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21, 2011

[翻譯] Home - 15

篇名:Home - Chapter 15
作者:Lanaea
原址:http://www.fanfiction.net/s/5071703/15/Home
翻譯:janusrome



第十五章

基本上,Jim的『午餐』只是和Spock四處走動和聊天,在那之後,他向那位要回到自己計畫的朋友道別。在他回去進行自己的計畫之前,他在一個當地攤販那裡隨便抓了一條熱狗麵包。他發現一封來自Scotty的訊息正等著他。他的輪機長顯然領悟到Jim繞過星際艦隊寫給他的事實,並且花了幾分鐘欣然地大聲抱怨盤根錯節的資訊系統的主題。然後他確認了那個問題,是的,他度過了一個很好的假期,以及就他所知的,船的維修在明晚之前就會完成。沒什麼事情出了大岔錯,或是需要他的直接關注。

所以,Jim繼續冗長乏味的編織他那個不尋常的巧妙詭計。但過了一陣子,他的大腦和雙腳都開始煩躁。一旦他一連四次重複閱讀相同的句子仍無法擲銅板決定正反面,為了解除一些壓力他決定放棄。學院的體育館是一個頗為貼心的設施,設備非常齊全,即使裝飾得有點像是南瓜的內部。然而,這是有點橘色的一天,他可以做一點適當的健身。

下定決心,他換上運動服,並且出發。這個地方並未太過擁擠——從過去的經驗他知道,越靠近晚上,這種情況會好轉。附近有某種正在進行的近身戰課程,而有個面朝後面的傢伙竟然穿著紅色彈性緊身褲,但除此之外這裡幾乎是一個鬼城。Jim放鬆肌肉,著手一些簡單的暖身運動,當他把注意力放在身體的動作上時,他的思緒抽象地漫遊。

這是一個讓他沈迷的熟悉地方。當他進入熟悉的練習例程,隨著每一個動作的收放,消耗體力產生的溫暖宜人的感覺開始爬了上來。他好奇Spock有沒有健身過。他從來不知道他有,在船上沒有,而關於他移動的一些方式暗示了他沒有。至少,不是任何Jim熟悉的方式。他認為,基於他們天生的身體力量和憎惡暴力,大部份瓦肯人不怎麼能夠理解健身的意義。除分他們需要維持身材。但是外星體質學在那方面可能非常複雜,而如果Spock就只是天生的削瘦,很有可能他不在乎。

也許他該在乎,Jim認為,當他感覺到自己的情緒壓力和焦慮開始退去,他的身體優先於情緒造成的影響。這是一種極端的宣洩。鬆弛。但話說回來,這種事情大概甚至不會對瓦肯人產生作用,他們早已是如此一絲不苟地察覺到他們自己的身體。我會問他,他下定決心。

這有點好笑,當他健身時,他的心緒是如何一直偏離到一般瓦肯人的方面,特別是Spock。他了解到他從來沒有看過不是褐色眼睛的瓦肯人,以及不是黑色或灰色頭髮的。或是皮膚不是較白色澤的——這有點奇怪,真的,由於他們來自一個沙漠星球。但因為外星物種,誰能知道呢?他好奇他們是否和人類一樣擁有許多的體質學上的差異,而那僅是他的無知在作祟,或是他們的物種間差異本來就比較少。他想起曾經看過的殖民地的照片,好奇他有沒有機會踏足上去。如果他甚至想去的話。Spock大概會,如果就只是為了某個時刻再度身處在他的族人們之中。

然而,光是思考那點便讓Jim感到曬傷。他想知道一個人在殖民地上需要擦哪一種防曬係數,那是一個如同它的前任者,大部份擁有相同乾燥、使人筋疲力盡的酷熱的世界。

不是第一次,他也好奇Spock身在一個像是地球的、大致上較冷的星球是什麼感覺。

但是他沒有太過深入思考,大部份的他滿足於單純的動作。

一個口哨低聲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從他的飛逝想法的內部世界和流暢的動作中回過神來,他看到的景象是一張熟悉的臉從房間另一側朝他悠哉走來。

「Jim。親愛的。那麼,我應該問你過得怎樣,但是我知道我不必問。你看起來真好。」Marlena說,當她走向他時,手指纏繞著一綹黑色的頭髮,銳利的眼睛遊走在他的身上,猶如掠食者的貓科動物。

