己取來一杯水。

這是標準的房間,和你在一艘星艦的船艦上能找到的大同小異。一扇隔板分開兩張狹窄的床,一間超小的浴室,以及附有一張書桌和兩張椅子的主要房間。一扇長形橢圓的窗戶延伸過一面遠端的牆,還有一些枝葉茂盛的盆栽,但除此之外,這個地方十足缺乏任何特質。典型的常規東西,但足夠熟悉到讓他想念他在企業號上的船艙。回到那裡會是很令人高興的。

他飲盡杯水,從眼角餘光看到Spock將他的背包放在桌上,並且開始仔細檢查。「我會在你休息的時候進行冥想。如果我打擾到你,請告訴我。」他說。

「彼此彼此。」Jim回答,從年長的Spock那裡得知,在適當的情況之下,即使他的呼吸聲都是令人分心的。他迅速換上睡褲,對於在和他的大副共處的房間裡脫下衣服感到極其不自在——即使Spock合宜地面向另外一個方向——,然後幾乎摔進其中一張狹窄、堅硬的符合規定的小床。他闔上眼並且深深吸了一口氣,完全期待直接睡著。

但是他沒有。不盡然。相反的,他睜開一隻眼睛,看著Spock點燃他的蠟燭,並且把蠟燭設置在房間裡,調暗光線,一切都被燭火的柔和光暈所充滿。然後他移身到房間最遠的一側並且坐下,盤起雙腿,纏繞他的雙手,使他雙手的中指和拇指分別接觸,延伸,當其他的手指保持握在一起。Jim認出這個手勢,儘管他不記得這應該象徵著什麼,或是想起為什麼Spock選擇這個手勢而不是任何其他的。

那種溫和的、煙霧迷漫的蠟燭氣味充滿了他的鼻子,而且那奇怪的撫慰人心。他認為他可以瞭解為什麼它們會有用。另一個Spock也曾經提及他愛好在噴泉附近冥想。

想起另一個Spock,令他短暫地皺眉。他需要送給他另外一封訊息。雖然他不像年輕的Spock那麼願意假設那位老人辛勤地對他們散佈謊話,他確實想要知道為什麼他欺騙了他。

然而,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提起這個關於『嘿,你不會恰巧給了我一個新的人格,有可能嗎?』的問題。也許他該讓年輕的Spock應付那件事,因為那畢竟是他的瘋狂理論。事實上,既然他考慮這點,讓他們兩人對彼此對話的機會看似越來越高。假如他的Spock會願意把年長的那位的話當真。

嘿嘿,我的Spock,他昏昏欲睡想道,為了他使用了所有格感到有趣。然後他甩了自己一個心理上的巴掌。他真的必須停止那麼做。也許他就只是需要再睡其他的人?他已經試過把那個慾望發洩出去,但是,他可以承認,那不完全是他的生命裡最好的性愛。並不是此時此刻他感到特別的意願去處理任何關於那個的事。那會消磨殆盡,他向自己保證。無疑的,會有一個階段當他非常習慣看到Spock,而他甚至不會再想到他的身體。

畢竟,他們已經一起工作了好幾個月,而且他們最近花了更多的時間在另外一個人的陪伴…

他停頓,當他思考那點的時候,稍微在他的毯子上改變姿勢。詭異。根據那個推論,他應該早就習慣Spock了。只是最近他才變得察覺到Spock——那是非常稀罕的,他決定,因為通常他先注意到一個人的吸引力,後來才是其他的每一件事。比方Uhura——在那個時刻,她曾經是酒吧裡的一個漂亮女生。但現在她是Uhura,即使她的容貌什麼都沒改變,但她首要的不再是一個漂亮女生。Jim更加認識她,所以他受到的吸引已經打包上路了。

但是和Spock,首先他開始認識他,然後他開始發現他具有吸引力。

所以那見鬼的意味著什麼?

…不,說真的,那是什麼鬼?這像是落後國度的瘋狂。

既然他受到數個不肯停止打擾他的問題的煎熬,Jim發現他的心思不能足夠關機到就讓他直接入睡。所以他疲倦地躺了一個奇怪但是舒服的角度,並且讓自己滿足於看著Spock冥想。那本質上只是看著Spock安靜坐著。然而,這是某種令人愉悅的事——在相同的房間裡放鬆,只有安靜與平和。他的呼吸平穩下來,而他思考著他的大副的心靈正在進行什麼事。

編錄這天的思想和情感通常是第一步。評估什麼東西打穿了他的護盾,它的源頭,然後把它收藏到他的心靈最遙遠的角落。他會聚焦於某樣東西——曾經是瓦肯星,現在大概是地球——一種穩定的型式,他的意識的錨點。接著他對自己的生理進行評估,測驗他的身體狀態,他的肌肉和器官和每一個活著的生物持有的無數的複雜步驟。Jim好奇那種自覺的程度感覺會像是什麼。他認為那會有一點毛骨悚然,但話說回來,這對於瓦肯人是稀鬆平常的。所以,或許Spock的人類一半覺得這有一點毛骨悚然,但是他的瓦肯特質投票通過這個?

他考慮這點,當他感到他的眼皮開始垂下。更有可能的,這只是他習慣的事物。在某種程度上,除了那個毛骨悚然的因子之外,這大概也是有點令人心安的。擁有那種程度的控制。那種程度的自我洞悉。

話說回來,那設下了一個頗高的標準。當你自己的缺乏控制把你嚇得半死——但是那種恐懼本身就是你失去控制的一個徵兆——的時候,你會做什麼?在個人的方面,Jim壓根不反對情緒。假如Spock決定他不想要如此堅守他的族人的標準,他不會在意——事實上他大概會支持他這麼做。但那不是重點,可不是嗎?當他失去他的控制時,事情就是那樣。缺乏控制。他再也不是他了。他會做某些他平常不會做的事,如果他有意志力去凌駕他的情緒,而那個,Jim想,是重要的部份。Spock的意志,感情或否。

我想太多了,他決定,當他終於認輸給他的身體需求的一個妥善夜晚睡眠,儘管現在還很早。

當他醒來的時候,身旁的床頭櫃上躺著一支光炮。




作者的話:關於Pon Farr——我不認為在這個故事裡這會是大問題。Spock的第一次Pon Farr依然在好幾年之後。還有,要任何一名瓦肯人開口談Pon Farr,就像在拔牙,所以他不會就這樣開始大聲抱怨這件事。[節譯]



譯注:

(1)原文是position,除了位置之外,也有姿勢(包括性愛的體位)的意思。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