Jim暫停下來,彷彿一隻被車頭燈逮到的鹿,開始尋找某種立即離開的路線。附近有扇窗戶,但是打開的寬度不足讓他擠過去。另外一個選項是試圖閃躲過她,但是根據他的經驗,他知道她的動作非常迅速,並且伴隨著尖指甲。

他給了她一個不自在的緊張微笑。「嘿,Marlena!我不知道妳…啊…還在這裡,之類的。」好吧,不少學員在Narada事件中殉難。老實說他不知道她是否是其中一員,或者在那之後她是否繼續未完的教育。同時,除了他之外也有不少即興的晉升。

好啦。所以。他隨身攜帶光炮的事實在實際上開始看起來是一件好事,當Marlena縮短距離,她的腳步非常慎重和精確。

「嗯,是的,我們失去連絡,可不是嗎?」她輕聲低語,採用了一個羞答答的微笑,在過去某個時刻他認為那非常誘人。那是在他發現她是瘋子之前。「我忍不住好奇為什麼。」

Jim倒退了幾步。那裡有另外一扇窗。他瞥向窗戶,但沒讓他的眼睛離開Marlena太久。「妳告訴我我的事業沒有前景,然後跟我們的戰術演習的教官上了床。」他有幫助地提醒她。並不是說那讓他們正是為了那件事分手。事實上,他震驚是因為她似乎認為他們有足夠的關係值得她告訴他這些事。但那不是關於Marlena最差的事。喔不。

她朝他噘嘴。「我以為我們同意忘記那件事。」她說,彷彿為了他差勁的記憶而責備他。

他齜牙。就是關於Marlena最糟的事。因為自從他們在他的第一年有過關係之後,每隔幾個月她就會追上他,要求他們本質上既往不咎,再次像兔子一樣撲上對方。有一陣子他能夠接受,順著她奇怪的情緒雲霄飛車換取一些非常狂野的性愛。但一段時間之後,他不再能夠忍受她的小抓狂,或者她如何對他忽冷忽熱,前一分鐘她堅持他是她認識的最好的男人,但下一分鐘她就對任何會聽她說話的人說他的壞話。她會親他。然後她會甩他巴掌——有時候是正是字面上的。

那變得老套,他沒有花太久的時間便弄清楚,她對他的心情與他的測驗分數和他在學院裡的名次經常有直接的關聯。她野心勃勃,而且似乎認為野心的一部份就是和對的人上床。所以他只能想像既然他是一名艦長,她大概會從她的袋子裡面掏出什麼花招。

「那很傻,你知道的。」她說,又朝他走近了幾步。「我一直都喜歡你。我不敢想像為什麼我們會分手。」

這是一個熟悉的舞蹈。再怎麼說都不是令人愉快的一種,但之前他已經從她那裡看過那個表情和聽過那些字句超過一打的次數。

他又瞥了一次。第二扇窗戶大大敞開。

Marlena的問題在於她是真的瘋狂。他之前試著告訴她說他不喜歡她,對她沒興趣,她應該保持距離。那從來沒有用。有幾次他大可通報她跟蹤他——如果他的男性自尊允許的話。而那並沒有。他可以站在那裡並且說『走開,我討厭妳』,盡他喜歡的強硬口吻,盡他能想到的許多不同方式,但她只會笑笑然後固執己見。她充耳不聞每件事,而他一籌莫展。

下定決心,Jim吸了一口氣,然後做了一個瘋狂的衝刺朝向窗戶。

然而,關於瘋子的問題,就是當其他的人會直接放你逃走的時候,他們一般而言會追逐你。

Jim擠過窗戶,稍微皺眉,當他的背部被超過他喜歡的力道刮到,然後他落在建築物附近的其中一個小型的島嶼花園,並且急奔。在他身後一個惱人的尖叫和一聲『咚』,讓他知道自己被跟隨了。

「我會抓到你,Jim!」Marlena在他後面大喊,她的聲音介於玩笑的調情和真正的氣瘋之間。

見鬼的她是怎麼持續通過她的心理評估的?Jim不禁納悶,當他拔腿狂奔時。他飛奔在建築物之間,跑進露天的步道和一個寬廣的庭院,穿過階梯和學生和灌木樹雕。許多人目瞪口呆停下腳步,當他高速奔跑而Marlena以令人讚嘆的恐怖速度緊追在後。看到一個年輕男人如字面上般逃離一個年輕女人,有些人發噱和輕笑。其他人則以震驚或驚訝標示他們的通過。

Jim沒有理睬他們。他希望自己比他的追求者擁有更好的體力,儘管過去的經驗告訴他,那會是一個很接近的範圍。

回頭望去,他僅能夠一瞥黑色頭髮和她的學員制服的紅色,無法真正判斷她快要抓到他還是落後。閃躲策略大概準備就緒。Jim躲進一棟隨機的建築物,穿越數條穿堂和走道,然後從另外一個出口衝出。這沒有用。她還在追他。

寢室,他決定,認為他可以回到房間並且把門鎖上來對付她。至少等到Spock回來,希望在那之前她會放棄並且離開。做了一個急左轉,他衝向那個方向。

「不要跑了!」Marlena從他的後面喊道。

很幸運的,Jim傾向於出於衝動違反直接的命令。

「別追我了!」相反的他回吼。

住宿建築看起來像是天堂。那真是不尋常,考量到那是一個無疑樸素、灰色的建築。他衝進去,直接匆匆經過幾個正要出去的可憐人,他的鞋子在乾淨的地板上吱嘎作響,當他把手放到正確的位置為了登記離開走廊的尾端。

在織女四,當一隻特定的不幸和無疑恐怖的生物,為了不知名的原因,認為他這瘦骨嶙峋的人類身體看起來好像很可口,他設法逃進一個被年長的Spock佔據的洞穴。後者接著走上前去,用手裡的一之火把嚇走怪物,因而救了他的命,並且贏得Jim非常誠摯的感激。

當他跌跌撞撞走進他的寢室,絕望和喘不過氣,他發現另一位Spock佔用了他盤算的避難所。根據先前的經驗,然後,他的下一個行動就只是合乎邏輯。

「救我,Spock!」他衝動地宣布,跑到他的大副身後,當Marlena用手使勁壓著門保持開啓。她氣喘吁吁和看起來殺氣騰騰。

Jim一隻手握住Spock的手肘,不加思索,把他當作活生生的圍籬,從半瓦肯人的肩膀後面窺看他的追求者。Spock非常靜止和僵硬,很顯然的吃了一驚。

「別理他。」Marlena用假惺惺的甜美嗓音指示,保持她的視線鎖定在Jim的眼睛。「我們就只是情侶拌嘴。」

「我們不是。」Jim激烈地抗議,感到他的胃部一個出乎意料的一沈,當她在Spock面前宣布他們是情侶。「我已經有好幾個月都沒有跟她說過話。她跟我分手了!九次!她是瘋子!」他堅持。

Jim!」Marlena宣布,以一個戲劇化的受傷聲音。

喔,慘了,Jim想,當她開始淚眼汪汪。他收緊他對Spock的緊握,完全不確定他的大副對所有的這一切的印象是什麼,由於他看不見他的臉。

「我真不敢相信你那樣說我!」她吸鼻子,盡全力讓自己看起來像是試圖不要啜泣。

Jim怒容滿面。「為什麼不?」他質問。「上一次我看到妳的時候,妳砸破我寢室的窗戶,還告訴半個學院的人我在床上不舉!」那曾經是一個強迫推銷,真的,由於他非常實至名歸的花花公子的名聲。

「你以為散佈那些惡毒的謠言?」Marlena問,依然吸著鼻子和企圖看起來像是受傷的一方。「你怎麼可以?你知道你對我有多特別。」

Spock稍微移動。有一刻,Jim害怕他認定這很明顯不關他的事,然後把他單獨留下來給Marlena。但是他接著說話了。

「所以妳不否認砸破他的窗戶?」他以最平淡的語調問。

Marlena對他眨眼。

「什麼?」她回答。

「他的窗戶。」Spock重複,「妳宣稱妳沒有散佈關於他的惡毒閒話。但是,那不是他唯一提出的控訴。」

「這個嘛…」她猶豫了,很顯然的不是非常確定要如何應付Spock,後者對她而言大概是一個難以應付的對象。「我很生氣,而且受傷。他離開了我。」

「我沒有!」Jim否認,然後匆忙澄清。「我就只是沒有和妳再次復合。而我依然不會!」

「但是為什麼?」Marlena抗議,她的一些脾氣透了出來。然後她怒瞪著Spock。「你懂了嗎?我們需要談話。你能夠不要打擾我們嗎?拜託?」

擔心害怕,Jim伸出手臂環住Spock的腰,把他固定到位。「別走。」他要求。「她真的瘋了。」

「不要那樣說我!

「好吧,也許我能那麼做,如果妳不一直證明我是對的!」

在他的抓握下,Spock如同鋼柱一樣僵硬。「很明顯的,」他說,以有一點短促的語調,「妳希望持續的關係不再是共同的渴望。你們兩位更進一步的討論只會增加現有的敵對程度。對妳而言,此刻放棄妳的追求是合乎邏輯的——在情況惡化之前。」

在Spock的結論,Jim放鬆了一點,鬆開一點他的抓握。Marlena怒目瞪著他。

「請離開。」Spock補上。

「這個,」她說,直接指著他的大副的臉。「不關你的事。如果有任何人該離開,那應該是你。」

一個停頓。Jim推測那雙眉毛揚起。

「這間寢室登記在我的名下。」Spock平淡地回答。「除此之外,我被要求留下。對我而言,離開是不合邏輯的。」

然後他往前踏了唐突和意料之外的一步。已經放鬆他對他的抓握,並且沒有預期到這個動作,Jim鬆開他。他故意大步走向Marlena,伸出一隻手朝向房門的控制鈕,接著擋住出入口。「移開妳自己。」他指示。Jim依然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他有點希望他可以看到,因為不管他看起來像怎樣,Marlena的眼睛瞪大,而她實際上採取了服從的、本能的後退一步。

房門咻一聲關上。

Jim吐出一口他不知道自己憋著的氣。他略微坐下,靠著書桌並試圖重拾他的平衡。

「你,」他說,一旦他恢復過來,「是有史以來最好的朋友。」

Spock依然站在門邊,專心致志看著門板。然而,這個評論讓他轉過身,他的身姿緊繃和僵硬,表情高深莫測。Jim立刻感到他的寬慰消散了一些。他把Spock拖進了一個尷尬處境的中間。基於各種條件,那不是他能為他做的最有幫助的事情。他大概擾亂了不管什麼他的大副回到他們寢室的目的——大概是為了平靜和安寧,或是為了冥想的獨處,然而蠟燭不在外面,所以最起碼的沒有被他打斷。

「…也許你應該穿上一件上衣,Jim。」在一個緊張的時刻之後Spock建議,Jim瞭解到那件他在運動時脫下的衣服,的確,依然缺席。他太過忙著驚恐逃跑而沒有想到,或是記得從體育館帶走它。

突然間,他非常不自在,關於滿身大汗及半裸的他跟Spock處在一個小房間的事實。

「啊,對。是啊。那個——也許首先我應該直接跳進淋浴間。」他推論,然後做了一個有點誇張的動作朝向浴室。「嘿,啊,抱歉有關那些所有的。」他不由自主加上。

「不必在意。」Spock回答,回過頭把他的視線繼續定在門上。他的其中一隻手緊握成一個指節泛白的拳頭,這不是個好現象。「儘管如此,如果她像你宣稱的一樣不穩定,她的指導者應該要被告知。她也許需要諮商。」

「她需要被開除。」Jim說,伴隨著堅定,暫時忘記他應該離開這個房間。「我的意思是,那是瘋狂,然後那還是瘋狂。」他若有所思,為自己掙得一道很快便收回的好奇瞥視。陷入沈思,Jim沒有走進浴室,反而開始闡述Marlena的災難。

他不確定為什麼,但是這對他而言這很重要,讓Spock知道他不喜歡她的事實,以及絕對沒有意圖再度放縱她的奇想。

一旦他著手那個話題,他開始以些微的焦躁不安在房間裡踱步,比手畫腳,而他的聲音起起落落,當解釋和挫折從他口中傾瀉而出。直到他注意到Spock的兩隻手都緊握著,而那雙望著他的眼睛裡有一種無法解讀的緊張潛伏在後,他才瞭解到自己的失態以及他大概壓錯了按鈕。

「Jim。」Spock說,聽起來緊繃。

他住口,把持住自己,給了他一個抱歉的微笑。「對喔,抱歉。」他說,瞭解到他大概聞起來並非令人愉快,而且他令他的朋友不太舒服。「我會直接——對啊。」說著,他終於溜進小浴室。

然後他走出來拿他的背包,那是他可以合理的期待找到一件替換的上衣的唯一地方,接著又回到浴室裡。

當他走出來時,他乾淨和穿好衣服,伴隨著略濕的頭髮,和他泛紅的皮膚。他的目光立刻尋找他的大副,後者坐在房間裡最遙遠的角落,他的雙手交疊在一起而他的雙眼緊閉。冥想。然而他很清楚這不是一個正式的冥想,因為他沒有點起蠟燭,以及片刻之後他抬起眼看著Jim。

他以另外一個抱歉的微笑回答了那個瞥視。

「你對戀愛關係的品味似乎差強人意。」Spock告知他,然後眨眼,彷彿他完全不算像這樣大聲說出來。

Jim的抱歉微笑漸淡,變為稍微緊張的一種。他清了喉嚨,「是啊,好吧,Bones似乎也這麼想。」

Spock微傾他的頭,「當真如此?」他問,「我沒有察覺到McCoy醫生對你的感情生活有任何的興趣。」

緊張轉變為困惑。Spock退縮了一點,Jim猜想他依然緊張不安,這可以解釋為什麼他——至少是他的語調——有一點點抨擊的味道。

「我們已經當了一陣子的朋友了,Spock。」Jim耐心地說,然後,出於衝動,從他的朋友放置冥想用蠟燭的地方拿起那些它們。他開始把蠟燭放在房間四處。「而且他總是刺探我的事情。」

Spock看著他在房間裡移動。「我可以詢問你在做什麼嗎?」他問。

「擺設你的東西。」Jim輕易地回答,然後著手點燃蠟燭,當他放置最後一根時,希望位置不是太過重要,因為他懷疑他正確記得它們全部的位置。「你需要冥想。在你冥想的時候, 我會回去進行我的研究。」他推論,「別擔心——我會安靜的。」

他瞥向Spock,後者的表情再度變為難以理解。片刻之後,他點頭默許,而他重新調整姿勢,採取一個些微改變的坐姿。

「甚好。」他同意,「只要你不離開。我推測你的前任朋友依然企圖追蹤你。」

Jim齜牙,「同意。」他說。然後他在書桌前坐下,企圖保持他的動作極小和安靜。

「Jim?」一拍之後Spock問,令他驚訝。他抬起頭,但是他的大副沒有移動,他的雙眼閉上。

「什麼事?」他問。

「我該期望我們在這裡的時候,有許多如同她的女人上前和你搭話嗎?」

Jim略微輕笑,然後搖頭。但理所當然的,Spock看不見這個動作——無法在他眼睛閉上時看到。「不,Marlena就她瘋狂的程度非常特別。」他向他保證。

「我瞭解了。」Spock回答,然後陷入更認真的沈默。Jim不打擾他。這種現在熟悉的蠟燭味道對他而言依然宜人,而且他發現那能幫助他專心在自己的冗長任務上。

然而,一陣子之後,那也開始讓他感到昏昏欲睡。

結果造成了一個怪異且雜亂無章的模糊不清,當他的思緒消化資訊非常得好,但是他的想法停留在遙遠和迷霧中。他失去對於時間的感知,當他安靜地捲閱過文書的頁面,這個經驗一點也不迷人,但並非完全令人不愉快。

等到他的注意力回到現實的時候,數個小時已經流逝。他的胃,不滿意他中午只吃的熱狗,製造了一聲低吼表明事態。他給了它一個指控的怒瞪,當他抬起頭時,Spock已經睜開眼睛,並且熱切地瞪著他。

「抱歉。」他說,伴隨著一個聳肩。

「不必道歉。」Spock回答,「你對這種功能並沒有控制力。」然後他流暢地從他坐在地板上的位置起身,開始吹熄他的蠟燭。

「你不想要試著繼續嗎?」Jim問,看著他。

Spock瞥了他一眼。「你餓了。」他說,「我們應該修正那個情況。」然後,幾乎是一個馬後砲,他補上:「我也需要進食。」

而事情似乎就是如此。Jim關閉電腦,在友善的沈默之中他們出發。Spock似乎已經恢復了他的大部份的平衡。他們在非常近的地方找到了一家簡單的餐館,當他們用餐的時候,Jim把握機會問他關於他的冥想。有些觀念不太容易以文字解釋,但是Spock盡他可能的盡量回答他的問題。

「所以為什麼地球那麼棘手?」最後Jim問,在他的飢餓被減弱之後,以及他正以較為鎮靜的方式解決他剩餘的餐點。「我是說,除了這是不一樣的事實之外。」

Spock思考這點。「一個有趣的問題。」他說,「特別是,由於使用地球為焦點帶給我困難的原因絕大部份正是連結到她的『不一樣』。比起瓦肯星,地球是一個更為多變的星球。」他解釋,目光因思考而顯得遙遠。「她同樣也更為多樣,以及對我而言較不熟悉。這些因子令協調一致的過程複雜化。除此之外,地球的含水量極端充足。」

Jim眨眼。

「那有差別?」他問。Spock點頭。

很顯然的,有差。

「冥想大部分建立在感知上。」他解釋,「我的感知則依次建立在事實和邏輯之上。因此,一個焦點和另外一個之間的最有形的事實差異,製造了使用替代品的最大的挑戰。」

Jim不是非常確定自己聽得懂——對他而言,那聽起來比較不像是直覺的邏輯,或是某種抽象的、靈性的東西。但是他決定無論如何相信Spock的話。瓦肯邏輯——他正開始理解——,不像其有時候看似的那麼冷淡。那是缺乏情緒的,但是有一定程度的傳統和古代遺物伴隨其中,避免那成為一種機械的概念。

情緒上,他可以理解Spock的語意。那像是搬家,從一個陽光充足和乾燥沙漠的地方試圖搬到一個充滿樹木和水霧和潮濕以及沙灘的地方。這種不一樣需要的是遠超過一點的調適。

「你知道,在地球上有不少沙漠。」他說,「也許拜訪一些沙漠會對你有幫助。」

Spock似乎考慮這點,然後再次點頭。「也許下一次有機會回到這裡的時候,我會的。」他同意。Jim咧嘴微笑。

「我們大概可以去攀岩。」他建議,「還有露營。也許我們可以帶Bones一起去,他喜歡那種活動。」

「…你會希望我的陪同?」

「當然!」Jim回答,已經想著如果他們就只是避開其他所有的文明,他和Spock的目前的假期可能會大為改善。

Spock眨眼。然後他瞪視。然後,非常緩慢地,他其中一邊的嘴角悄悄上揚,伴隨著他的眼裡帶著笑意的明亮表情。很明顯的,這是他的一個不經意的舉動。但是Jim發現他的思緒化為烏有,當他坐在那裡,手靜止和震驚,因為Spock對他微笑。

「那麼,我會期待這件事。由於機會應該會出現。」

假如他沒有那麼迷戀他的工作,Jim甚至可能會考慮在某個時刻破壞他自己的船,就只是為了確定那個機會會出現

在此之前他從來沒有碰過有人以一個微笑令他完全短路。這是一個奇怪的暈眩的經驗。他口乾舌燥,以及第一次,他好奇自己受到Spock的吸引是否真的會就只是消磨殆盡。因為,很明顯的,那隻特定的野獸一整個比他認為的還跑到更深的地方。

然後那一刻過去了。Spock似乎把持住自己,他的臉回到標準的表情,雖然他的雙眼依然表情豐富和友善。在剩下的用餐時間,以及他們回到寢室的一整路上,Jim盡他所有的努力讓那抹微笑再次出現。儘管他似乎大為取悅了Spock,但是他沒有成功。

等到他們回到他們共享房間的昏暗避難所的時候,Jim的嘴巴因為太多的微笑和大笑而作痛,所以他猜想那至少有某種作用。

原本他計畫當他接近年輕的這位時,他要聯絡聯絡另一個Spock的想法那幾乎完全溜出他的心靈。但是當他再度坐在電腦面板前時,他的心思反抗那個更多研究的想法,而他想到了這個。

「喔,對了。」他輕聲對自己說,贏來一道好奇的目光。他回望Spock。「我們應該試著送一封訊給那個老傢伙。我想知道為什麼他騙我。」

「你指涉的是我的另一個自我?」Spock澄清,突然靠近了一點。Jim點頭,他的朋友移身過來,直接站在他的身後,當他設定妥當以送出傳輸。

「是啊。不管怎樣,他是我唯一說的老人。」他推論,「除非你把Pike也算進去。但是自從授勳典禮之後,我就再也沒跟他說過話了。」

在他準備要送出訊息的時候,Spock保持安靜。然後Jim停住,猶豫,當他考慮實際上要寫什麼。他的大副從他的肩膀後面窺看,這一點都沒有幫助他的決定。而且接著他的大腦完全關機,當Spock出乎意料靠了過來,移動一隻手在他身旁放上面板。

「請容許我?」他問。

那花了Jim一分鐘,但是最終他設法點頭。Spock開始用一隻手填寫一封簡短的訊息。

致Spock大使,

詢問你關於一個事件的舉止:涉及U.S.S.企業號的艦長James T. Kirk,星曆2258.72,織女四。請求你盡速回應。

S'chn T'gai Spock。

「…嗄,」Jim說,端詳著非常簡短、幾乎是粗魯的訊息,他的大副隨後迅速傳送出去。「在結尾,你放在你的名字前面的東西是什麼?」

Spock瞥向他。「我的全名。」他回答。

「你是說,『Spock』是你的姓氏?」Jim問。但是Spock頭部的一個細微的移動告訴他,不,不是那回事。

「瓦肯的名字有不同的結構。」他合情合理地解釋,把手臂移回到他的身側。

「喔。」Jim說。然後他考慮那個他看到的奇怪字母組成。「Sa-chen ta-gai Spock?」他實驗性地發音。他錯過了Spock的雙唇角落的細微彎曲。但是接著他的注意力立刻抓住,當他的大副繼續說出某些完全不可發音的東西。甚至『Spock』的部份也沒有發音。

Jim看著他,震驚不已。

Spock給了一個漫不經心的半聳肩。「你不應該嘗試。」他建議,「人類沒有能力發出必要的聲音。」

所以,理所當然的,Jim無論如何試了。他的嘗試以一陣咳嗽告終,當他企圖強迫他的喉嚨製造它不想要涉入的聲音。當咳嗽過去之後,他抬起眼迎上關切的視線。

「為什麼你的人類母親給你一個人類不能說的名字?」他問,困惑不已。

「她沒有。」Spock回答,「 S'chn T'gai Spock是我的父親給我的名字。我的母親給我的名字對人類而言完全可以發音。」

好奇不已,Jim稍微皺眉。「你的母親給你的名字是什麼?」他問。這為他掙得了非常有耐心的一眼。

「Spock。」他的大副說。

喔。對喔。




作者的話:下一章:和Spock們對話。

同時,我試圖找一個在TOS和Kirk約會的刻薄星艦女生,但是這個男人並不是真正喜歡所謂的辦公室戀情。我決定Marlena,因為她在鏡中世界(Mirror Universe)非常不討喜,而我們在原世界看到她不夠多,不足以判斷她在那裡是否非常不一樣。[節譯]



譯注:

*紅色彈性緊身褲,看過TOS的人應該記憶猶新吧?我記得應該是出現在"Charlie X"那集的場景。至於Kirk喜歡攀岩的敘述則是出現在電影ST 5,那時他還身穿印著'Go Climb A Rock'的上衣。

2 comments:

  1. 紅色彈性緊身褲…Charlie X………
    是不是某教授!??

    (電影只看了reboot…。)

    ReplyDelete
  2. Re: Serene玥 <3982074040201830827>

    Charlie是個能夠用心靈的力量改變物理條件的少年(其實他就是變種人吧XD 偷偷說我也有想到教授!),他一生氣就會把惹他不高興的船員弄消失。

    http://youtu.be/SZOxjFg5kqA

    youtube有這集的部份片段,可以看到紅色彈性緊身褲…我對六零年代的審美觀深深感到敬畏…

    ReplyDelete